上海有166个日军慰安所分布,受害者控诉每天十几个鬼子

?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除本国妇女之外,日本军国主义以欺骗、掳掠、强迫等手段,为远离本土、数量庞大的日本军队配备了从中国、朝鲜半岛、东南亚等亚洲各地强征的大量年轻女子充当性奴隶,建立了完备的军队“慰安妇”制度。相当数量的女性在被日军残暴的性虐待过程中死去;战争结束时,部分日军曾奉命对“慰安妇”进行肉体罪证消灭;辗转存活下来被调查所证实的女性,或不能生育,或精神失常,或肢体伤残,无一不在极度痛苦中挣扎生存。

  上海沦陷后,日本鬼子在城内烧杀抢掠,最让人气愤的是,他们在上海成了将近175个慰安所来蹂躏我们的同胞。

  部分上海慰安所地址:

  一心亭 坂井岩吉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7号 1933 —1936

  梅月 中熊富藏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31号 1933 —1935

  东优园 马场半三 北四川路克明里4号 1933 —1940

  1938年始由桑原润次郎经营

  千登势 国本忠太郎 北四川路美楣里6号 1933

  大星亭 关根ふじ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 1933 —1936

  海乐 曹应道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16号 1933

  大胜馆 洼田义男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12号 1933 —1941

  1935年始由林田晃经营,1936年迁址克明里8号。

  筑紫 田代辰次郎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36号 1933 —1945

  1940年始由田巽代营

  浮舟 古贺浅吉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27号 1933 —1936

  曙 村上富雄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26号 1933 —1944

  都亭 间狩源治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29号 1933 —1938

  上海俱乐部 宇都 北四川路克明里7 号 1933 —1943

  1935年始由间狩源治经营并迁址美楣里10号

  胜利亭 园喜三郎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20号 1933 —1938

  红梦 福岛胜藏 北四川路美楣里 1938 —1940

  松竹 佐原又治 北四川路美楣里21号 1938 —1944

  山游 山中正冶 横浜桥美楣里 1938 —1941

  春园 北四川路克明里13 号 1940 -1942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除本国妇女之外,日本军国主义以欺骗、掳掠、强迫等手段,为远离本土、数量庞大的日本军队配备了从中国、朝鲜半岛、东南亚等亚洲各地强征的大量年轻女子充当性奴隶,建立了完备的军队“慰安妇”制度。相当数量的女性在被日军残暴的性虐待过程中死去;战争结束时,部分日军曾奉命对“慰安妇”进行肉体罪证消灭;辗转存活下来被调查所证实的女性,或不能生育,或精神失常,或肢体伤残,无一不在极度痛苦中挣扎生存。

  上海沦陷后,日本鬼子在城内烧杀抢掠,最让人气愤的是,他们在上海成了将近175个慰安所来蹂躏我们的同胞。

  部分上海慰安所地址:

  一心亭 坂井岩吉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7号 1933 —1936

  梅月 中熊富藏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31号 1933 —1935

  东优园 马场半三 北四川路克明里4号 1933 —1940

  1938年始由桑原润次郎经营

  千登势 国本忠太郎 北四川路美楣里6号 1933

  大星亭 关根ふじ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 1933 —1936

  海乐 曹应道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16号 1933

  大胜馆 洼田义男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12号 1933 —1941

  1935年始由林田晃经营,1936年迁址克明里8号。

  筑紫 田代辰次郎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36号 1933 —1945

  1940年始由田巽代营

  浮舟 古贺浅吉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27号 1933 —1936

  曙 村上富雄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26号 1933 —1944

  都亭 间狩源治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29号 1933 —1938

  上海俱乐部 宇都 北四川路克明里7 号 1933 —1943

  1935年始由间狩源治经营并迁址美楣里10号

  胜利亭 园喜三郎 北四川路横滨桥美楣里20号 1933 —1938

  红梦 福岛胜藏 北四川路美楣里 1938 —1940

  松竹 佐原又治 北四川路美楣里21号 1938 —1944

  山游 山中正冶 横浜桥美楣里 1938 —1941

  春园 北四川路克明里13 号 1940 -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