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的哥”失踪8年,尸骨竟在这里找到,真相终大白天下

  

  8年前,泊头市冯三番村的“的哥”崔某失踪后生死不明,他的车在衡水被发现,车内有大量血迹;警方日前在衡水市武强县一座公路桥下找到了崔某的尸骨,随后“引蛇出洞”,抓获3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近日,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崔某的家人为其举办了葬礼。此前,崔某已经失踪了8年。

  7月18日,经过连续两个月的搜索,衡水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了一具尸骨。警方怀疑这具尸骨就是失踪8年之久的崔某。

  经过对尸骨的检验以及崔某家属对现场衣物和随身物品的辨认,衡水警方确定这具尸骨正是崔某。

  崔某家人心中一直保留的一丝希望彻底破灭,崔某的尸骨被哭泣的亲人带回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家中。

  在找到崔某尸骨后的4天内,衡水警方将涉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先后抓获归案……

  “的哥”失踪

  2019年8月7日上午,记者冒雨赶到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

  冯三番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死者崔某原来一直在富镇干洗车的工作。后来,崔某买了一辆汽车,空闲的时候就开车出去跑出租,没想到出了事。

  冯三番村一名村民说,崔某和家人都非常老实本分,和邻里的关系都不错。8年前崔某失踪后,家人非常着急。在警察发现崔某驾驶的车后,崔某的家人和亲朋又找了好久。

  崔某失踪后,村里人听说崔某的车被找到时,里面全是血,都猜测崔某可能被人害了。当时,人们议论纷纷:有的人说崔某是在开车外出时被人劫走了;有人传言崔某外出喝酒之后开车回到家,连屋都没进就被连人带车一起劫走了,地上还发现了血迹……

  “人开车走了就没再回家。后来听说警察找到车了,车里全是血。一开始,崔某的家人还四处找过他,后来应该是认头了,就不再找了。这对崔家人打击太大了,村里人怕崔家人伤心,也没再提起这件事。”冯三番村一个老人告诉记者。

  生死不明崔某是怎么失踪的?这事还要从8年前说起。

  2011年1月9日10时许,在衡水市饶阳县留楚乡留楚村西一民宅的东侧,有人发现一辆被人遗弃的香槟金色两厢夏利汽车,车内有大量血迹。

  饶阳警方经初步勘查发现,这辆车没有悬挂牌照,车内没人。车辆驾驶座一侧的车门敞开着,保险杠上有碰撞变形的痕迹,车辆轮胎被破坏跑气。驾驶座上有一片血迹,后座上有大量血迹和一双男士皮鞋。

  在汽车后备厢安装牌照的位置,细心的民警发现了一些碰撞痕迹。随后,民警在车辆北侧的土道旁,发现了一部被破坏的手机和夏利汽车的行驶证。

  民警随即对发现的车辆行驶证进行查询,确定这辆车的车主是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崔某。据此,民警与崔某的家属、朋友取得了联系。

  崔某的朋友张某称,2011年1月8日晚,他与崔某一起吃饭。饭后,崔某曾说过,想去富镇汽车站转转,看能不能拉个活。

  办案民警随即走访了多名经常在富镇汽车站跑出租的司机。多名司机反馈,均称在2011年1月8日晚上8点左右见过崔某。

  一个司机向警方提供线索:当晚,在富镇汽车站,曾有两名20岁左右,操武强、饶阳一带口音的年轻男子想打车。由于天黑路远,人们都不愿意接单。最后,两名男子上了崔某的车。

  根据已掌握的情况,民警分析这极可能是一起抢劫案件,两名搭乘出租车的年轻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

  饶阳警方随即成立 “1·09”专案组,兵分多路对此案展开调查。同时,警方还请来公安部专家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模拟画像。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组织民警以留楚村为中心,对周围方圆10公里内可能藏匿受害人的可疑地点展开搜寻,并这一区域内的医院、宾馆、饭店等重点场所进行走访排查。

  通过走访,专案组民警在武强县境内一个粮站的监控视频中,发现了涉案的夏利车途经302省道的画面。视频中,这辆车正常行驶,车内情况不明。

  通过对现场车内遗留的血迹进行鉴定,专案组民警确定,车内遗留的血迹正是受害人崔某的。据此,专案组民警判断崔某极可能已经遇害。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专案组民警夜以继日进行工作。受各种因素限制,警方一直没能找到崔某的尸体,案件一度陷入了僵局。

  8年谜案

  近日,记者在冯三番村采访时了解到,崔某下落不明的这8年多里,崔某家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前些年,崔某家欠下了一些债务。平日里,崔某的妻子和儿子靠种地、打工维持着这个家,过得并不富裕。

  村里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出事时,崔某才四十五六岁。当时,他有老父亲,还有妻子和一个儿子。崔某的父亲身体不好,家人怕老人接受不了崔某可能遇害的消息,并没有对老人说出实情,只说崔某被人拐走了。

  老人想儿子,一生病就抱怨儿子不回来看他。几年前,病重的老人最终没能看到儿子回家,带着遗憾离世。

  多年来,饶阳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此案的侦破。2019年5月,随着刑事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饶阳警方重新对“1·09”案进行梳理,结合当年的卷宗以及最新获取的线索进一步拓展侦查思路。

  找到尸骨

  查找崔某的下落仍是破案的关键。结合已掌握的线索,专案组民警分析,当年的办案民警只对泊头市富镇至饶阳县留楚乡公路两侧以及武强县和饶阳县交界处的村庄进行了探查,却忽略了武强县。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向武强警方通报了案情。两县警方为此组织了专门力量,对崔某的尸体进行了大规模的查找。

  7月18日,经过两个月的搜寻,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一具尸骨,经检验确定正是失踪8年的崔某。

  随后,专案组民警抽丝剥茧,以抛尸现场和抛车现场为中心,对周边的村庄、工厂,展开拉网式排查。同时,专案组民警还向周边村庄发放了大量悬赏通告,公开征集破案线索。

  7月20日,武强县孙庄乡的魏某被警方锁定为重点嫌疑人。经查,此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整天游手好闲,曾扬言杀过人。此时,魏某早已离开武强县老家多年,现居住在衡水市桃城区。

  通过对魏某的调查,专案组民警意外发现,魏某的相貌竟然与8年前专家画的嫌疑人的相貌极为相似。另外,专案组民警还发现,自此案部分案情向社会公布以后,魏某频繁与在北京的田某联系,田某应该也有重大作案嫌疑。

  7月22日,专案组民警在衡水市、北京市同时收网。当日凌晨,魏某、田某相继落网。

  经审讯,两人分别交代,2011年1月8日,他们抢劫杀害崔某后,伙同张某一起掩埋了崔某的尸体,并将车辆遗弃。

  7月22日中午,此案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张某在衡水市枣强县一木器厂内落网。

  真相大白

  随着3名犯罪嫌疑人的先后落网,此案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魏某与田某、张某是同乡,还是同学。3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案发时,3人均未满18岁。因为手中没钱,所以他们便商议弄钱花。案发当日,魏某和田某购买了折叠刀,打车到武强县城寻找作案目标未果,又辗转来到泊头富镇,遇到了正在等活的崔某。

  两人上车后,让崔某将车开到武强县西外环与石津干渠交叉口的北堤上。崔某向两人索要车费时,两人掏出折叠刀对崔某实施了抢劫。

  在此期间,崔某极力反抗,被两人杀害。两人抢了崔某随身携带的100多元钱,驾车逃离现场。随后,他们伙同张某一起将崔某的尸体掩埋,并将崔某的车辆抛弃到饶阳县。

  案发后,3人约定不再互相联系。此后,魏某一直在衡水市打工,田某去了北京,张某则去了枣强县。今年7月21日,田某在网上看到了公安机关发布的案件信息,心里发慌,这才联系了魏某……

  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饶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来源:沧州新鲜事微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8年前,泊头市冯三番村的“的哥”崔某失踪后生死不明,他的车在衡水被发现,车内有大量血迹;警方日前在衡水市武强县一座公路桥下找到了崔某的尸骨,随后“引蛇出洞”,抓获3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近日,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崔某的家人为其举办了葬礼。此前,崔某已经失踪了8年。

  7月18日,经过连续两个月的搜索,衡水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了一具尸骨。警方怀疑这具尸骨就是失踪8年之久的崔某。

  经过对尸骨的检验以及崔某家属对现场衣物和随身物品的辨认,衡水警方确定这具尸骨正是崔某。

  崔某家人心中一直保留的一丝希望彻底破灭,崔某的尸骨被哭泣的亲人带回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家中。

  在找到崔某尸骨后的4天内,衡水警方将涉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先后抓获归案……

  “的哥”失踪

  2019年8月7日上午,记者冒雨赶到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

  冯三番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死者崔某原来一直在富镇干洗车的工作。后来,崔某买了一辆汽车,空闲的时候就开车出去跑出租,没想到出了事。

  冯三番村一名村民说,崔某和家人都非常老实本分,和邻里的关系都不错。8年前崔某失踪后,家人非常着急。在警察发现崔某驾驶的车后,崔某的家人和亲朋又找了好久。

  崔某失踪后,村里人听说崔某的车被找到时,里面全是血,都猜测崔某可能被人害了。当时,人们议论纷纷:有的人说崔某是在开车外出时被人劫走了;有人传言崔某外出喝酒之后开车回到家,连屋都没进就被连人带车一起劫走了,地上还发现了血迹……

  “人开车走了就没再回家。后来听说警察找到车了,车里全是血。一开始,崔某的家人还四处找过他,后来应该是认头了,就不再找了。这对崔家人打击太大了,村里人怕崔家人伤心,也没再提起这件事。”冯三番村一个老人告诉记者。

  生死不明崔某是怎么失踪的?这事还要从8年前说起。

  2011年1月9日10时许,在衡水市饶阳县留楚乡留楚村西一民宅的东侧,有人发现一辆被人遗弃的香槟金色两厢夏利汽车,车内有大量血迹。

  饶阳警方经初步勘查发现,这辆车没有悬挂牌照,车内没人。车辆驾驶座一侧的车门敞开着,保险杠上有碰撞变形的痕迹,车辆轮胎被破坏跑气。驾驶座上有一片血迹,后座上有大量血迹和一双男士皮鞋。

  在汽车后备厢安装牌照的位置,细心的民警发现了一些碰撞痕迹。随后,民警在车辆北侧的土道旁,发现了一部被破坏的手机和夏利汽车的行驶证。

  民警随即对发现的车辆行驶证进行查询,确定这辆车的车主是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崔某。据此,民警与崔某的家属、朋友取得了联系。

  崔某的朋友张某称,2011年1月8日晚,他与崔某一起吃饭。饭后,崔某曾说过,想去富镇汽车站转转,看能不能拉个活。

  办案民警随即走访了多名经常在富镇汽车站跑出租的司机。多名司机反馈,均称在2011年1月8日晚上8点左右见过崔某。

  一个司机向警方提供线索:当晚,在富镇汽车站,曾有两名20岁左右,操武强、饶阳一带口音的年轻男子想打车。由于天黑路远,人们都不愿意接单。最后,两名男子上了崔某的车。

  根据已掌握的情况,民警分析这极可能是一起抢劫案件,两名搭乘出租车的年轻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

  饶阳警方随即成立 “1·09”专案组,兵分多路对此案展开调查。同时,警方还请来公安部专家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模拟画像。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组织民警以留楚村为中心,对周围方圆10公里内可能藏匿受害人的可疑地点展开搜寻,并这一区域内的医院、宾馆、饭店等重点场所进行走访排查。

  通过走访,专案组民警在武强县境内一个粮站的监控视频中,发现了涉案的夏利车途经302省道的画面。视频中,这辆车正常行驶,车内情况不明。

  通过对现场车内遗留的血迹进行鉴定,专案组民警确定,车内遗留的血迹正是受害人崔某的。据此,专案组民警判断崔某极可能已经遇害。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专案组民警夜以继日进行工作。受各种因素限制,警方一直没能找到崔某的尸体,案件一度陷入了僵局。

  8年谜案

  近日,记者在冯三番村采访时了解到,崔某下落不明的这8年多里,崔某家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前些年,崔某家欠下了一些债务。平日里,崔某的妻子和儿子靠种地、打工维持着这个家,过得并不富裕。

  村里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出事时,崔某才四十五六岁。当时,他有老父亲,还有妻子和一个儿子。崔某的父亲身体不好,家人怕老人接受不了崔某可能遇害的消息,并没有对老人说出实情,只说崔某被人拐走了。

  老人想儿子,一生病就抱怨儿子不回来看他。几年前,病重的老人最终没能看到儿子回家,带着遗憾离世。

  多年来,饶阳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此案的侦破。2019年5月,随着刑事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饶阳警方重新对“1·09”案进行梳理,结合当年的卷宗以及最新获取的线索进一步拓展侦查思路。

  找到尸骨

  查找崔某的下落仍是破案的关键。结合已掌握的线索,专案组民警分析,当年的办案民警只对泊头市富镇至饶阳县留楚乡公路两侧以及武强县和饶阳县交界处的村庄进行了探查,却忽略了武强县。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向武强警方通报了案情。两县警方为此组织了专门力量,对崔某的尸体进行了大规模的查找。

  7月18日,经过两个月的搜寻,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一具尸骨,经检验确定正是失踪8年的崔某。

  随后,专案组民警抽丝剥茧,以抛尸现场和抛车现场为中心,对周边的村庄、工厂,展开拉网式排查。同时,专案组民警还向周边村庄发放了大量悬赏通告,公开征集破案线索。

  7月20日,武强县孙庄乡的魏某被警方锁定为重点嫌疑人。经查,此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整天游手好闲,曾扬言杀过人。此时,魏某早已离开武强县老家多年,现居住在衡水市桃城区。

  通过对魏某的调查,专案组民警意外发现,魏某的相貌竟然与8年前专家画的嫌疑人的相貌极为相似。另外,专案组民警还发现,自此案部分案情向社会公布以后,魏某频繁与在北京的田某联系,田某应该也有重大作案嫌疑。

  7月22日,专案组民警在衡水市、北京市同时收网。当日凌晨,魏某、田某相继落网。

  经审讯,两人分别交代,2011年1月8日,他们抢劫杀害崔某后,伙同张某一起掩埋了崔某的尸体,并将车辆遗弃。

  7月22日中午,此案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张某在衡水市枣强县一木器厂内落网。

  真相大白

  随着3名犯罪嫌疑人的先后落网,此案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魏某与田某、张某是同乡,还是同学。3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案发时,3人均未满18岁。因为手中没钱,所以他们便商议弄钱花。案发当日,魏某和田某购买了折叠刀,打车到武强县城寻找作案目标未果,又辗转来到泊头富镇,遇到了正在等活的崔某。

  两人上车后,让崔某将车开到武强县西外环与石津干渠交叉口的北堤上。崔某向两人索要车费时,两人掏出折叠刀对崔某实施了抢劫。

  在此期间,崔某极力反抗,被两人杀害。两人抢了崔某随身携带的100多元钱,驾车逃离现场。随后,他们伙同张某一起将崔某的尸体掩埋,并将崔某的车辆抛弃到饶阳县。

  案发后,3人约定不再互相联系。此后,魏某一直在衡水市打工,田某去了北京,张某则去了枣强县。今年7月21日,田某在网上看到了公安机关发布的案件信息,心里发慌,这才联系了魏某……

  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饶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来源:沧州新鲜事微博

  

  8年前,泊头市冯三番村的“的哥”崔某失踪后生死不明,他的车在衡水被发现,车内有大量血迹;警方日前在衡水市武强县一座公路桥下找到了崔某的尸骨,随后“引蛇出洞”,抓获3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近日,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崔某的家人为其举办了葬礼。此前,崔某已经失踪了8年。

  7月18日,经过连续两个月的搜索,衡水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了一具尸骨。警方怀疑这具尸骨就是失踪8年之久的崔某。

  经过对尸骨的检验以及崔某家属对现场衣物和随身物品的辨认,衡水警方确定这具尸骨正是崔某。

  崔某家人心中一直保留的一丝希望彻底破灭,崔某的尸骨被哭泣的亲人带回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家中。

  在找到崔某尸骨后的4天内,衡水警方将涉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先后抓获归案……

  “的哥”失踪

  2019年8月7日上午,记者冒雨赶到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

  冯三番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死者崔某原来一直在富镇干洗车的工作。后来,崔某买了一辆汽车,空闲的时候就开车出去跑出租,没想到出了事。

  冯三番村一名村民说,崔某和家人都非常老实本分,和邻里的关系都不错。8年前崔某失踪后,家人非常着急。在警察发现崔某驾驶的车后,崔某的家人和亲朋又找了好久。

  崔某失踪后,村里人听说崔某的车被找到时,里面全是血,都猜测崔某可能被人害了。当时,人们议论纷纷:有的人说崔某是在开车外出时被人劫走了;有人传言崔某外出喝酒之后开车回到家,连屋都没进就被连人带车一起劫走了,地上还发现了血迹……

  “人开车走了就没再回家。后来听说警察找到车了,车里全是血。一开始,崔某的家人还四处找过他,后来应该是认头了,就不再找了。这对崔家人打击太大了,村里人怕崔家人伤心,也没再提起这件事。”冯三番村一个老人告诉记者。

  生死不明崔某是怎么失踪的?这事还要从8年前说起。

  2011年1月9日10时许,在衡水市饶阳县留楚乡留楚村西一民宅的东侧,有人发现一辆被人遗弃的香槟金色两厢夏利汽车,车内有大量血迹。

  饶阳警方经初步勘查发现,这辆车没有悬挂牌照,车内没人。车辆驾驶座一侧的车门敞开着,保险杠上有碰撞变形的痕迹,车辆轮胎被破坏跑气。驾驶座上有一片血迹,后座上有大量血迹和一双男士皮鞋。

  在汽车后备厢安装牌照的位置,细心的民警发现了一些碰撞痕迹。随后,民警在车辆北侧的土道旁,发现了一部被破坏的手机和夏利汽车的行驶证。

  民警随即对发现的车辆行驶证进行查询,确定这辆车的车主是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崔某。据此,民警与崔某的家属、朋友取得了联系。

  崔某的朋友张某称,2011年1月8日晚,他与崔某一起吃饭。饭后,崔某曾说过,想去富镇汽车站转转,看能不能拉个活。

  办案民警随即走访了多名经常在富镇汽车站跑出租的司机。多名司机反馈,均称在2011年1月8日晚上8点左右见过崔某。

  一个司机向警方提供线索:当晚,在富镇汽车站,曾有两名20岁左右,操武强、饶阳一带口音的年轻男子想打车。由于天黑路远,人们都不愿意接单。最后,两名男子上了崔某的车。

  根据已掌握的情况,民警分析这极可能是一起抢劫案件,两名搭乘出租车的年轻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

  饶阳警方随即成立 “1·09”专案组,兵分多路对此案展开调查。同时,警方还请来公安部专家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模拟画像。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组织民警以留楚村为中心,对周围方圆10公里内可能藏匿受害人的可疑地点展开搜寻,并这一区域内的医院、宾馆、饭店等重点场所进行走访排查。

  通过走访,专案组民警在武强县境内一个粮站的监控视频中,发现了涉案的夏利车途经302省道的画面。视频中,这辆车正常行驶,车内情况不明。

  通过对现场车内遗留的血迹进行鉴定,专案组民警确定,车内遗留的血迹正是受害人崔某的。据此,专案组民警判断崔某极可能已经遇害。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专案组民警夜以继日进行工作。受各种因素限制,警方一直没能找到崔某的尸体,案件一度陷入了僵局。

  8年谜案

  近日,记者在冯三番村采访时了解到,崔某下落不明的这8年多里,崔某家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前些年,崔某家欠下了一些债务。平日里,崔某的妻子和儿子靠种地、打工维持着这个家,过得并不富裕。

  村里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出事时,崔某才四十五六岁。当时,他有老父亲,还有妻子和一个儿子。崔某的父亲身体不好,家人怕老人接受不了崔某可能遇害的消息,并没有对老人说出实情,只说崔某被人拐走了。

  老人想儿子,一生病就抱怨儿子不回来看他。几年前,病重的老人最终没能看到儿子回家,带着遗憾离世。

  多年来,饶阳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此案的侦破。2019年5月,随着刑事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饶阳警方重新对“1·09”案进行梳理,结合当年的卷宗以及最新获取的线索进一步拓展侦查思路。

  找到尸骨

  查找崔某的下落仍是破案的关键。结合已掌握的线索,专案组民警分析,当年的办案民警只对泊头市富镇至饶阳县留楚乡公路两侧以及武强县和饶阳县交界处的村庄进行了探查,却忽略了武强县。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向武强警方通报了案情。两县警方为此组织了专门力量,对崔某的尸体进行了大规模的查找。

  7月18日,经过两个月的搜寻,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一具尸骨,经检验确定正是失踪8年的崔某。

  随后,专案组民警抽丝剥茧,以抛尸现场和抛车现场为中心,对周边的村庄、工厂,展开拉网式排查。同时,专案组民警还向周边村庄发放了大量悬赏通告,公开征集破案线索。

  7月20日,武强县孙庄乡的魏某被警方锁定为重点嫌疑人。经查,此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整天游手好闲,曾扬言杀过人。此时,魏某早已离开武强县老家多年,现居住在衡水市桃城区。

  通过对魏某的调查,专案组民警意外发现,魏某的相貌竟然与8年前专家画的嫌疑人的相貌极为相似。另外,专案组民警还发现,自此案部分案情向社会公布以后,魏某频繁与在北京的田某联系,田某应该也有重大作案嫌疑。

  7月22日,专案组民警在衡水市、北京市同时收网。当日凌晨,魏某、田某相继落网。

  经审讯,两人分别交代,2011年1月8日,他们抢劫杀害崔某后,伙同张某一起掩埋了崔某的尸体,并将车辆遗弃。

  7月22日中午,此案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张某在衡水市枣强县一木器厂内落网。

  真相大白

  随着3名犯罪嫌疑人的先后落网,此案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魏某与田某、张某是同乡,还是同学。3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案发时,3人均未满18岁。因为手中没钱,所以他们便商议弄钱花。案发当日,魏某和田某购买了折叠刀,打车到武强县城寻找作案目标未果,又辗转来到泊头富镇,遇到了正在等活的崔某。

  两人上车后,让崔某将车开到武强县西外环与石津干渠交叉口的北堤上。崔某向两人索要车费时,两人掏出折叠刀对崔某实施了抢劫。

  在此期间,崔某极力反抗,被两人杀害。两人抢了崔某随身携带的100多元钱,驾车逃离现场。随后,他们伙同张某一起将崔某的尸体掩埋,并将崔某的车辆抛弃到饶阳县。

  案发后,3人约定不再互相联系。此后,魏某一直在衡水市打工,田某去了北京,张某则去了枣强县。今年7月21日,田某在网上看到了公安机关发布的案件信息,心里发慌,这才联系了魏某……

  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饶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来源:沧州新鲜事微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8年前,泊头市冯三番村的“的哥”崔某失踪后生死不明,他的车在衡水被发现,车内有大量血迹;警方日前在衡水市武强县一座公路桥下找到了崔某的尸骨,随后“引蛇出洞”,抓获3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近日,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崔某的家人为其举办了葬礼。此前,崔某已经失踪了8年。

  7月18日,经过连续两个月的搜索,衡水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了一具尸骨。警方怀疑这具尸骨就是失踪8年之久的崔某。

  经过对尸骨的检验以及崔某家属对现场衣物和随身物品的辨认,衡水警方确定这具尸骨正是崔某。

  崔某家人心中一直保留的一丝希望彻底破灭,崔某的尸骨被哭泣的亲人带回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家中。

  在找到崔某尸骨后的4天内,衡水警方将涉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先后抓获归案……

  “的哥”失踪

  2019年8月7日上午,记者冒雨赶到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

  冯三番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死者崔某原来一直在富镇干洗车的工作。后来,崔某买了一辆汽车,空闲的时候就开车出去跑出租,没想到出了事。

  冯三番村一名村民说,崔某和家人都非常老实本分,和邻里的关系都不错。8年前崔某失踪后,家人非常着急。在警察发现崔某驾驶的车后,崔某的家人和亲朋又找了好久。

  崔某失踪后,村里人听说崔某的车被找到时,里面全是血,都猜测崔某可能被人害了。当时,人们议论纷纷:有的人说崔某是在开车外出时被人劫走了;有人传言崔某外出喝酒之后开车回到家,连屋都没进就被连人带车一起劫走了,地上还发现了血迹……

  “人开车走了就没再回家。后来听说警察找到车了,车里全是血。一开始,崔某的家人还四处找过他,后来应该是认头了,就不再找了。这对崔家人打击太大了,村里人怕崔家人伤心,也没再提起这件事。”冯三番村一个老人告诉记者。

  生死不明崔某是怎么失踪的?这事还要从8年前说起。

  2011年1月9日10时许,在衡水市饶阳县留楚乡留楚村西一民宅的东侧,有人发现一辆被人遗弃的香槟金色两厢夏利汽车,车内有大量血迹。

  饶阳警方经初步勘查发现,这辆车没有悬挂牌照,车内没人。车辆驾驶座一侧的车门敞开着,保险杠上有碰撞变形的痕迹,车辆轮胎被破坏跑气。驾驶座上有一片血迹,后座上有大量血迹和一双男士皮鞋。

  在汽车后备厢安装牌照的位置,细心的民警发现了一些碰撞痕迹。随后,民警在车辆北侧的土道旁,发现了一部被破坏的手机和夏利汽车的行驶证。

  民警随即对发现的车辆行驶证进行查询,确定这辆车的车主是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崔某。据此,民警与崔某的家属、朋友取得了联系。

  崔某的朋友张某称,2011年1月8日晚,他与崔某一起吃饭。饭后,崔某曾说过,想去富镇汽车站转转,看能不能拉个活。

  办案民警随即走访了多名经常在富镇汽车站跑出租的司机。多名司机反馈,均称在2011年1月8日晚上8点左右见过崔某。

  一个司机向警方提供线索:当晚,在富镇汽车站,曾有两名20岁左右,操武强、饶阳一带口音的年轻男子想打车。由于天黑路远,人们都不愿意接单。最后,两名男子上了崔某的车。

  根据已掌握的情况,民警分析这极可能是一起抢劫案件,两名搭乘出租车的年轻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

  饶阳警方随即成立 “1·09”专案组,兵分多路对此案展开调查。同时,警方还请来公安部专家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模拟画像。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组织民警以留楚村为中心,对周围方圆10公里内可能藏匿受害人的可疑地点展开搜寻,并这一区域内的医院、宾馆、饭店等重点场所进行走访排查。

  通过走访,专案组民警在武强县境内一个粮站的监控视频中,发现了涉案的夏利车途经302省道的画面。视频中,这辆车正常行驶,车内情况不明。

  通过对现场车内遗留的血迹进行鉴定,专案组民警确定,车内遗留的血迹正是受害人崔某的。据此,专案组民警判断崔某极可能已经遇害。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专案组民警夜以继日进行工作。受各种因素限制,警方一直没能找到崔某的尸体,案件一度陷入了僵局。

  8年谜案

  近日,记者在冯三番村采访时了解到,崔某下落不明的这8年多里,崔某家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前些年,崔某家欠下了一些债务。平日里,崔某的妻子和儿子靠种地、打工维持着这个家,过得并不富裕。

  村里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出事时,崔某才四十五六岁。当时,他有老父亲,还有妻子和一个儿子。崔某的父亲身体不好,家人怕老人接受不了崔某可能遇害的消息,并没有对老人说出实情,只说崔某被人拐走了。

  老人想儿子,一生病就抱怨儿子不回来看他。几年前,病重的老人最终没能看到儿子回家,带着遗憾离世。

  多年来,饶阳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此案的侦破。2019年5月,随着刑事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饶阳警方重新对“1·09”案进行梳理,结合当年的卷宗以及最新获取的线索进一步拓展侦查思路。

  找到尸骨

  查找崔某的下落仍是破案的关键。结合已掌握的线索,专案组民警分析,当年的办案民警只对泊头市富镇至饶阳县留楚乡公路两侧以及武强县和饶阳县交界处的村庄进行了探查,却忽略了武强县。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向武强警方通报了案情。两县警方为此组织了专门力量,对崔某的尸体进行了大规模的查找。

  7月18日,经过两个月的搜寻,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一具尸骨,经检验确定正是失踪8年的崔某。

  随后,专案组民警抽丝剥茧,以抛尸现场和抛车现场为中心,对周边的村庄、工厂,展开拉网式排查。同时,专案组民警还向周边村庄发放了大量悬赏通告,公开征集破案线索。

  7月20日,武强县孙庄乡的魏某被警方锁定为重点嫌疑人。经查,此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整天游手好闲,曾扬言杀过人。此时,魏某早已离开武强县老家多年,现居住在衡水市桃城区。

  通过对魏某的调查,专案组民警意外发现,魏某的相貌竟然与8年前专家画的嫌疑人的相貌极为相似。另外,专案组民警还发现,自此案部分案情向社会公布以后,魏某频繁与在北京的田某联系,田某应该也有重大作案嫌疑。

  7月22日,专案组民警在衡水市、北京市同时收网。当日凌晨,魏某、田某相继落网。

  经审讯,两人分别交代,2011年1月8日,他们抢劫杀害崔某后,伙同张某一起掩埋了崔某的尸体,并将车辆遗弃。

  7月22日中午,此案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张某在衡水市枣强县一木器厂内落网。

  真相大白

  随着3名犯罪嫌疑人的先后落网,此案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魏某与田某、张某是同乡,还是同学。3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案发时,3人均未满18岁。因为手中没钱,所以他们便商议弄钱花。案发当日,魏某和田某购买了折叠刀,打车到武强县城寻找作案目标未果,又辗转来到泊头富镇,遇到了正在等活的崔某。

  两人上车后,让崔某将车开到武强县西外环与石津干渠交叉口的北堤上。崔某向两人索要车费时,两人掏出折叠刀对崔某实施了抢劫。

  在此期间,崔某极力反抗,被两人杀害。两人抢了崔某随身携带的100多元钱,驾车逃离现场。随后,他们伙同张某一起将崔某的尸体掩埋,并将崔某的车辆抛弃到饶阳县。

  案发后,3人约定不再互相联系。此后,魏某一直在衡水市打工,田某去了北京,张某则去了枣强县。今年7月21日,田某在网上看到了公安机关发布的案件信息,心里发慌,这才联系了魏某……

  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饶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来源:沧州新鲜事微博

  

  8年前,泊头市冯三番村的“的哥”崔某失踪后生死不明,他的车在衡水被发现,车内有大量血迹;警方日前在衡水市武强县一座公路桥下找到了崔某的尸骨,随后“引蛇出洞”,抓获3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近日,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崔某的家人为其举办了葬礼。此前,崔某已经失踪了8年。

  7月18日,经过连续两个月的搜索,衡水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了一具尸骨。警方怀疑这具尸骨就是失踪8年之久的崔某。

  经过对尸骨的检验以及崔某家属对现场衣物和随身物品的辨认,衡水警方确定这具尸骨正是崔某。

  崔某家人心中一直保留的一丝希望彻底破灭,崔某的尸骨被哭泣的亲人带回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家中。

  在找到崔某尸骨后的4天内,衡水警方将涉案的3名犯罪嫌疑人先后抓获归案……

  “的哥”失踪

  2019年8月7日上午,记者冒雨赶到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

  冯三番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死者崔某原来一直在富镇干洗车的工作。后来,崔某买了一辆汽车,空闲的时候就开车出去跑出租,没想到出了事。

  冯三番村一名村民说,崔某和家人都非常老实本分,和邻里的关系都不错。8年前崔某失踪后,家人非常着急。在警察发现崔某驾驶的车后,崔某的家人和亲朋又找了好久。

  崔某失踪后,村里人听说崔某的车被找到时,里面全是血,都猜测崔某可能被人害了。当时,人们议论纷纷:有的人说崔某是在开车外出时被人劫走了;有人传言崔某外出喝酒之后开车回到家,连屋都没进就被连人带车一起劫走了,地上还发现了血迹……

  “人开车走了就没再回家。后来听说警察找到车了,车里全是血。一开始,崔某的家人还四处找过他,后来应该是认头了,就不再找了。这对崔家人打击太大了,村里人怕崔家人伤心,也没再提起这件事。”冯三番村一个老人告诉记者。

  生死不明崔某是怎么失踪的?这事还要从8年前说起。

  2011年1月9日10时许,在衡水市饶阳县留楚乡留楚村西一民宅的东侧,有人发现一辆被人遗弃的香槟金色两厢夏利汽车,车内有大量血迹。

  饶阳警方经初步勘查发现,这辆车没有悬挂牌照,车内没人。车辆驾驶座一侧的车门敞开着,保险杠上有碰撞变形的痕迹,车辆轮胎被破坏跑气。驾驶座上有一片血迹,后座上有大量血迹和一双男士皮鞋。

  在汽车后备厢安装牌照的位置,细心的民警发现了一些碰撞痕迹。随后,民警在车辆北侧的土道旁,发现了一部被破坏的手机和夏利汽车的行驶证。

  民警随即对发现的车辆行驶证进行查询,确定这辆车的车主是泊头市富镇冯三番村的崔某。据此,民警与崔某的家属、朋友取得了联系。

  崔某的朋友张某称,2011年1月8日晚,他与崔某一起吃饭。饭后,崔某曾说过,想去富镇汽车站转转,看能不能拉个活。

  办案民警随即走访了多名经常在富镇汽车站跑出租的司机。多名司机反馈,均称在2011年1月8日晚上8点左右见过崔某。

  一个司机向警方提供线索:当晚,在富镇汽车站,曾有两名20岁左右,操武强、饶阳一带口音的年轻男子想打车。由于天黑路远,人们都不愿意接单。最后,两名男子上了崔某的车。

  根据已掌握的情况,民警分析这极可能是一起抢劫案件,两名搭乘出租车的年轻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

  饶阳警方随即成立 “1·09”专案组,兵分多路对此案展开调查。同时,警方还请来公安部专家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模拟画像。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组织民警以留楚村为中心,对周围方圆10公里内可能藏匿受害人的可疑地点展开搜寻,并这一区域内的医院、宾馆、饭店等重点场所进行走访排查。

  通过走访,专案组民警在武强县境内一个粮站的监控视频中,发现了涉案的夏利车途经302省道的画面。视频中,这辆车正常行驶,车内情况不明。

  通过对现场车内遗留的血迹进行鉴定,专案组民警确定,车内遗留的血迹正是受害人崔某的。据此,专案组民警判断崔某极可能已经遇害。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专案组民警夜以继日进行工作。受各种因素限制,警方一直没能找到崔某的尸体,案件一度陷入了僵局。

  8年谜案

  近日,记者在冯三番村采访时了解到,崔某下落不明的这8年多里,崔某家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前些年,崔某家欠下了一些债务。平日里,崔某的妻子和儿子靠种地、打工维持着这个家,过得并不富裕。

  村里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出事时,崔某才四十五六岁。当时,他有老父亲,还有妻子和一个儿子。崔某的父亲身体不好,家人怕老人接受不了崔某可能遇害的消息,并没有对老人说出实情,只说崔某被人拐走了。

  老人想儿子,一生病就抱怨儿子不回来看他。几年前,病重的老人最终没能看到儿子回家,带着遗憾离世。

  多年来,饶阳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此案的侦破。2019年5月,随着刑事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饶阳警方重新对“1·09”案进行梳理,结合当年的卷宗以及最新获取的线索进一步拓展侦查思路。

  找到尸骨

  查找崔某的下落仍是破案的关键。结合已掌握的线索,专案组民警分析,当年的办案民警只对泊头市富镇至饶阳县留楚乡公路两侧以及武强县和饶阳县交界处的村庄进行了探查,却忽略了武强县。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饶阳警方向武强警方通报了案情。两县警方为此组织了专门力量,对崔某的尸体进行了大规模的查找。

  7月18日,经过两个月的搜寻,警方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面发现一具尸骨,经检验确定正是失踪8年的崔某。

  随后,专案组民警抽丝剥茧,以抛尸现场和抛车现场为中心,对周边的村庄、工厂,展开拉网式排查。同时,专案组民警还向周边村庄发放了大量悬赏通告,公开征集破案线索。

  7月20日,武强县孙庄乡的魏某被警方锁定为重点嫌疑人。经查,此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整天游手好闲,曾扬言杀过人。此时,魏某早已离开武强县老家多年,现居住在衡水市桃城区。

  通过对魏某的调查,专案组民警意外发现,魏某的相貌竟然与8年前专家画的嫌疑人的相貌极为相似。另外,专案组民警还发现,自此案部分案情向社会公布以后,魏某频繁与在北京的田某联系,田某应该也有重大作案嫌疑。

  7月22日,专案组民警在衡水市、北京市同时收网。当日凌晨,魏某、田某相继落网。

  经审讯,两人分别交代,2011年1月8日,他们抢劫杀害崔某后,伙同张某一起掩埋了崔某的尸体,并将车辆遗弃。

  7月22日中午,此案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张某在衡水市枣强县一木器厂内落网。

  真相大白

  随着3名犯罪嫌疑人的先后落网,此案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魏某与田某、张某是同乡,还是同学。3人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案发时,3人均未满18岁。因为手中没钱,所以他们便商议弄钱花。案发当日,魏某和田某购买了折叠刀,打车到武强县城寻找作案目标未果,又辗转来到泊头富镇,遇到了正在等活的崔某。

  两人上车后,让崔某将车开到武强县西外环与石津干渠交叉口的北堤上。崔某向两人索要车费时,两人掏出折叠刀对崔某实施了抢劫。

  在此期间,崔某极力反抗,被两人杀害。两人抢了崔某随身携带的100多元钱,驾车逃离现场。随后,他们伙同张某一起将崔某的尸体掩埋,并将崔某的车辆抛弃到饶阳县。

  案发后,3人约定不再互相联系。此后,魏某一直在衡水市打工,田某去了北京,张某则去了枣强县。今年7月21日,田某在网上看到了公安机关发布的案件信息,心里发慌,这才联系了魏某……

  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饶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来源:沧州新鲜事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