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镇琐忆」――记忆里的云南路食品店

  当年我家所在的那附近,烟酒食品小店,有许多。至于稍微大点的比较专业的食品店,而且经营年数较长久的,我记得有两家。

  一家叫红光食品店,在费县路上,电车站旁边,近西藏路汶上路口。给我的印象,那里一直生意清淡,但也一直那么维持着。或许因为顾客并非接连不断甚而摩肩接踵,所以店堂、橱架和柜台都整齐有序,显得干净清爽。这往往成了我购买酒糖食品时首选该店的原因。

  

  网友“照亮天下”提供

  另一家就是大名鼎鼎的云南路食品店,位于云南路滋阳路口西南角,西镇人都知道。

  

  云南路食品店这里,五十年代上半期,本是一家小百货店,针头线脑胭脂粉,牙膏牙粉袜子小手绢。它云南路朝街的橱窗里,除了展示林林总总的日用小商品,还经常张贴时新的宣传画。曾经有一张著名的宣传画,一男一女两个小朋友怀抱和平鸽,上面是“我们热爱和平”六个稚嫩的幼儿体大字。我就是在这里的橱窗里最初看到的。转角的窗户上,张贴的是打倒美帝战争贩子,抗美援朝之类宣传画。面目狰狞而狼狈的美国佬,器宇轩昂顶天立地无往不胜的中朝军人,轮番出现在那些宣传画面上。幼小的我,觉得恐怖和惴惴不安。

  转角的窗户外边人行道上,常年有一个烟糖摊,一位老者和女儿经营。他们的摊子是一块两三米长一两米宽的木板架子,搭在一辆手推车上,有破旧的灰色帆布篷遮风雨。父女俩惨淡经营多年。

  云南路食品店,开张在五十年代中期。三开间的门面,在当时的那一带,属于大店。华灯初放的晚上,从大港、小港、天桥那个方向归来的人们,向云南路上坡方向望去,远远地就能看到西岭最高端的云南路这一带的熠熠灯火。其中,食品店的灯光,往往是最亮的。

  那时候,云南路食品店主要经营品种是糖果、点心、饼干。点心都是散装的,装在玻璃箱里,或油漉漉的专用木箱里。论斤称分量,用土黄色的纸包成长方包,上面铺一张大红色的商标纸,再用纸捻的细绳上下左右捆扎好,最后用细绳的端头扎成一个提手环扣。这个长方体的点心包,底面略小,顶面略大。串门走亲戚,提在手里,情谊十足。尤其那火红的商标纸,挺喜庆的。

  当时流行的点心品种,云南路食品店里应有尽有。桃形蛋糕,桃酥,蜜三刀,枇杷梗,麻球。枇杷梗,有人叫江米条,有外裹芝麻的和外裹白糖粉的两种。当年还有一种传统点心,瑞饼,形状和大小,都像一枚围棋子,油糖和面,外裹糖粉,质地和吃口类似蜜三刀。不是那种烘焙制作的圆形小西点。买回家的各色点心,包装纸上会洇出油来,赶紧装到饼干桶里,或装到大口的玻璃瓶里,或装到带盖的搪瓷盆里。作为家人亲友闲坐聊天时的闲食,或餐间垫饥的美食。

  

  

  说到云南路食品店,不能不说到名闻遐迩、口碑载道的钙奶饼干。钙奶饼干是不远处青岛食品厂的名牌。它的真材实料和完美制作,甚至它的特色的蜡纸包装,都始终是西镇人回忆中津津乐道的题材。钙奶饼干曾经壮实了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出生的那些孩子们的筋骨。

  或许云南路食品店靠近食品厂,或许云南路食品店是这一带的大店,在那个食品匮乏计划供应的岁月,云南路食品店总有钙奶饼干供应,而且质量新鲜。邻居们相互传递着消息,一听说云南路大店里钙奶饼干新货到了,立马去十包二十包用包袱买回来。除了自家食用和储备,还用于馈赠外地的亲友。那是很拿得出手,对方也很受用,很实惠的赠品。

  

  云南路食品商店

  云南路食品店,有时会有糯米糕糰销售,这在其他小店或小铺,很少见到。那软软糯糯的糰子,有的还是带豆沙馅的。食品店的标牌上,写着这叫“莫几”。我们院里的邻居们,也是这么叫的。在屋里,就能听到院子里大呼小叫的对话声,说是到云南路大店里去买“莫几”。

  后来我想,所谓“莫几”,莫非就是日语的もち?问过一些别的熟人,许多人都不认可这种叫法。或许这仅仅是限于我们院里的外来语。

  

  

  2007年拆迁前,曾经的“云南路食品店”前照片

  

  2011年的此处,几年的光景,这里已是高楼林立,当年的老食品店旧址已无处可寻。(网友“baoliao01”提供)

  云南路食品店进门左边的柜台,有段时间曾经摆卖红枣乌枣类干果。那时候,我儿子尚幼,还分辨不清乌枣之“乌”与飞鸟之“鸟”这两个字的差别。有一次,我领他从民生池洗澡回来路过这里,进食品店给他买点零食。他看见标牌上的“乌枣”二字,自言自语念道“鸟枣”。柜台里的几位营业员听到了,个个都喜不自禁,笑出声来。

  本文编辑源自网友“青春的岛”、岛城文史学者赵长汉老师的【西镇琐忆】系列之三――食品店,2013年4月20日发表于青岛城市档案论坛。

  当年我家所在的那附近,烟酒食品小店,有许多。至于稍微大点的比较专业的食品店,而且经营年数较长久的,我记得有两家。

  一家叫红光食品店,在费县路上,电车站旁边,近西藏路汶上路口。给我的印象,那里一直生意清淡,但也一直那么维持着。或许因为顾客并非接连不断甚而摩肩接踵,所以店堂、橱架和柜台都整齐有序,显得干净清爽。这往往成了我购买酒糖食品时首选该店的原因。

  

  网友“照亮天下”提供

  另一家就是大名鼎鼎的云南路食品店,位于云南路滋阳路口西南角,西镇人都知道。

  

  云南路食品店这里,五十年代上半期,本是一家小百货店,针头线脑胭脂粉,牙膏牙粉袜子小手绢。它云南路朝街的橱窗里,除了展示林林总总的日用小商品,还经常张贴时新的宣传画。曾经有一张著名的宣传画,一男一女两个小朋友怀抱和平鸽,上面是“我们热爱和平”六个稚嫩的幼儿体大字。我就是在这里的橱窗里最初看到的。转角的窗户上,张贴的是打倒美帝战争贩子,抗美援朝之类宣传画。面目狰狞而狼狈的美国佬,器宇轩昂顶天立地无往不胜的中朝军人,轮番出现在那些宣传画面上。幼小的我,觉得恐怖和惴惴不安。

  转角的窗户外边人行道上,常年有一个烟糖摊,一位老者和女儿经营。他们的摊子是一块两三米长一两米宽的木板架子,搭在一辆手推车上,有破旧的灰色帆布篷遮风雨。父女俩惨淡经营多年。

  云南路食品店,开张在五十年代中期。三开间的门面,在当时的那一带,属于大店。华灯初放的晚上,从大港、小港、天桥那个方向归来的人们,向云南路上坡方向望去,远远地就能看到西岭最高端的云南路这一带的熠熠灯火。其中,食品店的灯光,往往是最亮的。

  那时候,云南路食品店主要经营品种是糖果、点心、饼干。点心都是散装的,装在玻璃箱里,或油漉漉的专用木箱里。论斤称分量,用土黄色的纸包成长方包,上面铺一张大红色的商标纸,再用纸捻的细绳上下左右捆扎好,最后用细绳的端头扎成一个提手环扣。这个长方体的点心包,底面略小,顶面略大。串门走亲戚,提在手里,情谊十足。尤其那火红的商标纸,挺喜庆的。

  当时流行的点心品种,云南路食品店里应有尽有。桃形蛋糕,桃酥,蜜三刀,枇杷梗,麻球。枇杷梗,有人叫江米条,有外裹芝麻的和外裹白糖粉的两种。当年还有一种传统点心,瑞饼,形状和大小,都像一枚围棋子,油糖和面,外裹糖粉,质地和吃口类似蜜三刀。不是那种烘焙制作的圆形小西点。买回家的各色点心,包装纸上会洇出油来,赶紧装到饼干桶里,或装到大口的玻璃瓶里,或装到带盖的搪瓷盆里。作为家人亲友闲坐聊天时的闲食,或餐间垫饥的美食。

  

  

  说到云南路食品店,不能不说到名闻遐迩、口碑载道的钙奶饼干。钙奶饼干是不远处青岛食品厂的名牌。它的真材实料和完美制作,甚至它的特色的蜡纸包装,都始终是西镇人回忆中津津乐道的题材。钙奶饼干曾经壮实了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出生的那些孩子们的筋骨。

  或许云南路食品店靠近食品厂,或许云南路食品店是这一带的大店,在那个食品匮乏计划供应的岁月,云南路食品店总有钙奶饼干供应,而且质量新鲜。邻居们相互传递着消息,一听说云南路大店里钙奶饼干新货到了,立马去十包二十包用包袱买回来。除了自家食用和储备,还用于馈赠外地的亲友。那是很拿得出手,对方也很受用,很实惠的赠品。

  

  云南路食品商店

  云南路食品店,有时会有糯米糕糰销售,这在其他小店或小铺,很少见到。那软软糯糯的糰子,有的还是带豆沙馅的。食品店的标牌上,写着这叫“莫几”。我们院里的邻居们,也是这么叫的。在屋里,就能听到院子里大呼小叫的对话声,说是到云南路大店里去买“莫几”。

  后来我想,所谓“莫几”,莫非就是日语的もち?问过一些别的熟人,许多人都不认可这种叫法。或许这仅仅是限于我们院里的外来语。

  

  

  2007年拆迁前,曾经的“云南路食品店”前照片

  

  2011年的此处,几年的光景,这里已是高楼林立,当年的老食品店旧址已无处可寻。(网友“baoliao01”提供)

  云南路食品店进门左边的柜台,有段时间曾经摆卖红枣乌枣类干果。那时候,我儿子尚幼,还分辨不清乌枣之“乌”与飞鸟之“鸟”这两个字的差别。有一次,我领他从民生池洗澡回来路过这里,进食品店给他买点零食。他看见标牌上的“乌枣”二字,自言自语念道“鸟枣”。柜台里的几位营业员听到了,个个都喜不自禁,笑出声来。

  本文编辑源自网友“青春的岛”、岛城文史学者赵长汉老师的【西镇琐忆】系列之三――食品店,2013年4月20日发表于青岛城市档案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