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纪事:大姑,这次我再也抓不住你的手……

  2019 未闻故事

  文:李念

  图:来自网络

  我立于屋内,嗒然若失,四下已静。窗外,人声杂沓。推开扇扇窗楣,我痴痴地望。眼下,一位幼童和妇女大手牵小手地走着,像极了那时的我们。

  

  暖阳斜照着这充满生机的屋院,我和大姑沐浴其中,一切静好。那天夜里,我和大姑在欢口老家的院子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她握着我的手,教我掸土,拍平。

  静静地,月光从错综的枝桠缝里透射过来,洒下斑驳的影,也许这就是见证吧。从那以后,我总是看到大姑浇花的背影,暗自痴痴地笑。浅浅的阳光里,花在成长,我也在成长。阳光迷漾,我常在午后慵懒的做着些痴梦。但美好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

  继续观望,那孩子脱了妇人的手,向前奔跑,妇女急切的追。不料此时正有一辆车驶来,司机见状,赶紧踩了刹车。女人紧紧地攥着孩子的手,惊恐未定。激烈的车轮摩擦声再次传入我的耳畔,回忆再次涌来,挥之不去。

  那是格外苦涩的一天。大姑照常在路上骑行,一辆急速奔驰的摩托车将她撞到在地,她当即昏去。这次,我没有抓住她的手……

  

  之后就是在医院了。她在重症监护室里躺了很多日子。我的脑海中总是不时闪烁医院的长廊,幽静的很是可怕。那时,我悄悄地踮起脚尖,透过窗户看到了正在“痴睡”着的大姑,担心不已。终于,十几天后,她醒了,却记不得什么了,只留下了一些残存的记忆。它亦行动不便,口舌痴呆。从那时起,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她变了,不太能认识我了,对我变得格外陌生与冷淡,也不再会握住我的手了,只是整日说着些痴语。自那时起,我也开始在城里上学,因而我们渐行渐远少有交集。

  几年后,她的病情恶化,不再能站起来了,整日瘫在轮椅上,口齿亦更加不清,以至于完全痴呆,真正成为了一个“植物人”。

  那年中秋前夕,我们一家去看望她。院里的老墙已爬满了青苔,添了些岁月的痕迹。我习惯地望向院子的一隅,那花儿早已败了。我转身走进了屋,远远地望着被禁锢在轮椅上的大姑。她只是静默地坐着,眼神放空,似乎在想着什么,似乎又什么都没想。我走到她的身旁,习惯性的拨弄了下发丝。

  

  突然,她非常费劲似的颤了颤那已发僵的手指,嘴里呜咽着什么,我听不清。她死死地盯着我,眼眶了竟含着泪!我一时无措,只是痴痴地握住了她的手。

  我在她的身旁坐了几个小时,我们共同静看窗外“流荡”过的风景。她的轮廓被光影投射到了玻璃上,和窗外的树荫明灭掩映。她呆痴地望着,眼神迷离,时空飘忽。

  我们将要走了,我走出屋门后回头望了望。最后一道微光越过渺茫,刚好映入她的眼眸。不似从前那般痴呆,虽包含沧桑却又澄澈。我们对视着,而我的心却跳的格外的快。我顿了一下,转身离开。

  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她去了,不再饱受身体与精神呆痴的折磨。我想,也许对她而言是一种解脱吧。日暮凉风吹动檐下的那株枯花,有种难以诉说的孤独和渺远。醒与痴,永远地阻隔了我们俩。

  不久,我又回了乡村老家一趟。这次,竟惊奇的发现那花儿又抽了新芽,也许这就是新生吧!

  

  倚着墙壁,舍不得的关拢窗子。夕阳收束了最后一道微光,万籁皆静。或醒或痴,留一段余甘。

  文:李念

  图:来自网络

  我立于屋内,嗒然若失,四下已静。窗外,人声杂沓。推开扇扇窗楣,我痴痴地望。眼下,一位幼童和妇女大手牵小手地走着,像极了那时的我们。

  

  暖阳斜照着这充满生机的屋院,我和大姑沐浴其中,一切静好。那天夜里,我和大姑在欢口老家的院子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她握着我的手,教我掸土,拍平。

  静静地,月光从错综的枝桠缝里透射过来,洒下斑驳的影,也许这就是见证吧。从那以后,我总是看到大姑浇花的背影,暗自痴痴地笑。浅浅的阳光里,花在成长,我也在成长。阳光迷漾,我常在午后慵懒的做着些痴梦。但美好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

  继续观望,那孩子脱了妇人的手,向前奔跑,妇女急切的追。不料此时正有一辆车驶来,司机见状,赶紧踩了刹车。女人紧紧地攥着孩子的手,惊恐未定。激烈的车轮摩擦声再次传入我的耳畔,回忆再次涌来,挥之不去。

  那是格外苦涩的一天。大姑照常在路上骑行,一辆急速奔驰的摩托车将她撞到在地,她当即昏去。这次,我没有抓住她的手……

  

  之后就是在医院了。她在重症监护室里躺了很多日子。我的脑海中总是不时闪烁医院的长廊,幽静的很是可怕。那时,我悄悄地踮起脚尖,透过窗户看到了正在“痴睡”着的大姑,担心不已。终于,十几天后,她醒了,却记不得什么了,只留下了一些残存的记忆。它亦行动不便,口舌痴呆。从那时起,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她变了,不太能认识我了,对我变得格外陌生与冷淡,也不再会握住我的手了,只是整日说着些痴语。自那时起,我也开始在城里上学,因而我们渐行渐远少有交集。

  几年后,她的病情恶化,不再能站起来了,整日瘫在轮椅上,口齿亦更加不清,以至于完全痴呆,真正成为了一个“植物人”。

  那年中秋前夕,我们一家去看望她。院里的老墙已爬满了青苔,添了些岁月的痕迹。我习惯地望向院子的一隅,那花儿早已败了。我转身走进了屋,远远地望着被禁锢在轮椅上的大姑。她只是静默地坐着,眼神放空,似乎在想着什么,似乎又什么都没想。我走到她的身旁,习惯性的拨弄了下发丝。

  

  突然,她非常费劲似的颤了颤那已发僵的手指,嘴里呜咽着什么,我听不清。她死死地盯着我,眼眶了竟含着泪!我一时无措,只是痴痴地握住了她的手。

  我在她的身旁坐了几个小时,我们共同静看窗外“流荡”过的风景。她的轮廓被光影投射到了玻璃上,和窗外的树荫明灭掩映。她呆痴地望着,眼神迷离,时空飘忽。

  我们将要走了,我走出屋门后回头望了望。最后一道微光越过渺茫,刚好映入她的眼眸。不似从前那般痴呆,虽包含沧桑却又澄澈。我们对视着,而我的心却跳的格外的快。我顿了一下,转身离开。

  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她去了,不再饱受身体与精神呆痴的折磨。我想,也许对她而言是一种解脱吧。日暮凉风吹动檐下的那株枯花,有种难以诉说的孤独和渺远。醒与痴,永远地阻隔了我们俩。

  不久,我又回了乡村老家一趟。这次,竟惊奇的发现那花儿又抽了新芽,也许这就是新生吧!

  

  倚着墙壁,舍不得的关拢窗子。夕阳收束了最后一道微光,万籁皆静。或醒或痴,留一段余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