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姜文导演,你都55岁了,还这么顽皮!

  文|书影君

  01

  在中国,有一种电影,叫姜文拍的电影。

  姜文如同一直身处青春期的一个中年人,皮囊油腻但灵魂有趣,他的电影也敢爱敢恨快意恩仇。

  

  在诸多姜文导演的影片中,我最喜欢《鬼子来了》和《让子弹飞》。故事线索清晰流畅,画面剪辑考究出色,对主题的思考深沉厚重,表达了一种与观众沟通的诚意。

  但是,姜文的另一些影片,无论是《太阳照旧升起》,还是《一步之遥》,都闪现着他强烈的个性甚至任性。在色彩斑斓的个人世界中,姜文肆意挥洒自己的才华,以及对这个世界的独特理解。这类影片中充斥着大量晦涩难懂的意境与隐喻,表现出一种“爱懂不懂,爱看不看”的任性。这种任性,既是姜文电影最为独特的优点,也是最为令观众诟病的缺点。

  7月10日晚,姜文新片《邪不压正》首映。这次首映式也充满了姜文独特个性,选在了北京密云古北水镇的长城脚下,露天放映。这个头顶苍天脚踏大地的电影首映式,充满了既现代又传统,既文艺又摇滚的矛盾却令人着迷的气质。

  首映式上名流云集,大腕成堆。正如著名互联网人“和菜头”在他的公众号里所写,“只有姜文,才会让人驱车一百三十公里,花两个小时赶去看一部露天电影。”

  这种态度,既是对姜文导演个人魅力的由衷赞赏,也表明了姜文的电影在中国影坛独特的存在。

  许多名人在首映后对《邪不压正》的点评,更多地将重点放在了赞美姜文身上,而不是影片本身。

  比如张一白导演说,“有一种电影,只有姜文才拍得出来,只要有一颗简单的心,就能跟着他们在屋顶飞翔,去笑,去爽,去嗨。”导演宁浩则评价“特别电影,特别姜文。”

  就连最近很火的崔永元评价影片时,也不忘自嘲,“这部电影,是以我的经历为原型改编的。一个男人为报15年前的大仇在房顶上乱跑,终于让利益集团遭受灭顶之灾。”

  众人一致赞誉,却始终没有明说,这部电影到底好看不好看。

  我没有机会参加首映,就只能等到周末7月13日全国公映,并在第一时间观看了这部许多影迷期待已久的姜文电影。

  02

  影片《邪不压正》根据作家张北海的小说《侠隐》改编而成。大意是讲一个名叫李天然的习武少年,目睹师傅一家被师兄朱潜龙勾结日本人根本一郎害死。之后李天然被迫流亡海外,习得谍报特工技能后,回国复仇的故事。

  

  李天然(彭于晏 饰演)

  影片之所以独特,是因为背景设在1937年日本即将侵华前的北平。在那个特殊历史时期中,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蝼蚁百姓,在北平这座华洋混杂、虎狼环伺的混乱之城,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境况?又遵守着一种什么样的生存法则?

  那个世界,是身处新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年轻人,所无法想象的。

  而越无法想象的世界,就越充满神秘气质。因为有这种充满陌生与复杂的如迷底色作为影片背景,故事便也显得更为符合姜文的独特气质。

  影片《邪不压正》作为姜文导演“北洋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如同《让子弹飞》的风格一样,台词密集如暴风雨,动作利落如斩钉铁,镜像魔幻如太虚境。落雪北平城,屋檐上的英雄身影纵横奔腾,红颜深宅中,乱世女子言谈余韵深沉。这如醉眼看俗世的影片风格,令观众需要调动起全部身心来迎接与感受。

  其实,这部《邪不压正》,可以评价为属于姜文导演迁就市场和观众的一部商业影片。将个人复仇这一粒棋子,放在国家危亡这么一盘大棋局之中,加之明星、复仇、阴谋、美色、暴力、国仇家恨等等商业片元素一应俱全,可以说观众有足够的期待与想象空间。

  但是,它的缺点也过于明显。最最要命的,就是姜文扮演的前朝武举人蓝青峰,在影片中所作所为,缺乏明确合理的逻辑动机。一会儿帮李天然,一会儿帮他的仇人朱潜龙及根本一郎,我始终看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最后他对李天然说这是一个他布了20年的局,谜底也以掩护了抗日的张将军这么一个单一事件而告终。

  这么一个风声大雨点小的结局,看得我怎么蒙圈了呢?

  另外,影片中李天然以协和医院医生的身份为掩护,秘密潜回北平执行复仇。但他每次出门,却总是在延绵起伏的宅院屋檐房顶上蹿下跳,就连骑着自行车都像是在房檐上玩极限单车。因为此类镜头如此之多,让我疑惑一个复仇的孩子需要这么高调出行吗?

  03

  不同于其他中国导演的是,姜文的影片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会掩盖掉故事本身的味道。比如这部影片只保留了原著小说《侠隐》的基本人物设定和故事梗概,其余的基本与原著无关。而原著小说,更多地在事无巨细不厌其烦地描述老北平城的风土人情、细枝末节,表达了一种对老北平城消逝而去的哀婉之情。

  朱潜龙(廖凡 饰演)

  看姜文的电影,就如同和一个顽皮的熊孩子相处,他总是跟你一本正经地瞎掰!他一脸严肃地跟你说件事,当你认真去听时,他却恶作剧似得哈哈大笑起来,令你无奈又尴尬。而当你以轻松玩乐的方式和他聊天时,他却又在嬉皮笑脸中,突然地抛给你一个沉重悠长的话题,打你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姜文的电影很不好评价,因为光芒太刺眼、色彩太绚烂、个性太过鲜明,反而冲淡了故事的表现作用。或者说,姜文的影迷又何曾在乎是否会看到一个完整精彩的故事?

  观看姜文的影片,就如同在健身房的疯狂动感单车室里锻炼的感觉。空间密闭、学员头戴耳机,在教练热血沸腾的带领下,和着动感电音的节奏,人们疯狂踩动单车。在大汗淋漓、气喘嘘嘘中肆意挥洒男性荷尔蒙,寻找身心的快感与激情。

  至于歌词唱得是什么,表达了作者的一种什么心情,又有谁会在乎呢?

  04

  姜文的电影中,对待女性的视角最为独特,女性角色无论身份高低贵贱,但都自带光芒。这种拍摄视角,是一种混合着崇拜、着迷和依恋的结合体。

  无论是《阳关灿烂的日子》里少年马小军看到女青年米兰时的迷恋,还是《让子弹飞》中土匪张麻子对待妓女花姐的着迷,抑或这部《邪不压正》中李天然对于裁缝关巧红的崇拜,无一不代表姜文自身对于优秀女性的一种憧憬与仰视。

  裁缝关巧红(周韵 饰演)

  正如在首映礼上姜文所说,自己愿意仰视女性,“我从第一个电影开始都是把女性拍成神,这是我的理想”

  在一个充满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世界里,在一个充满奶油小生和整容美女的世界里,在一个充满谎言和欺诈的世界里,姜文如同一只荷尔蒙依旧充盈的老兽,独特且傲然地立于世间,在他的电影中横冲直撞,肆意妄为。无论观众对他的电影懂或不懂,喜欢或不喜欢,但都会感受到姜文这种独特且迷人的气场,并为之感动。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但有些人永远长不大,也不想长大。

  对于我们这些坠入俗世泥潭并自得其乐的庸众来说,姜文代表着我们逝去的青春与真诚,直率与坚强。他如同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不会与精致的利己主义为伍,永远保持对这个世界的警醒与愤怒。

  蓝青峰(姜文 饰演)

  姜文1963年生人,今年已经55岁了,本已到知天命的年纪。但在他的影片中,你看到的姜文,依旧是一个一脸坏笑的熊孩子,歪嘴斜眼地看着你,并将他对人生的独特感悟,裹在顽皮的电影雪球之中,向你扔了过来。观众被砸了一个满脸花,却感受到了痛快与肆意!

  这,就是姜文电影最为独特的魅力!

  96

  书影斑斓的简书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4

  

  字数 2722

  文|书影君

  01

  在中国,有一种电影,叫姜文拍的电影。

  姜文如同一直身处青春期的一个中年人,皮囊油腻但灵魂有趣,他的电影也敢爱敢恨快意恩仇。

  

  在诸多姜文导演的影片中,我最喜欢《鬼子来了》和《让子弹飞》。故事线索清晰流畅,画面剪辑考究出色,对主题的思考深沉厚重,表达了一种与观众沟通的诚意。

  但是,姜文的另一些影片,无论是《太阳照旧升起》,还是《一步之遥》,都闪现着他强烈的个性甚至任性。在色彩斑斓的个人世界中,姜文肆意挥洒自己的才华,以及对这个世界的独特理解。这类影片中充斥着大量晦涩难懂的意境与隐喻,表现出一种“爱懂不懂,爱看不看”的任性。这种任性,既是姜文电影最为独特的优点,也是最为令观众诟病的缺点。

  7月10日晚,姜文新片《邪不压正》首映。这次首映式也充满了姜文独特个性,选在了北京密云古北水镇的长城脚下,露天放映。这个头顶苍天脚踏大地的电影首映式,充满了既现代又传统,既文艺又摇滚的矛盾却令人着迷的气质。

  首映式上名流云集,大腕成堆。正如著名互联网人“和菜头”在他的公众号里所写,“只有姜文,才会让人驱车一百三十公里,花两个小时赶去看一部露天电影。”

  这种态度,既是对姜文导演个人魅力的由衷赞赏,也表明了姜文的电影在中国影坛独特的存在。

  许多名人在首映后对《邪不压正》的点评,更多地将重点放在了赞美姜文身上,而不是影片本身。

  比如张一白导演说,“有一种电影,只有姜文才拍得出来,只要有一颗简单的心,就能跟着他们在屋顶飞翔,去笑,去爽,去嗨。”导演宁浩则评价“特别电影,特别姜文。”

  就连最近很火的崔永元评价影片时,也不忘自嘲,“这部电影,是以我的经历为原型改编的。一个男人为报15年前的大仇在房顶上乱跑,终于让利益集团遭受灭顶之灾。”

  众人一致赞誉,却始终没有明说,这部电影到底好看不好看。

  我没有机会参加首映,就只能等到周末7月13日全国公映,并在第一时间观看了这部许多影迷期待已久的姜文电影。

  02

  影片《邪不压正》根据作家张北海的小说《侠隐》改编而成。大意是讲一个名叫李天然的习武少年,目睹师傅一家被师兄朱潜龙勾结日本人根本一郎害死。之后李天然被迫流亡海外,习得谍报特工技能后,回国复仇的故事。

  

  李天然(彭于晏 饰演)

  影片之所以独特,是因为背景设在1937年日本即将侵华前的北平。在那个特殊历史时期中,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蝼蚁百姓,在北平这座华洋混杂、虎狼环伺的混乱之城,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境况?又遵守着一种什么样的生存法则?

  那个世界,是身处新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年轻人,所无法想象的。

  而越无法想象的世界,就越充满神秘气质。因为有这种充满陌生与复杂的如迷底色作为影片背景,故事便也显得更为符合姜文的独特气质。

  影片《邪不压正》作为姜文导演“北洋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如同《让子弹飞》的风格一样,台词密集如暴风雨,动作利落如斩钉铁,镜像魔幻如太虚境。落雪北平城,屋檐上的英雄身影纵横奔腾,红颜深宅中,乱世女子言谈余韵深沉。这如醉眼看俗世的影片风格,令观众需要调动起全部身心来迎接与感受。

  其实,这部《邪不压正》,可以评价为属于姜文导演迁就市场和观众的一部商业影片。将个人复仇这一粒棋子,放在国家危亡这么一盘大棋局之中,加之明星、复仇、阴谋、美色、暴力、国仇家恨等等商业片元素一应俱全,可以说观众有足够的期待与想象空间。

  但是,它的缺点也过于明显。最最要命的,就是姜文扮演的前朝武举人蓝青峰,在影片中所作所为,缺乏明确合理的逻辑动机。一会儿帮李天然,一会儿帮他的仇人朱潜龙及根本一郎,我始终看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最后他对李天然说这是一个他布了20年的局,谜底也以掩护了抗日的张将军这么一个单一事件而告终。

  这么一个风声大雨点小的结局,看得我怎么蒙圈了呢?

  另外,影片中李天然以协和医院医生的身份为掩护,秘密潜回北平执行复仇。但他每次出门,却总是在延绵起伏的宅院屋檐房顶上蹿下跳,就连骑着自行车都像是在房檐上玩极限单车。因为此类镜头如此之多,让我疑惑一个复仇的孩子需要这么高调出行吗?

  03

  不同于其他中国导演的是,姜文的影片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会掩盖掉故事本身的味道。比如这部影片只保留了原著小说《侠隐》的基本人物设定和故事梗概,其余的基本与原著无关。而原著小说,更多地在事无巨细不厌其烦地描述老北平城的风土人情、细枝末节,表达了一种对老北平城消逝而去的哀婉之情。

  朱潜龙(廖凡 饰演)

  看姜文的电影,就如同和一个顽皮的熊孩子相处,他总是跟你一本正经地瞎掰!他一脸严肃地跟你说件事,当你认真去听时,他却恶作剧似得哈哈大笑起来,令你无奈又尴尬。而当你以轻松玩乐的方式和他聊天时,他却又在嬉皮笑脸中,突然地抛给你一个沉重悠长的话题,打你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姜文的电影很不好评价,因为光芒太刺眼、色彩太绚烂、个性太过鲜明,反而冲淡了故事的表现作用。或者说,姜文的影迷又何曾在乎是否会看到一个完整精彩的故事?

  观看姜文的影片,就如同在健身房的疯狂动感单车室里锻炼的感觉。空间密闭、学员头戴耳机,在教练热血沸腾的带领下,和着动感电音的节奏,人们疯狂踩动单车。在大汗淋漓、气喘嘘嘘中肆意挥洒男性荷尔蒙,寻找身心的快感与激情。

  至于歌词唱得是什么,表达了作者的一种什么心情,又有谁会在乎呢?

  04

  姜文的电影中,对待女性的视角最为独特,女性角色无论身份高低贵贱,但都自带光芒。这种拍摄视角,是一种混合着崇拜、着迷和依恋的结合体。

  无论是《阳关灿烂的日子》里少年马小军看到女青年米兰时的迷恋,还是《让子弹飞》中土匪张麻子对待妓女花姐的着迷,抑或这部《邪不压正》中李天然对于裁缝关巧红的崇拜,无一不代表姜文自身对于优秀女性的一种憧憬与仰视。

  裁缝关巧红(周韵 饰演)

  正如在首映礼上姜文所说,自己愿意仰视女性,“我从第一个电影开始都是把女性拍成神,这是我的理想”

  在一个充满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世界里,在一个充满奶油小生和整容美女的世界里,在一个充满谎言和欺诈的世界里,姜文如同一只荷尔蒙依旧充盈的老兽,独特且傲然地立于世间,在他的电影中横冲直撞,肆意妄为。无论观众对他的电影懂或不懂,喜欢或不喜欢,但都会感受到姜文这种独特且迷人的气场,并为之感动。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但有些人永远长不大,也不想长大。

  对于我们这些坠入俗世泥潭并自得其乐的庸众来说,姜文代表着我们逝去的青春与真诚,直率与坚强。他如同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不会与精致的利己主义为伍,永远保持对这个世界的警醒与愤怒。

  蓝青峰(姜文 饰演)

  姜文1963年生人,今年已经55岁了,本已到知天命的年纪。但在他的影片中,你看到的姜文,依旧是一个一脸坏笑的熊孩子,歪嘴斜眼地看着你,并将他对人生的独特感悟,裹在顽皮的电影雪球之中,向你扔了过来。观众被砸了一个满脸花,却感受到了痛快与肆意!

  这,就是姜文电影最为独特的魅力!

  文|书影君

  01

  在中国,有一种电影,叫姜文拍的电影。

  姜文如同一直身处青春期的一个中年人,皮囊油腻但灵魂有趣,他的电影也敢爱敢恨快意恩仇。

  

  在诸多姜文导演的影片中,我最喜欢《鬼子来了》和《让子弹飞》。故事线索清晰流畅,画面剪辑考究出色,对主题的思考深沉厚重,表达了一种与观众沟通的诚意。

  但是,姜文的另一些影片,无论是《太阳照旧升起》,还是《一步之遥》,都闪现着他强烈的个性甚至任性。在色彩斑斓的个人世界中,姜文肆意挥洒自己的才华,以及对这个世界的独特理解。这类影片中充斥着大量晦涩难懂的意境与隐喻,表现出一种“爱懂不懂,爱看不看”的任性。这种任性,既是姜文电影最为独特的优点,也是最为令观众诟病的缺点。

  7月10日晚,姜文新片《邪不压正》首映。这次首映式也充满了姜文独特个性,选在了北京密云古北水镇的长城脚下,露天放映。这个头顶苍天脚踏大地的电影首映式,充满了既现代又传统,既文艺又摇滚的矛盾却令人着迷的气质。

  首映式上名流云集,大腕成堆。正如著名互联网人“和菜头”在他的公众号里所写,“只有姜文,才会让人驱车一百三十公里,花两个小时赶去看一部露天电影。”

  这种态度,既是对姜文导演个人魅力的由衷赞赏,也表明了姜文的电影在中国影坛独特的存在。

  许多名人在首映后对《邪不压正》的点评,更多地将重点放在了赞美姜文身上,而不是影片本身。

  比如张一白导演说,“有一种电影,只有姜文才拍得出来,只要有一颗简单的心,就能跟着他们在屋顶飞翔,去笑,去爽,去嗨。”导演宁浩则评价“特别电影,特别姜文。”

  就连最近很火的崔永元评价影片时,也不忘自嘲,“这部电影,是以我的经历为原型改编的。一个男人为报15年前的大仇在房顶上乱跑,终于让利益集团遭受灭顶之灾。”

  众人一致赞誉,却始终没有明说,这部电影到底好看不好看。

  我没有机会参加首映,就只能等到周末7月13日全国公映,并在第一时间观看了这部许多影迷期待已久的姜文电影。

  02

  影片《邪不压正》根据作家张北海的小说《侠隐》改编而成。大意是讲一个名叫李天然的习武少年,目睹师傅一家被师兄朱潜龙勾结日本人根本一郎害死。之后李天然被迫流亡海外,习得谍报特工技能后,回国复仇的故事。

  

  李天然(彭于晏 饰演)

  影片之所以独特,是因为背景设在1937年日本即将侵华前的北平。在那个特殊历史时期中,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蝼蚁百姓,在北平这座华洋混杂、虎狼环伺的混乱之城,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境况?又遵守着一种什么样的生存法则?

  那个世界,是身处新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年轻人,所无法想象的。

  而越无法想象的世界,就越充满神秘气质。因为有这种充满陌生与复杂的如迷底色作为影片背景,故事便也显得更为符合姜文的独特气质。

  影片《邪不压正》作为姜文导演“北洋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如同《让子弹飞》的风格一样,台词密集如暴风雨,动作利落如斩钉铁,镜像魔幻如太虚境。落雪北平城,屋檐上的英雄身影纵横奔腾,红颜深宅中,乱世女子言谈余韵深沉。这如醉眼看俗世的影片风格,令观众需要调动起全部身心来迎接与感受。

  其实,这部《邪不压正》,可以评价为属于姜文导演迁就市场和观众的一部商业影片。将个人复仇这一粒棋子,放在国家危亡这么一盘大棋局之中,加之明星、复仇、阴谋、美色、暴力、国仇家恨等等商业片元素一应俱全,可以说观众有足够的期待与想象空间。

  但是,它的缺点也过于明显。最最要命的,就是姜文扮演的前朝武举人蓝青峰,在影片中所作所为,缺乏明确合理的逻辑动机。一会儿帮李天然,一会儿帮他的仇人朱潜龙及根本一郎,我始终看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最后他对李天然说这是一个他布了20年的局,谜底也以掩护了抗日的张将军这么一个单一事件而告终。

  这么一个风声大雨点小的结局,看得我怎么蒙圈了呢?

  另外,影片中李天然以协和医院医生的身份为掩护,秘密潜回北平执行复仇。但他每次出门,却总是在延绵起伏的宅院屋檐房顶上蹿下跳,就连骑着自行车都像是在房檐上玩极限单车。因为此类镜头如此之多,让我疑惑一个复仇的孩子需要这么高调出行吗?

  03

  不同于其他中国导演的是,姜文的影片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会掩盖掉故事本身的味道。比如这部影片只保留了原著小说《侠隐》的基本人物设定和故事梗概,其余的基本与原著无关。而原著小说,更多地在事无巨细不厌其烦地描述老北平城的风土人情、细枝末节,表达了一种对老北平城消逝而去的哀婉之情。

  朱潜龙(廖凡 饰演)

  看姜文的电影,就如同和一个顽皮的熊孩子相处,他总是跟你一本正经地瞎掰!他一脸严肃地跟你说件事,当你认真去听时,他却恶作剧似得哈哈大笑起来,令你无奈又尴尬。而当你以轻松玩乐的方式和他聊天时,他却又在嬉皮笑脸中,突然地抛给你一个沉重悠长的话题,打你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姜文的电影很不好评价,因为光芒太刺眼、色彩太绚烂、个性太过鲜明,反而冲淡了故事的表现作用。或者说,姜文的影迷又何曾在乎是否会看到一个完整精彩的故事?

  观看姜文的影片,就如同在健身房的疯狂动感单车室里锻炼的感觉。空间密闭、学员头戴耳机,在教练热血沸腾的带领下,和着动感电音的节奏,人们疯狂踩动单车。在大汗淋漓、气喘嘘嘘中肆意挥洒男性荷尔蒙,寻找身心的快感与激情。

  至于歌词唱得是什么,表达了作者的一种什么心情,又有谁会在乎呢?

  04

  姜文的电影中,对待女性的视角最为独特,女性角色无论身份高低贵贱,但都自带光芒。这种拍摄视角,是一种混合着崇拜、着迷和依恋的结合体。

  无论是《阳关灿烂的日子》里少年马小军看到女青年米兰时的迷恋,还是《让子弹飞》中土匪张麻子对待妓女花姐的着迷,抑或这部《邪不压正》中李天然对于裁缝关巧红的崇拜,无一不代表姜文自身对于优秀女性的一种憧憬与仰视。

  裁缝关巧红(周韵 饰演)

  正如在首映礼上姜文所说,自己愿意仰视女性,“我从第一个电影开始都是把女性拍成神,这是我的理想”

  在一个充满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世界里,在一个充满奶油小生和整容美女的世界里,在一个充满谎言和欺诈的世界里,姜文如同一只荷尔蒙依旧充盈的老兽,独特且傲然地立于世间,在他的电影中横冲直撞,肆意妄为。无论观众对他的电影懂或不懂,喜欢或不喜欢,但都会感受到姜文这种独特且迷人的气场,并为之感动。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但有些人永远长不大,也不想长大。

  对于我们这些坠入俗世泥潭并自得其乐的庸众来说,姜文代表着我们逝去的青春与真诚,直率与坚强。他如同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不会与精致的利己主义为伍,永远保持对这个世界的警醒与愤怒。

  蓝青峰(姜文 饰演)

  姜文1963年生人,今年已经55岁了,本已到知天命的年纪。但在他的影片中,你看到的姜文,依旧是一个一脸坏笑的熊孩子,歪嘴斜眼地看着你,并将他对人生的独特感悟,裹在顽皮的电影雪球之中,向你扔了过来。观众被砸了一个满脸花,却感受到了痛快与肆意!

  这,就是姜文电影最为独特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