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大理的遇见

  

  图片发自简书App

  行走在大理古城的遇见

  文:我是素颜

  坐在大理火车站出口左边荫凉处的椅子上,等家姐从昆明过来汇合。旁边有一对年过三十的夫妻落座。穿着白色纱群的妻子掐丈夫的后脖,连在一起的椅子跟着颠箥。以为小夫妻在开玩笑,扭头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妻子是真生气,恶狠狠地咒骂着,用手打丈夫的脸,又一只伸到丈夫嘴边,使劲往她那边扳着。五大三粗的丈夫起身躲到了旁边,远远逃离了。

  一个十几岁肥胖的女孩和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是他们的小孩,坐在前排各自玩着手机。我注意到妻子哭了,不时擦擦鼻子。

  一直目送丈夫出去租车,后来打来电话,妻子带孩子们拖着行李箱离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好几位作家大咖的文字当中,都读到过同样的话,意思是一个好的小说家要学会观察生活中的细节,而不要急着去下结论。村上春树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也谈到在动笔之前观察是最重要的,同时要非常认真的去观察。过程中,还要不断的思考琢磨。就是不要下结论。

  看来我离小说家的梦远了些,学会了用眼去看,却时刻想为看到的事与人下个定语,好似看到了事实真相一般,是好是坏,一定要有个总结性发言。

  嘘!别再想原委,用心看就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前面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尽落眼底。前面一排坐着两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两人头挤在一起,正在欣赏右边长发女孩的单人照片。

  几十张照片,一张张滑过。急得我直想跳墙,这是什么坑美女的摄影师啊,每一张女孩都在居中的位置,稍有俯拍的视觉,把好好一个美女拍成了短粗腿的矮胖子。不仅矮胖,每一张都像是鬼片里的幽灵,头发要么把脸全遮了,要么乱蓬蓬地遮上一半,几乎没有一张能看上眼的。

  估计是爱女友心切的男朋友照的,打击一下女友自信心。你都长这样了,也只配我这只赖蛤蟆了。出门旅游可不能带这样的摄影师,把美景和美人都耽误了,坑太深。

  等两女孩到站下车,猛然惊觉像片里这个女孩还真是个小粗腿,身高一米五不到。噢,照片还算写实!看来是个实在人。没有艺术拔高。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拉着沉沉的行李箱行走在古城,寻找着经济实惠的标间。有以前长住的经验,家姐找到了“懒人回家”客栈。果然应景,胖胖的带点结巴的店主不在,打理生意的是个有点话多的胖男孩,戴着一幅方框眼镜,绕舌话痨,好相处。

  每次进门出门,他坐在一个角落里,戴着耳机玩着手机,主动招呼一声:出去呀?回来了。他的模样让我想到了睡在阳光照耀下的沙发上,慵懒的猫,听到有脚步声,睁开眼瞅来人一眼。见人畜无害,又迅速进入假寐状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古城夜市比白天还要热闹。酒吧在晕黄的灯光中开始复活,歌手们唱着自由的歌谣,大多是热闹激烈的。在这鼎沸的夜生活里,居然发现了传说中“大冰的小屋”,一切就在不经意间就遇到了。

  买过大冰的四本书《你坏》《我不》《好吗好的》《阿弥陀佛么么哒》,还有贪污《乖,摸摸头》,对大冰书里“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的洒脱生活充满了向往。他用坏男孩的口吻讲述江湖故事,一个个原本平凡的面孔都被演绎成为一个个传奇、神话,真情故事特感人。

  在西安时就特别想去“大冰的小屋”探秘,实在时有年龄差,四十出头的又老又丑的女人去酒吧,想艳遇也轮不着啊。想买醉也不像啊。想追星,明知道人家明星本人四处飘泊,很少呆在小屋,更何况也拒绝和追星者合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想归想,从未实施。没想到,居然在大理偶遇了。小屋外面坐着几位男士,也就凡如路人的样子,保不齐其中某位就是大冰某一本书中某一篇文章的男主,身上曾发生过惊天动地的故事。而小屋对面的“火塘”,也想起来了,店主是个讲义气的老兵,有一位厉害的老婆,还有一个贼淘的儿子,养着个女儿好像做了大冰的干闺女了。

  透过窄窄的门朝里望去,窄窄的一间小房,歌手和观众几乎没距离,直接面对面,差不多要脸贴脸了。观众坐三四排的长溜,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排排坐,热热闹闹亲亲呼呼地挤坐在一起。

  一瓶酒四十元,想呆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又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往里走,不忘问一句:能坐下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能!守门的男孩回答。伸头往里时粗略看了一下,里面的人,三四十个足有,小盘算一下,这收入不错,难怪一个歌手可以月赚万儿八千的。

  在小屋门口小停留片刻,心满意足地离开。心里有也不过如此的释怀。门口的那些可能是书中主角的人,与步行街上的陌生面孔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只能体味到的是文字故事,是当下看到真情故事的感动,与某一张面孔无关。

  继续前行,一路,还有好多好多的遇见,等日后细细道来。

  

  我是素颜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4

  2019.08.18 07:48*

  字数 1749

  

  图片发自简书App

  行走在大理古城的遇见

  文:我是素颜

  坐在大理火车站出口左边荫凉处的椅子上,等家姐从昆明过来汇合。旁边有一对年过三十的夫妻落座。穿着白色纱群的妻子掐丈夫的后脖,连在一起的椅子跟着颠箥。以为小夫妻在开玩笑,扭头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妻子是真生气,恶狠狠地咒骂着,用手打丈夫的脸,又一只伸到丈夫嘴边,使劲往她那边扳着。五大三粗的丈夫起身躲到了旁边,远远逃离了。

  一个十几岁肥胖的女孩和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是他们的小孩,坐在前排各自玩着手机。我注意到妻子哭了,不时擦擦鼻子。

  一直目送丈夫出去租车,后来打来电话,妻子带孩子们拖着行李箱离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好几位作家大咖的文字当中,都读到过同样的话,意思是一个好的小说家要学会观察生活中的细节,而不要急着去下结论。村上春树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也谈到在动笔之前观察是最重要的,同时要非常认真的去观察。过程中,还要不断的思考琢磨。就是不要下结论。

  看来我离小说家的梦远了些,学会了用眼去看,却时刻想为看到的事与人下个定语,好似看到了事实真相一般,是好是坏,一定要有个总结性发言。

  嘘!别再想原委,用心看就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前面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尽落眼底。前面一排坐着两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两人头挤在一起,正在欣赏右边长发女孩的单人照片。

  几十张照片,一张张滑过。急得我直想跳墙,这是什么坑美女的摄影师啊,每一张女孩都在居中的位置,稍有俯拍的视觉,把好好一个美女拍成了短粗腿的矮胖子。不仅矮胖,每一张都像是鬼片里的幽灵,头发要么把脸全遮了,要么乱蓬蓬地遮上一半,几乎没有一张能看上眼的。

  估计是爱女友心切的男朋友照的,打击一下女友自信心。你都长这样了,也只配我这只赖蛤蟆了。出门旅游可不能带这样的摄影师,把美景和美人都耽误了,坑太深。

  等两女孩到站下车,猛然惊觉像片里这个女孩还真是个小粗腿,身高一米五不到。噢,照片还算写实!看来是个实在人。没有艺术拔高。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拉着沉沉的行李箱行走在古城,寻找着经济实惠的标间。有以前长住的经验,家姐找到了“懒人回家”客栈。果然应景,胖胖的带点结巴的店主不在,打理生意的是个有点话多的胖男孩,戴着一幅方框眼镜,绕舌话痨,好相处。

  每次进门出门,他坐在一个角落里,戴着耳机玩着手机,主动招呼一声:出去呀?回来了。他的模样让我想到了睡在阳光照耀下的沙发上,慵懒的猫,听到有脚步声,睁开眼瞅来人一眼。见人畜无害,又迅速进入假寐状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古城夜市比白天还要热闹。酒吧在晕黄的灯光中开始复活,歌手们唱着自由的歌谣,大多是热闹激烈的。在这鼎沸的夜生活里,居然发现了传说中“大冰的小屋”,一切就在不经意间就遇到了。

  买过大冰的四本书《你坏》《我不》《好吗好的》《阿弥陀佛么么哒》,还有贪污《乖,摸摸头》,对大冰书里“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的洒脱生活充满了向往。他用坏男孩的口吻讲述江湖故事,一个个原本平凡的面孔都被演绎成为一个个传奇、神话,真情故事特感人。

  在西安时就特别想去“大冰的小屋”探秘,实在时有年龄差,四十出头的又老又丑的女人去酒吧,想艳遇也轮不着啊。想买醉也不像啊。想追星,明知道人家明星本人四处飘泊,很少呆在小屋,更何况也拒绝和追星者合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想归想,从未实施。没想到,居然在大理偶遇了。小屋外面坐着几位男士,也就凡如路人的样子,保不齐其中某位就是大冰某一本书中某一篇文章的男主,身上曾发生过惊天动地的故事。而小屋对面的“火塘”,也想起来了,店主是个讲义气的老兵,有一位厉害的老婆,还有一个贼淘的儿子,养着个女儿好像做了大冰的干闺女了。

  透过窄窄的门朝里望去,窄窄的一间小房,歌手和观众几乎没距离,直接面对面,差不多要脸贴脸了。观众坐三四排的长溜,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排排坐,热热闹闹亲亲呼呼地挤坐在一起。

  一瓶酒四十元,想呆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又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往里走,不忘问一句:能坐下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能!守门的男孩回答。伸头往里时粗略看了一下,里面的人,三四十个足有,小盘算一下,这收入不错,难怪一个歌手可以月赚万儿八千的。

  在小屋门口小停留片刻,心满意足地离开。心里有也不过如此的释怀。门口的那些可能是书中主角的人,与步行街上的陌生面孔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只能体味到的是文字故事,是当下看到真情故事的感动,与某一张面孔无关。

  继续前行,一路,还有好多好多的遇见,等日后细细道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行走在大理古城的遇见

  文:我是素颜

  坐在大理火车站出口左边荫凉处的椅子上,等家姐从昆明过来汇合。旁边有一对年过三十的夫妻落座。穿着白色纱群的妻子掐丈夫的后脖,连在一起的椅子跟着颠箥。以为小夫妻在开玩笑,扭头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妻子是真生气,恶狠狠地咒骂着,用手打丈夫的脸,又一只伸到丈夫嘴边,使劲往她那边扳着。五大三粗的丈夫起身躲到了旁边,远远逃离了。

  一个十几岁肥胖的女孩和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是他们的小孩,坐在前排各自玩着手机。我注意到妻子哭了,不时擦擦鼻子。

  一直目送丈夫出去租车,后来打来电话,妻子带孩子们拖着行李箱离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好几位作家大咖的文字当中,都读到过同样的话,意思是一个好的小说家要学会观察生活中的细节,而不要急着去下结论。村上春树在《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也谈到在动笔之前观察是最重要的,同时要非常认真的去观察。过程中,还要不断的思考琢磨。就是不要下结论。

  看来我离小说家的梦远了些,学会了用眼去看,却时刻想为看到的事与人下个定语,好似看到了事实真相一般,是好是坏,一定要有个总结性发言。

  嘘!别再想原委,用心看就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前面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尽落眼底。前面一排坐着两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两人头挤在一起,正在欣赏右边长发女孩的单人照片。

  几十张照片,一张张滑过。急得我直想跳墙,这是什么坑美女的摄影师啊,每一张女孩都在居中的位置,稍有俯拍的视觉,把好好一个美女拍成了短粗腿的矮胖子。不仅矮胖,每一张都像是鬼片里的幽灵,头发要么把脸全遮了,要么乱蓬蓬地遮上一半,几乎没有一张能看上眼的。

  估计是爱女友心切的男朋友照的,打击一下女友自信心。你都长这样了,也只配我这只赖蛤蟆了。出门旅游可不能带这样的摄影师,把美景和美人都耽误了,坑太深。

  等两女孩到站下车,猛然惊觉像片里这个女孩还真是个小粗腿,身高一米五不到。噢,照片还算写实!看来是个实在人。没有艺术拔高。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拉着沉沉的行李箱行走在古城,寻找着经济实惠的标间。有以前长住的经验,家姐找到了“懒人回家”客栈。果然应景,胖胖的带点结巴的店主不在,打理生意的是个有点话多的胖男孩,戴着一幅方框眼镜,绕舌话痨,好相处。

  每次进门出门,他坐在一个角落里,戴着耳机玩着手机,主动招呼一声:出去呀?回来了。他的模样让我想到了睡在阳光照耀下的沙发上,慵懒的猫,听到有脚步声,睁开眼瞅来人一眼。见人畜无害,又迅速进入假寐状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古城夜市比白天还要热闹。酒吧在晕黄的灯光中开始复活,歌手们唱着自由的歌谣,大多是热闹激烈的。在这鼎沸的夜生活里,居然发现了传说中“大冰的小屋”,一切就在不经意间就遇到了。

  买过大冰的四本书《你坏》《我不》《好吗好的》《阿弥陀佛么么哒》,还有贪污《乖,摸摸头》,对大冰书里“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的洒脱生活充满了向往。他用坏男孩的口吻讲述江湖故事,一个个原本平凡的面孔都被演绎成为一个个传奇、神话,真情故事特感人。

  在西安时就特别想去“大冰的小屋”探秘,实在时有年龄差,四十出头的又老又丑的女人去酒吧,想艳遇也轮不着啊。想买醉也不像啊。想追星,明知道人家明星本人四处飘泊,很少呆在小屋,更何况也拒绝和追星者合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想归想,从未实施。没想到,居然在大理偶遇了。小屋外面坐着几位男士,也就凡如路人的样子,保不齐其中某位就是大冰某一本书中某一篇文章的男主,身上曾发生过惊天动地的故事。而小屋对面的“火塘”,也想起来了,店主是个讲义气的老兵,有一位厉害的老婆,还有一个贼淘的儿子,养着个女儿好像做了大冰的干闺女了。

  透过窄窄的门朝里望去,窄窄的一间小房,歌手和观众几乎没距离,直接面对面,差不多要脸贴脸了。观众坐三四排的长溜,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排排坐,热热闹闹亲亲呼呼地挤坐在一起。

  一瓶酒四十元,想呆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又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往里走,不忘问一句:能坐下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能!守门的男孩回答。伸头往里时粗略看了一下,里面的人,三四十个足有,小盘算一下,这收入不错,难怪一个歌手可以月赚万儿八千的。

  在小屋门口小停留片刻,心满意足地离开。心里有也不过如此的释怀。门口的那些可能是书中主角的人,与步行街上的陌生面孔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只能体味到的是文字故事,是当下看到真情故事的感动,与某一张面孔无关。

  继续前行,一路,还有好多好多的遇见,等日后细细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