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向北(上篇)——余姚老番薯旅行团

  2019-08-19 06:17:59 囡囡旅游

  学生时代已远去,但青春总会留下那么几个人影响你的一生,而我比较幸运,留下了一撮人,这撮人都来自我们高中三班。

  上学时,从不循规蹈矩,如今我们依旧放荡不羁,组队至今,去过了不少地方,每年夏天,相约出行,暂时忘记城市里的房价,身体和心灵一起出发。

  由于工作家庭的限制,团队成员和人数并不固定,平时放在通讯录,需时随时翻牌子。旅行4个人的配置是最适合不过的,无论吃饭、住宿、开车、打牌,资源都能分配的恰到好处,多一个坐车嫌挤,少一个拼不了双扣。

  

  关于队名:我说叫“葬爱家族”,有青春的印记,但遭到队员们的一致反对,后来在穿越祁连山脉时看见草原上的一滩滩牛粪,不知哪里来了灵感,不如叫“老番薯家族”,这个名字到挺合大家胃口,于是决定在没有想出更帅气的队名前,暂时就叫“余姚老番薯旅行团”。

  

  对大西北的印象,主要来自音乐,来自影像,来自人们叙述。它荒凉、粗犷、一望无垠,干净、纯粹、野蛮生长,一切都在勾引着我们的热情与好奇心,于是又多了一个装逼的故事。

  出发前,我们做了比较详尽的攻略,也提前做了不少准备,虽然选择的线路线相对成熟,但途中需要穿越柴达木盆一段500多公里的无人区,翻越海拔最高处达4300米的祁连山脉,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好在一切还算顺利。行程共计8天,自驾近3000公里,全程辛苦但也充满惊喜和欢乐,旅途中的经验与感受在此与大家分享:

  

  第一天: 出发西宁

  带着小兴奋,四人相约余姚出发前往萧山机场,目的地西宁,但中途要在西安转机,到西安已是晚上11点半,第二天6点40再飞西宁,还有4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吃完路边夜宵之后,便抓紧时间去机场酒店休息了。

  西宁是本次自驾游整个环线的起点和终点,来去的行程一定要提前定下来,不然途中的酒店及敦煌的门票也无法预订,暑期是大西北旅行的高峰,我们提前一个月订票却也始料不及,没有选到最理想的方式,导致后面的行程稍显紧凑,在综合了时间、舒适度、费用等因素下最终选了这个出行方案。

  第二天: 开启征程

  天还没亮就赶飞机,好在航班都还准时,一下飞机便直奔机场取车点(我们租了一辆新科鲁兹作为座驾,一路上兢兢业业没掉链子。)到了市区,吃了早饭,逛了超市,还买了两个氧气罐以备不时,就开启了征程,前往第一站塔尔寺

  

  

  塔尔寺,著名的藏传佛教寺庙,也是整个青海省藏传佛教中的第一大寺院,是中国西北地区藏传佛教的活动中心和黄教的圣地,历代享有盛名,整座寺庙依山而建,蜿蜒逶迤、气势磅礴。走进寺庙,古树参天,佛塔林立,壮丽非凡。

  本想安静的真切的感受一下藏传佛教文化,用心体验安详静谧的佛教圣地,奈何游客实在太多,估计也难容下我这寂寞的心灵。参观完后,出发下一站。

  

  

  从塔尔寺出来,我们向青海湖前进,途中必须先翻越海拔3820米拉脊山,可能是刚到西宁还没有适应,队长翁老师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头疼耳鸣,嘴唇发麻,第一罐氧气瓶就这么派上了用场。平时天天足球游泳,身体素质最好的翁神一下变成了翁鸡,让我们对后面的行程感到了一丝担忧。

  由于拉脊山不是旅游景点,一般旅游车不停靠,只有自驾游的人才能在此下车照相,感受风光,所以游客不多,加上地方辽阔景色壮丽,体验不错,稍作休整,上路。

  

  

  青海湖是我们期待的第一个高潮,作为中国最大的内陆湖和咸水湖,地域面积辽阔,沿着湖岸109国道行驶了近100公里,最近处离湖面不到一公里,湖水浩瀚无边又蔚蓝空灵,湖周围被群山环抱,而贴近湖畔则是苍茫的草原,远处的雪山时隐时现,还有成群的牛儿、羊儿、马儿好奇的看着你,确实感动到了刚出门还没开眼界的我们,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我内心的感受“哇~哇~哇~哇”。

  

  

  环湖公路是此行的必经之路,八月的青海湖风景如画,车来车往,络绎不绝,大多都是自驾游,路上较为拥堵,天色渐暗,在湖边的特色小镇简单吃过晚饭之后,我们走到了湖边,与青海湖进行了亲密接触,夕阳西下,感觉很奇妙,像大海,一眼望不到边,尝了一下,湖水确实是咸的。

  由于堵车,我们行进的速度比预想的要慢了很多,天完全黑了,抓紧赶路,到达计划中的黑马河镇,已经是晚上10点了

  美好的一天过去。

  第三天: 天空之境

  早上6点,起不来看黑马河的日出,匆匆驶向今天最重要的一站——茶卡盐湖。

  西北雨季过后水分蒸发,长年累月下来湖水盐度增长,就形成了茶卡盐湖。被誉为“天空之境”的茶卡盐湖,是著名的网红景点,它就像一面从天空坠落的镜子,躺在西北干燥的大地上,又好像一位恬淡的姑娘,用最得体的笑容,迎接着南来北往的游客。

  

  

  景区绵延五六公里,我们决定徒步进去,然后坐小火车出来,说也奇怪,湖面上空没有一朵云彩,阳光在湖面的映射下,照的我睁不开眼睛。戴上墨镜,边欣赏这奇特的景色,边偷看湖中自拍的小姐姐,五公里的路倒也走的不知不觉。走到尽头,我们也体验了下置身湖中的感觉,只是赤脚踩在盐粒上,不一会便酸爽不已,拍完照片狼狈上岸。

  

  

  本想做小火车回去,无奈排队人太多,犹豫之后,我们决定坐景区的快艇回到出口,每个人90块的艇票有些心疼,但好歹体验了一把飚船的快感,对了,每人还送了一盒牙膏,真让人惊喜。

  

  

  离今天的目的地大柴旦镇还有400多公里,我们决定抓紧时间直奔大柴旦。进入柴达木盆地这一路上的景色已与青海湖截然不同,露出了大西北该有的气质,一路戈壁盐碱,荒漠荆棘,恍若星际穿越。

  

  

  

  

  

  途中,我们还寻觅了尚在开发的翡翠湖。翡翠湖是历经多年的盐湖开采而形成的采坑,在昆仑山和阿尔金山之间,丰富的矿产造就了茫崖翡翠湖。由于所含的矿物质浓度的不同,也就形成了颜色多彩的景象,湖面碧绿清澈,如镶嵌在戈壁的翠玉,这里99%的游客没有来过,踏足其中,这个如梦如幻的天空之境,让人不舍得离开。

  第四天:穿越无人区

  按照保守的路线,从大柴旦出发,驱车260公里便可以到达阿克塞,然后再开上个把小时就到敦煌了。但是为了不错过鼎鼎大名的水上雅丹,以及怀着对神秘无人区的无限遐想,我们决定挺进柴达木盆地深处,先看南八仙,再进雅丹城,从黄瓜梁(黄瓜梁再往西行驶200公里就到新疆境内了)折出绕个大圈去敦煌,一天行驶800多公里对人对车都是巨大的挑战。

  

  

  一早,收拾完行装,便出发进入了茫茫戈壁滩,行驶了100多公里后,我们进入了南八仙,和想象的一样,茫茫沙漠,看不见一丁点的生命迹象,没有苍蝇,没有小鸟,没有小草,更没有信号,到处都是外星般奇特的雅丹地貌,似一片魔幻之城,绝对是能与火星媲美的“静寂之地”。

  

  

  1955年,有八位南方来的女地质队员,为寻找石油资源进入这里,一次她们在迷宫般的风蚀残丘中跋涉测量,返回途中,铺天盖地的黄沙笼罩了荒漠。她们在这被称作''魔鬼城''的地形中迷失了方向,仅有的标志也被掩埋,第三天,当寻找她们的队员发现他们时,她们却永远长眠在这亘古的荒原中。地以人名而生,为纪念八位光荣的女地质队员,在她们牺牲的地方被称作“南八仙”。

  

  

  不久,我们到达了牵挂已久的水上雅丹景区,历经千万年的地质运动和时空苍变,孕育成这一片蔚为壮观的雅丹群落,因为湖面抬升,逐步淹没边缘的雅丹群,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水上雅丹。湖中水草丛生,将整个湖面切割成蔚蓝色和清绿色,不亲眼所见,很难将这大自然的杰作描述出来。

  景区还在开发过程中,门票60元,惊喜的是这里对青海和浙江人免收门票(应该是支援青海建设的原因)但乘坐的游览车还是需要付费的,而且必须坐车,60元一人,也不便宜。

  

  来不及细细品味,我们便出发驶入500公里人烟稀少的无人区,路上我们偶然看到一片废墟,断垣残壁,感觉像是刚发生过战争一样,好奇心让我们决定进去一探究竟,这也成为我们此行中遇到的最大一个意外收获。

  走近发现,这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小镇,几百公里荒无人烟,寸草不生,没有一点生命迹象,让人不寒而栗,还没有倒塌的墙上,写着“学习大庆经验”的标语,让我判断不出它的年代。

  

  

  翻阅历史资料,这里原来叫冷湖石油小镇,因石油而兴,也因石油而败,在石油开采鼎盛的时候,最繁华期这里有十几万人,它在荒漠戈壁与世隔绝,但它有自己的行政机构,医院,幼儿园,学校甚至醋场。然而随着石油资源的枯竭,冷湖油田陷入开发低谷,曾经拥有数万人的石油小镇现在却成为了一片废墟。

  电影《九层妖塔》原型正出于此处,1983年石油小镇被袭击事件改编的。石油小镇是为了实现现代工业蓝图而建,偏偏遇到了最古老的文明的猎杀,建立在荒漠之中的小镇一夜之间变成鬼城。

  

  

  他没有名称,只有一个地级市的代码404,人们只知道1983年石油小镇被袭击事件,其它一概不知,无所不知的度娘也查不到任何信息;公开的地图、导航都没有404这个地方。我们找不到它,是因为它有太多的秘密:这里曾经是中国工业的起点,建造了中国第一个军用核反应堆,曾经是中国造原子弹的地方,而现在他就是一片疑惑的废墟、一个神秘的鬼城。

  

  时间让一些人和事成为过去,然后变成回忆撕扯着我们游离在重逢与告别之间。无论在哪里,曾经的岁月依然在我们的脑海里,闪烁着光辉。

  ——未完待续

  学生时代已远去,但青春总会留下那么几个人影响你的一生,而我比较幸运,留下了一撮人,这撮人都来自我们高中三班。

  上学时,从不循规蹈矩,如今我们依旧放荡不羁,组队至今,去过了不少地方,每年夏天,相约出行,暂时忘记城市里的房价,身体和心灵一起出发。

  由于工作家庭的限制,团队成员和人数并不固定,平时放在通讯录,需时随时翻牌子。旅行4个人的配置是最适合不过的,无论吃饭、住宿、开车、打牌,资源都能分配的恰到好处,多一个坐车嫌挤,少一个拼不了双扣。

  

  关于队名:我说叫“葬爱家族”,有青春的印记,但遭到队员们的一致反对,后来在穿越祁连山脉时看见草原上的一滩滩牛粪,不知哪里来了灵感,不如叫“老番薯家族”,这个名字到挺合大家胃口,于是决定在没有想出更帅气的队名前,暂时就叫“余姚老番薯旅行团”。

  

  对大西北的印象,主要来自音乐,来自影像,来自人们叙述。它荒凉、粗犷、一望无垠,干净、纯粹、野蛮生长,一切都在勾引着我们的热情与好奇心,于是又多了一个装逼的故事。

  出发前,我们做了比较详尽的攻略,也提前做了不少准备,虽然选择的线路线相对成熟,但途中需要穿越柴达木盆一段500多公里的无人区,翻越海拔最高处达4300米的祁连山脉,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好在一切还算顺利。行程共计8天,自驾近3000公里,全程辛苦但也充满惊喜和欢乐,旅途中的经验与感受在此与大家分享:

  

  第一天: 出发西宁

  带着小兴奋,四人相约余姚出发前往萧山机场,目的地西宁,但中途要在西安转机,到西安已是晚上11点半,第二天6点40再飞西宁,还有4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吃完路边夜宵之后,便抓紧时间去机场酒店休息了。

  西宁是本次自驾游整个环线的起点和终点,来去的行程一定要提前定下来,不然途中的酒店及敦煌的门票也无法预订,暑期是大西北旅行的高峰,我们提前一个月订票却也始料不及,没有选到最理想的方式,导致后面的行程稍显紧凑,在综合了时间、舒适度、费用等因素下最终选了这个出行方案。

  第二天: 开启征程

  天还没亮就赶飞机,好在航班都还准时,一下飞机便直奔机场取车点(我们租了一辆新科鲁兹作为座驾,一路上兢兢业业没掉链子。)到了市区,吃了早饭,逛了超市,还买了两个氧气罐以备不时,就开启了征程,前往第一站塔尔寺

  

  

  塔尔寺,著名的藏传佛教寺庙,也是整个青海省藏传佛教中的第一大寺院,是中国西北地区藏传佛教的活动中心和黄教的圣地,历代享有盛名,整座寺庙依山而建,蜿蜒逶迤、气势磅礴。走进寺庙,古树参天,佛塔林立,壮丽非凡。

  本想安静的真切的感受一下藏传佛教文化,用心体验安详静谧的佛教圣地,奈何游客实在太多,估计也难容下我这寂寞的心灵。参观完后,出发下一站。

  

  

  从塔尔寺出来,我们向青海湖前进,途中必须先翻越海拔3820米拉脊山,可能是刚到西宁还没有适应,队长翁老师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头疼耳鸣,嘴唇发麻,第一罐氧气瓶就这么派上了用场。平时天天足球游泳,身体素质最好的翁神一下变成了翁鸡,让我们对后面的行程感到了一丝担忧。

  由于拉脊山不是旅游景点,一般旅游车不停靠,只有自驾游的人才能在此下车照相,感受风光,所以游客不多,加上地方辽阔景色壮丽,体验不错,稍作休整,上路。

  

  

  青海湖是我们期待的第一个高潮,作为中国最大的内陆湖和咸水湖,地域面积辽阔,沿着湖岸109国道行驶了近100公里,最近处离湖面不到一公里,湖水浩瀚无边又蔚蓝空灵,湖周围被群山环抱,而贴近湖畔则是苍茫的草原,远处的雪山时隐时现,还有成群的牛儿、羊儿、马儿好奇的看着你,确实感动到了刚出门还没开眼界的我们,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我内心的感受“哇~哇~哇~哇”。

  

  

  环湖公路是此行的必经之路,八月的青海湖风景如画,车来车往,络绎不绝,大多都是自驾游,路上较为拥堵,天色渐暗,在湖边的特色小镇简单吃过晚饭之后,我们走到了湖边,与青海湖进行了亲密接触,夕阳西下,感觉很奇妙,像大海,一眼望不到边,尝了一下,湖水确实是咸的。

  由于堵车,我们行进的速度比预想的要慢了很多,天完全黑了,抓紧赶路,到达计划中的黑马河镇,已经是晚上10点了

  美好的一天过去。

  第三天: 天空之境

  早上6点,起不来看黑马河的日出,匆匆驶向今天最重要的一站——茶卡盐湖。

  西北雨季过后水分蒸发,长年累月下来湖水盐度增长,就形成了茶卡盐湖。被誉为“天空之境”的茶卡盐湖,是著名的网红景点,它就像一面从天空坠落的镜子,躺在西北干燥的大地上,又好像一位恬淡的姑娘,用最得体的笑容,迎接着南来北往的游客。

  

  

  景区绵延五六公里,我们决定徒步进去,然后坐小火车出来,说也奇怪,湖面上空没有一朵云彩,阳光在湖面的映射下,照的我睁不开眼睛。戴上墨镜,边欣赏这奇特的景色,边偷看湖中自拍的小姐姐,五公里的路倒也走的不知不觉。走到尽头,我们也体验了下置身湖中的感觉,只是赤脚踩在盐粒上,不一会便酸爽不已,拍完照片狼狈上岸。

  

  

  本想做小火车回去,无奈排队人太多,犹豫之后,我们决定坐景区的快艇回到出口,每个人90块的艇票有些心疼,但好歹体验了一把飚船的快感,对了,每人还送了一盒牙膏,真让人惊喜。

  

  

  离今天的目的地大柴旦镇还有400多公里,我们决定抓紧时间直奔大柴旦。进入柴达木盆地这一路上的景色已与青海湖截然不同,露出了大西北该有的气质,一路戈壁盐碱,荒漠荆棘,恍若星际穿越。

  

  

  

  

  

  途中,我们还寻觅了尚在开发的翡翠湖。翡翠湖是历经多年的盐湖开采而形成的采坑,在昆仑山和阿尔金山之间,丰富的矿产造就了茫崖翡翠湖。由于所含的矿物质浓度的不同,也就形成了颜色多彩的景象,湖面碧绿清澈,如镶嵌在戈壁的翠玉,这里99%的游客没有来过,踏足其中,这个如梦如幻的天空之境,让人不舍得离开。

  第四天:穿越无人区

  按照保守的路线,从大柴旦出发,驱车260公里便可以到达阿克塞,然后再开上个把小时就到敦煌了。但是为了不错过鼎鼎大名的水上雅丹,以及怀着对神秘无人区的无限遐想,我们决定挺进柴达木盆地深处,先看南八仙,再进雅丹城,从黄瓜梁(黄瓜梁再往西行驶200公里就到新疆境内了)折出绕个大圈去敦煌,一天行驶800多公里对人对车都是巨大的挑战。

  

  

  一早,收拾完行装,便出发进入了茫茫戈壁滩,行驶了100多公里后,我们进入了南八仙,和想象的一样,茫茫沙漠,看不见一丁点的生命迹象,没有苍蝇,没有小鸟,没有小草,更没有信号,到处都是外星般奇特的雅丹地貌,似一片魔幻之城,绝对是能与火星媲美的“静寂之地”。

  

  

  1955年,有八位南方来的女地质队员,为寻找石油资源进入这里,一次她们在迷宫般的风蚀残丘中跋涉测量,返回途中,铺天盖地的黄沙笼罩了荒漠。她们在这被称作''魔鬼城''的地形中迷失了方向,仅有的标志也被掩埋,第三天,当寻找她们的队员发现他们时,她们却永远长眠在这亘古的荒原中。地以人名而生,为纪念八位光荣的女地质队员,在她们牺牲的地方被称作“南八仙”。

  

  

  不久,我们到达了牵挂已久的水上雅丹景区,历经千万年的地质运动和时空苍变,孕育成这一片蔚为壮观的雅丹群落,因为湖面抬升,逐步淹没边缘的雅丹群,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水上雅丹。湖中水草丛生,将整个湖面切割成蔚蓝色和清绿色,不亲眼所见,很难将这大自然的杰作描述出来。

  景区还在开发过程中,门票60元,惊喜的是这里对青海和浙江人免收门票(应该是支援青海建设的原因)但乘坐的游览车还是需要付费的,而且必须坐车,60元一人,也不便宜。

  

  来不及细细品味,我们便出发驶入500公里人烟稀少的无人区,路上我们偶然看到一片废墟,断垣残壁,感觉像是刚发生过战争一样,好奇心让我们决定进去一探究竟,这也成为我们此行中遇到的最大一个意外收获。

  走近发现,这是一个规模庞大的小镇,几百公里荒无人烟,寸草不生,没有一点生命迹象,让人不寒而栗,还没有倒塌的墙上,写着“学习大庆经验”的标语,让我判断不出它的年代。

  

  

  翻阅历史资料,这里原来叫冷湖石油小镇,因石油而兴,也因石油而败,在石油开采鼎盛的时候,最繁华期这里有十几万人,它在荒漠戈壁与世隔绝,但它有自己的行政机构,医院,幼儿园,学校甚至醋场。然而随着石油资源的枯竭,冷湖油田陷入开发低谷,曾经拥有数万人的石油小镇现在却成为了一片废墟。

  电影《九层妖塔》原型正出于此处,1983年石油小镇被袭击事件改编的。石油小镇是为了实现现代工业蓝图而建,偏偏遇到了最古老的文明的猎杀,建立在荒漠之中的小镇一夜之间变成鬼城。

  

  

  他没有名称,只有一个地级市的代码404,人们只知道1983年石油小镇被袭击事件,其它一概不知,无所不知的度娘也查不到任何信息;公开的地图、导航都没有404这个地方。我们找不到它,是因为它有太多的秘密:这里曾经是中国工业的起点,建造了中国第一个军用核反应堆,曾经是中国造原子弹的地方,而现在他就是一片疑惑的废墟、一个神秘的鬼城。

  

  时间让一些人和事成为过去,然后变成回忆撕扯着我们游离在重逢与告别之间。无论在哪里,曾经的岁月依然在我们的脑海里,闪烁着光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