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中日战争清军陆军在朝鲜的惨败,皆因李鸿章用错一人太致命

  甲午中日战争清军陆军在朝鲜的惨败,皆因李鸿章用错一人太致命

  海上的摩擦刚刚结束,在朝鲜半岛上的清军和日军就开始了真正的较量。

  进入七月后,朝鲜的局势日趋严峻,而驻扎在牙山的清军处境十分艰难,由于丰岛海战后,来牙山的海上通道已经被日军封锁,当时驻扎在牙山的清军变成了一支彻彻底底的孤军。

  当时清军统领聂士成主张班师撤退,因为朝鲜的叛乱已经结束了,这时走可以保存实力,而且把外交上的各种不利言论统统抛给日本。但是,清军内部是走是留意见却不统一,双方是守是走,争论不休。负责朝鲜事务的袁世凯提出了折中的方案,移师北上,再做打算。但是,最终决策人李鸿章却不希望那么做,因为此时的丰岛海战刚刚战败,如果在陆地上再次败退,他的老脸还真不知道往哪去放。

  而在7月23日,也就是丰岛海战发生的两天前,日本第九混成旅团4000余人分左右两翼,已经开始向牙山靠近,准备攻击清军。

  甲午中日战争清军陆军在朝鲜的惨败,皆因李鸿章用错一人太致命

狙击防线。

  而当日军拿下佳龙里后,大岛义昌率领的日军左翼部队已经从安城河上游强渡而来,逼近成欢。

大道才能进入。

  聂士成深通兵法,在进驻成欢后,他借助有利地形连构造了六座堡垒,工事环环相扣,待日军来攻。

  在佳龙里狙击失败后,聂士成已经完全洞悉了日军的意图,他们是彻底要和清朝撕破脸,并且要为争夺朝鲜的领属权而战。

  但是,日军的战术改变很快,武器也更加先进,像几百年前的明军那样,日军率先展开了炮击,在一阵火炮过后,清军的前两道防线已经被炮火炸成了瘫痪。但清兵仍旧死命抵抗,丝毫不退。在佳龙里的日军听到炮声,知道总攻开始,便开始向成欢西部的牛歇里山发动了攻势。

  甲午中日战争清军陆军在朝鲜的惨败,皆因李鸿章用错一人太致命

  此时,面对日军的左右夹击,清军开始了走出阵地与日军肉搏。但是日军人多势众,7点半左右,日军已经将清军的最后两座堡垒清除,清军只好放弃成欢被迫北撤至平壤附近。

  丰岛海战和成欢之战虽然规模较小,但是意义却很大,日军此时完全切断了从中国到朝鲜西海岸的航道,攻击平壤再无障碍。

  在平然危局下,清军派四支部队火速入朝,分别为天津小站由卫汝贵领导的6000人的盛军;旅顺口的毅军由马玉崑刷领的2000人;奉天又左宝贵率领的奉军4000人;吉林马步军由丰升阿率领的1500人,共计13500人赶赴平壤助阵。

  日军通过间谍已经得到了这个重要的情报,而他们已经没有能力以最快的速度派兵攻占平壤了,8月9日,一万多名清军已经进驻平壤城。日军偷袭平壤的计划宣告破产,清军再次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如果此时清军迅速出击攻击汉城,那么凭借日军在朝鲜半岛上的现有兵力是根本无法抵挡的。

  但是驻扎在平壤的四路清军,却为了一个问题争论不休,那就是谁是主帅?这一万多人到底听谁的?这是个现实而残酷的问题。

  李鸿章率先想到的是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让他去朝鲜统领朝鲜战争。刘铭传是淮军名将,跟法国人在台湾干了好多年,一点都没有让法国人占到便宜。但是,刘铭传认为我要打仗就往死里打,打不了几天,朝廷一定会又跟日本人去谈判了,这样的活我不接。

  甲午中日战争清军陆军在朝鲜的惨败,皆因李鸿章用错一人太致命

  李鸿章又没有办法,只好去找别的人选,但是当时清军中派系林立,有资历的不是李鸿章的嫡系,是嫡系的又不太会打仗。帅位一直到8月23日才最终定下来,清军耽误了最高贵的两周时间,造成了平壤惨败最后的结局。

  来的人叫叶志超,这个人是聂士成的上级,本来成欢之战时,他就驻扎在公州,离战场很近,结果他却不予救援率兵北上,而此时他竟然还朝廷谎报军情说,日军伤亡在3000人左右,清廷竟然信以为真,还给了他嘉奖。

  甲午中日战争清军陆军在朝鲜的惨败,皆因李鸿章用错一人太致命

  慈禧太后和李鸿章都被这份假战报忽悠住了,都以为叶志超是一个以寡敌众,坚忍卓绝的主帅不二人选。清政府于8月25日电令前线,以叶志超为统帅,督率诸君,相机进剿!四路大军的领军人物皆为英勇善战之人,但是却把一个前线指挥权交给了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可谓是清廷致命的错误。

  而此时,决策者的意见也不统一,光绪皇帝的意见是进攻,直击汉城,收复失地;而李鸿章的意见则是固守朝鲜,谋定后动;而叶志超的观点是,放弃朝鲜避其锋芒。

  而当时的情况是,虽然光绪皇帝屡屡电令要求进兵,但都被李鸿章以兵力不足为理由应付了过去,而叶志超早在军中开始散布撤军的言论,只不过以左宝贵为首的清军将领全部反对才作罢。

  甲午中日战争清军陆军在朝鲜的惨败,皆因李鸿章用错一人太致命

生命线,夺回制海权。但是由于日军屡屡派几艘小艇去袭扰直隶,弄得北洋舰队总以为日军舰队会突然出现在渤海海域而没有敢于主动出击。

  这样的消极防御状态,清军岂有不败之理?

  而此时,叶志超开始害怕了,他知道平壤的防御战绝对是个烫手的山芋,所以开始向李鸿章请辞,说自己病得厉害,请求回天津休养一段时间,电报根本就没到李鸿章那里,中国电报局总办盛宣怀以强令的态度给叶志超回了电报:“朝廷依托甚重,岂能言退?”

  而此时,清军已经丧失了向汉城进攻的机会,只能固守平壤,才有一线生机。而此时日军已经集结完毕,分兵几路向平壤而来。

  此时,在朝鲜登陆的日军人数已经猛增至1.6万人,有一个半师团的兵力。其中第五师团由中将是团长野津道贯率领,绕攻平壤城西;打下成欢的大岛义昌率领混成旅团3600人,进攻平壤南部;第五师团第十旅一部由旅团长少将立见尚文率领2400人进攻平壤北部;第三师团第五旅团一部由联队长佐藤正大佐率领4700人合击平壤城北。

  面对这样的强敌,叶志超竟然草草安排,命令城南一带由毅军和盛军防守,城北牡丹台一带由奉军防守,城西七星门一带由从成欢退守下来的聂士成的部队把守,其余的人都去防守后路,我叶大帅坐镇中央负责统划防区,安排完毕!

  这位极品主帅的意图很明显,告诉弟兄们你们各自为战,自己打自己的,别来麻烦我就行。这样的玩忽职守,这样的消极防御,可想而知清军的命运会如何!

  9月15日,日军展开对平壤的总攻,攻击是从平壤城南的船桥里开始的,平壤的南门叫朱雀门,出了朱雀门就是大同江的东岸,由于这里有一船桥相连,所以朝鲜人管南门一带为船桥里。

  清军在这里筑有堡垒三座,外围还有堡垒五座,毅军1营和盛军3营在此驻守,15日凌晨,战斗打响,和成欢的战斗一样,日军先用炮火击毁了外围的两座堡垒,然后又沿着大同江东岸,开始攻击沿江的三座堡垒。如果三座堡垒失守,那么朱雀门则无险可守,那么平壤城很可能会提前失陷。

  但三座堡垒中的官兵在马玉崑和卫汝贵的指挥下顽强抵抗,多次展开肉搏,日军寸步难行,还损失了多名将佐。

  大岛义昌见南门的日军尸体越来越多,十分恼火,用预备队增援,展开了新的攻击。双方在堡垒中反复争夺,多次近距离肉搏。而平壤城内的清军不停地为堡垒中的守军运送弹药,而日军却陷入了但弹药殆尽的境地。

  而后,双方又展开了炮战,日军多名尉官被炸死,日军士气极其低落,陷入了混乱之中。

  马玉崑和卫汝贵见时机已到,采取了阵地反击。这次改为了日军防守,毅军和盛军打得英勇顽强,双方激烈交锋,死伤无数,血战一日。大岛义昌看到清军的反扑势头越来越大,实在无力再战,仓惶命令部队撤出战场。而此时老天竟然下起了大雨,日军伤兵的鲜血混在一起,满地皆为红色,凄惨难以名状!

  甲午中日战争清军陆军在朝鲜的惨败,皆因李鸿章用错一人太致命

  此次战役,清军以少胜多,打出了中国人的气势,只可惜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

  再来说说朝鲜北城,在明朝抗日战争中,李如松来到过这里,只不过那时他是进攻,而这次中国军队只能选择防守。

  朝鲜北城城门叫玄武门,东面高地是我们很熟悉的地方,牡丹台。清军在牡丹台周围也有五座堡垒,但是兵力只有奉军的1500人,而参与攻击的日军是7100人,对于守将左宝贵来说这是个严峻的考验。

  左宝贵,字冠亭,回族!自幼家贫而投军,他是靠战功一步步的升至总兵。他是最初对叶志超的逃跑主义提出批评的人,更是一个视死如归的人。

  早晨5时,玄武门的战役打响,日军率先对奉军左翼的西垒开始猛攻。左宝贵知情况并不妙,马上派出一个营的兵力主动出击,将日军的第一轮攻势击退。而日军也不含糊,马上派出两个中队继续加大进攻力度,在榴弹炮的掩护下,日军人多势众,最终夺取了左翼的两座堡垒。

  就在左翼堡垒失守的同时,日军向右翼的堡垒发起了猛攻。左宝贵一边派出小股兵力进行狙击,另一方在玄武门上设置火炮,双方在狭长的阵地上,进行了奋力地拼杀。奉军官兵到最后与日军展开了肉搏大战,但清军无一人后退,直至战至最后一人,右翼的两座堡垒才宣告失守。

  攻击的日军在夺得了城北四座堡垒后,随即对牡丹台发起了攻击。牡丹台上的清军有速射炮和七连发的步枪,火力相当强,日军付出了巨大伤亡,但还是难以接近。但,牡丹台既然是一块高地,往上运送弹药就比较困难。清军渐渐弹尽,而日军的火炮却开始压制清军的火力,最后日军一榴弹炮弹将堡垒的墙壁轰塌。日军趁势而上,攻占了牡丹台。

  在攻陷牡丹台后,日军将火炮全部移至牡丹台高地,对玄武门进行猛烈地炮击,当时左宝贵就在玄武门,见牡丹台失守,他知道大势已去,北城陷落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了。但是他不想退却,作为军人,死在战场上才应该是他的归宿。

  左宝贵身穿御赐的衣冠,站在城门上继续指挥战斗,清军将士无不动容。日军三次发动冲锋,但是奉军坚守北门毫不退却,三次进攻都无果而还。

  甲午中日战争清军陆军在朝鲜的惨败,皆因李鸿章用错一人太致命

  此时,牡丹台上的榴弹炮一炮正中玄武门,城楼被轰塌,左宝贵此时正在城楼上,本已中枪的他,受到炮击后,登时倒地,壮烈牺牲,而最让人愤恨的是,清军并没有在撤退时带走这位功臣的遗体,可叹英雄到死却不能叶落归根,实属悲凉。

  日军虽然占领了牡丹台和玄武门,但平壤内城并未失守,而且西南两个战场都取得了进展,而日军所带的口粮和弹药也接近极限,如果决心坚守,与日军展开巷战,则战事的胜负还未可知。

  但是,叶志超此时做出了弃城投降,虽然马玉崑反对,但是叶志超心意已决。当晚8时,雨更大了,清兵冒雨而行,从城西的七星门和静海门撤出了平壤城,然后一路向北。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日军在清军北上的大道上设下了埋伏,突然枪炮齐鸣,清兵犹如惊弓之鸟,进退无序,拥挤在了一团,成了日军射击的靶子。清军先遭乱枪打击,又遭大炮一顿猛轰,最后自相践踏,死尸遍地,血水成渠,惨目伤心,不堪言状。

  从战后的人员清点来看,清军只在溃逃的路上便阵亡了1500多人,而被俘683人,武器弹药被日军缴获价值在1000万两以上,可以说这是一次完败。

  而这场平壤惨剧的罪魁祸首叶志超被判了个斩监后,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被处死,而是被放归了故里。

  平壤城的失陷,标志着清朝在朝鲜的领属权完全丧失,日本成了这片土地新的领主。在这场战争中,清王朝失去的不只是军力和辎重,还有士气和尊严。但这绝不是,清王朝的噩梦结束,因为中日间的一场大海战几乎同时在黄海上爆发。

  《夜狼文史工作室》特约撰稿人:大胡子二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