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神的星期天(四)

?

  走进浩斯,服务员便热情地引领我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我说我要吃饭,就一个人,吃个套餐就好,服务员笑容可掬地让我稍等,随后拉上了布帘留我独自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玻璃窗外不断洒落的雨。

  几分钟后,另一张带着笑意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服务员来给我点餐了。我拿过菜谱,大略地瞄了几眼,感觉有些无奈,我喜欢吃的菜吃不了,不喜欢吃的菜不想吃。折腾半天,我点了个小炒肉,还一再嘱咐服务员要少放辣椒。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很快地服务员又给我送来了一杯带着柠檬清香的凉白开,抿一口下肚,令我突然升腾起了食欲,我开始期待餐食的到来了。

  我拿起手机百无聊赖地在百度上扫了几眼,终觉无趣,遂将手机置于一旁,倚靠在沙发上慵懒地闭目养神起来了。

  丢开手机的感觉真是不错,现如今我们多数人都成了手机的奴隶了,以至于常会让人觉得,这年月可以没有老婆,若没有手机可是万万不可。我们贡献给手机的时间委实是多了点,我总寻思着让自己离手机远点,离自然近点,但我薄弱的自控力却总是让我远离手机的决心飘散在风中。

件反射似地抓起了手机,我实在好奇是哪位大神在艾特我。

  点开微信,我看到了创创发来的语音信息:“我们在来醴陵的路上了,你在哪呢?”

  创创的话差点没让我跳起来!那几个家伙的行事风格可真是干脆呀,冷不丁地就追将过来了。对于创创几个的到来,我心里是充满了喜悦的,被人惦记是件很幸福的事呢。

  我将我的位置发给了创创,心里估摸着我吃顿饭的时间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我的套餐端上来了,餐盘的几个精致的小碗里分别躺着白米饭,土豆丝,小炒肉,青菜,半个咸鸭蛋,冬瓜汤。我举起筷子放开肚皮开吃,但显然我那娇弱的胃还不足以消灭那些味道并不特别好的饭菜,我只有抱歉地将筷子放下,重新倚靠在沙发上静候创创几个的到来。

  一点四十的样子,我无意间瞥一眼窗外,看到了楼下街边一辆看着熟悉的白色起亚,我疑心是大旷老师的,但又觉得他们应该没那么快。正当那时,董老师打来了电话告诉我他们就在楼下,我便起身买单,一边问他们:“要上来喝杯咖啡不?”董老师停了一下回我说不用了,我也就直接下楼跟他们汇合了。

  我们几个碰面时,欢快地说笑着,表现得极其热闹而且带着几分亢奋,毕竟于我们几个来说,这样心血来潮的经历并不多。

  “贺贺,去哪?我们听你指挥。”大旷老师问我。

  “来了醴陵总得逛逛我们这的陶瓷大市场吧。你们之前不是总念叨着这事嘛。”我提议,醴陵的陶瓷可是享誉全国畅销全世界的。

  “可以,我正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碗碟陶瓷摆件呢。”董老师雀跃着表示赞同。

  于是,我们上了车,往前行驶了几百米后左转拐入了渌江沿岸的街道。那会,雨开始下得猛了些,但我还是鼓动着他们几个下了车撑开雨伞横过街道在渌江江畔停留了几分钟。

  几天前渌江涨水的痕迹尚未消退,岸堤高处覆盖着厚厚泥沙的野生灌木足以证明渌江河水的涨势之猛。但见惯了浩瀚湘江水的大旷老师和董老师自然是不会将这相对狭小的渌江河放在眼里的,创创就更不用说了,这丫头向来对山山水水缺乏热情。

  董老师催着要上车,我们便直奔陶瓷大市场而去。

  96

  贺碧琼

  5.2

  2019.07.23 20:34

  字数 1254

  走进浩斯,服务员便热情地引领我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我说我要吃饭,就一个人,吃个套餐就好,服务员笑容可掬地让我稍等,随后拉上了布帘留我独自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玻璃窗外不断洒落的雨。

  几分钟后,另一张带着笑意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服务员来给我点餐了。我拿过菜谱,大略地瞄了几眼,感觉有些无奈,我喜欢吃的菜吃不了,不喜欢吃的菜不想吃。折腾半天,我点了个小炒肉,还一再嘱咐服务员要少放辣椒。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很快地服务员又给我送来了一杯带着柠檬清香的凉白开,抿一口下肚,令我突然升腾起了食欲,我开始期待餐食的到来了。

  我拿起手机百无聊赖地在百度上扫了几眼,终觉无趣,遂将手机置于一旁,倚靠在沙发上慵懒地闭目养神起来了。

  丢开手机的感觉真是不错,现如今我们多数人都成了手机的奴隶了,以至于常会让人觉得,这年月可以没有老婆,若没有手机可是万万不可。我们贡献给手机的时间委实是多了点,我总寻思着让自己离手机远点,离自然近点,但我薄弱的自控力却总是让我远离手机的决心飘散在风中。

件反射似地抓起了手机,我实在好奇是哪位大神在艾特我。

  点开微信,我看到了创创发来的语音信息:“我们在来醴陵的路上了,你在哪呢?”

  创创的话差点没让我跳起来!那几个家伙的行事风格可真是干脆呀,冷不丁地就追将过来了。对于创创几个的到来,我心里是充满了喜悦的,被人惦记是件很幸福的事呢。

  我将我的位置发给了创创,心里估摸着我吃顿饭的时间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我的套餐端上来了,餐盘的几个精致的小碗里分别躺着白米饭,土豆丝,小炒肉,青菜,半个咸鸭蛋,冬瓜汤。我举起筷子放开肚皮开吃,但显然我那娇弱的胃还不足以消灭那些味道并不特别好的饭菜,我只有抱歉地将筷子放下,重新倚靠在沙发上静候创创几个的到来。

  一点四十的样子,我无意间瞥一眼窗外,看到了楼下街边一辆看着熟悉的白色起亚,我疑心是大旷老师的,但又觉得他们应该没那么快。正当那时,董老师打来了电话告诉我他们就在楼下,我便起身买单,一边问他们:“要上来喝杯咖啡不?”董老师停了一下回我说不用了,我也就直接下楼跟他们汇合了。

  我们几个碰面时,欢快地说笑着,表现得极其热闹而且带着几分亢奋,毕竟于我们几个来说,这样心血来潮的经历并不多。

  “贺贺,去哪?我们听你指挥。”大旷老师问我。

  “来了醴陵总得逛逛我们这的陶瓷大市场吧。你们之前不是总念叨着这事嘛。”我提议,醴陵的陶瓷可是享誉全国畅销全世界的。

  “可以,我正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碗碟陶瓷摆件呢。”董老师雀跃着表示赞同。

  于是,我们上了车,往前行驶了几百米后左转拐入了渌江沿岸的街道。那会,雨开始下得猛了些,但我还是鼓动着他们几个下了车撑开雨伞横过街道在渌江江畔停留了几分钟。

  几天前渌江涨水的痕迹尚未消退,岸堤高处覆盖着厚厚泥沙的野生灌木足以证明渌江河水的涨势之猛。但见惯了浩瀚湘江水的大旷老师和董老师自然是不会将这相对狭小的渌江河放在眼里的,创创就更不用说了,这丫头向来对山山水水缺乏热情。

  董老师催着要上车,我们便直奔陶瓷大市场而去。

  走进浩斯,服务员便热情地引领我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我说我要吃饭,就一个人,吃个套餐就好,服务员笑容可掬地让我稍等,随后拉上了布帘留我独自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玻璃窗外不断洒落的雨。

  几分钟后,另一张带着笑意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服务员来给我点餐了。我拿过菜谱,大略地瞄了几眼,感觉有些无奈,我喜欢吃的菜吃不了,不喜欢吃的菜不想吃。折腾半天,我点了个小炒肉,还一再嘱咐服务员要少放辣椒。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很快地服务员又给我送来了一杯带着柠檬清香的凉白开,抿一口下肚,令我突然升腾起了食欲,我开始期待餐食的到来了。

  我拿起手机百无聊赖地在百度上扫了几眼,终觉无趣,遂将手机置于一旁,倚靠在沙发上慵懒地闭目养神起来了。

  丢开手机的感觉真是不错,现如今我们多数人都成了手机的奴隶了,以至于常会让人觉得,这年月可以没有老婆,若没有手机可是万万不可。我们贡献给手机的时间委实是多了点,我总寻思着让自己离手机远点,离自然近点,但我薄弱的自控力却总是让我远离手机的决心飘散在风中。

件反射似地抓起了手机,我实在好奇是哪位大神在艾特我。

  点开微信,我看到了创创发来的语音信息:“我们在来醴陵的路上了,你在哪呢?”

  创创的话差点没让我跳起来!那几个家伙的行事风格可真是干脆呀,冷不丁地就追将过来了。对于创创几个的到来,我心里是充满了喜悦的,被人惦记是件很幸福的事呢。

  我将我的位置发给了创创,心里估摸着我吃顿饭的时间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我的套餐端上来了,餐盘的几个精致的小碗里分别躺着白米饭,土豆丝,小炒肉,青菜,半个咸鸭蛋,冬瓜汤。我举起筷子放开肚皮开吃,但显然我那娇弱的胃还不足以消灭那些味道并不特别好的饭菜,我只有抱歉地将筷子放下,重新倚靠在沙发上静候创创几个的到来。

  一点四十的样子,我无意间瞥一眼窗外,看到了楼下街边一辆看着熟悉的白色起亚,我疑心是大旷老师的,但又觉得他们应该没那么快。正当那时,董老师打来了电话告诉我他们就在楼下,我便起身买单,一边问他们:“要上来喝杯咖啡不?”董老师停了一下回我说不用了,我也就直接下楼跟他们汇合了。

  我们几个碰面时,欢快地说笑着,表现得极其热闹而且带着几分亢奋,毕竟于我们几个来说,这样心血来潮的经历并不多。

  “贺贺,去哪?我们听你指挥。”大旷老师问我。

  “来了醴陵总得逛逛我们这的陶瓷大市场吧。你们之前不是总念叨着这事嘛。”我提议,醴陵的陶瓷可是享誉全国畅销全世界的。

  “可以,我正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碗碟陶瓷摆件呢。”董老师雀跃着表示赞同。

  于是,我们上了车,往前行驶了几百米后左转拐入了渌江沿岸的街道。那会,雨开始下得猛了些,但我还是鼓动着他们几个下了车撑开雨伞横过街道在渌江江畔停留了几分钟。

  几天前渌江涨水的痕迹尚未消退,岸堤高处覆盖着厚厚泥沙的野生灌木足以证明渌江河水的涨势之猛。但见惯了浩瀚湘江水的大旷老师和董老师自然是不会将这相对狭小的渌江河放在眼里的,创创就更不用说了,这丫头向来对山山水水缺乏热情。

  董老师催着要上车,我们便直奔陶瓷大市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