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魂「一九六」| 处心积虑



  《老屋魂》内容简介?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九六】章? ? 处心积虑

  路上,陆益民才跟再生讲了他和陈升之间的关系,以及为什么要来找再生开厂的原因,这让再生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那个念头。

  原来陆益民和陈升都是来自江苏徐州地区,两人来上海打工,碰巧一起在一家做雨棚和铝合金门窗的小店当学徒。两个人都吃苦耐劳勤奋好学,同时得到师傅也就是老板的喜爱。

  师傅有一个正在读职校的女儿,叫阿兰,智商一般,也不是貌美如花,但年轻有活力,闲暇时候总爱和两个师哥在一起干活,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陈升和陆益民开始时都不在意,只当多了个听话的帮工,三个基本同龄的年轻人搅在一起倒也其乐融融。

  后来,城市治理出摊占道经营,像做雨棚铝合金门窗这类生意,都需要相当大的空地,政/府就专门拿出一块地,让所有这类加工企业进驻。

  师傅本来不想进入,担心归类集中经营后竞争更加激烈,生意不好还有可能亏本。但陈升和陆益民初生牛犊不怕虎,加之对这个行业已经比较了解,便自告奋勇积极进入。阿兰其时已经毕业,一门心思想和两个师哥一起去创业。政/府给的名额只有一个,而且几个人都缺少资金,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三师徒再加上阿兰,四个人共同开设新的门窗厂。陈升和陆益民都回老家去筹借资金,师傅则以多年累积入股。

  陈升和陆益民的家都在农村,筹借到的资金都不多,但都大于师傅。本来师傅还是师傅,开始时还是主持着门窗厂的事,大家也愿意像往日一样,齐心协力共同把门窗厂的生意做好。

  随着城中村拆迁,商品房日渐增多,铝合金门窗厂的生意日渐兴隆。随着业务的扩大,还有现代化的经营日益离不开网络,年老的师傅就主动让贤,不想再担任老板的职责。

  阿兰本就是因为想和两个师哥在一起说说笑笑图个热闹,哪想过要靠门窗厂发财致富?更不想在两个师哥面前指手划脚,但厂不可能一日无主,主事的人还是要有的。陆益民觉得和陈升既是老乡又是同门师兄弟,加之师傅还是一如往常地和大家一起干活,谁担任老板都一样,便让陈升出面打理门窗厂的事务,也就是担任老板的职责。

  陈升早就有取师傅而代之的想法,见陆益民如此一说,假意客气推脱一下,见大家坚持,也就顺水推舟,当了铝合金门窗厂的法人。

  说实在的,陈升还是很有能力的。接手门窗厂不久,门窗厂的生意就像芝麻开花,营业额直线上升,厂子里又招人又扩大规模。正好门窗厂因为是第一批入驻,前后左右都留有不小的空地,有关部门接到陈升的申请,为了吸引更多相同类型商家,就慷慨大方地把相临土地全部划给门窗厂。

  陈升忙于门窗厂经营,阿兰和陆益民相处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多,情感渐渐倾向于这个帅气而且踏实的师哥,对陈升慢慢疏远。

  哪知,逐渐掌握了实权的陈升,觉得自己为门窗厂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原来对自己亲密无间的师妹,却要对陆益民投怀送抱,虽然自己对并无特色的师妹毫无爱慕,但当初都一视同仁的师妹,咋能自己不言放弃,你陆益民就和阿兰“勾勾搭搭”?

  都说嫉妒可以转换成强烈的仇恨,陈升想“夺回”阿兰最好的武器,就是金钱。既当会计又做出纳的陈升,财务报表生产销售一人总管,开始多报开支,少报收入,好端端的盈利厂子,一年下来居然不赚不亏,陆益民、阿兰和师傅都只能领点基本工资,连一般工人的收入都保持不了。

  “股东的利益是建立在所有的开支完毕之后的盈余上。”陈升指着财务报表说:“我们赚不赚钱,都得给工人发工资、都得给供货商货款,对吧?”

  大家都对陈升的账目不清心知肚明,但是碍于情面,真不好丁是丁 ,卯是卯地对账。

  陈升越来越胆大包天,在第二年的时候,居然把师傅的积蓄和陆益民的借款全部“亏”进去了。师傅似乎有些明白亏损的原因是因为女儿阿兰,但也不能强制女儿离开踏踏实实的陆益民。只好白帮两年,还把自己的老本也搭进去,自己愤而退出。

  陆益民本来也想一走了之,但一来是老家的借款无法交待,二来是听说政/府允许企业在这块划给他们的土地上修建房屋。当初划给门窗厂的用地本来就不小,假设能修建成房舍,仅仅只是用来出租,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到时自己不但能还完旧账,搞不好还可能有盈余,所以陆益民就决定留下来,等待和老乡加师兄弟陈升一起搞开发。

  阿兰到底是女人,眼见自己父亲辛苦积攒被师哥陈升算计去了,自己心有所属的男人却还执迷不悟,心甘情愿为虎作伥,哪还有一点男儿血性?踌躇半响,也就随着父亲一起离开。

  修房之前,陈升利用偶然认识的关系,把这块本来是临时用地更改为商业用地,再进一步更改为住宅用地。这其中肯定开支了一笔钱,但绝对没有后来陈升对陆益民说的那样巨大。

  一切搞定,阿兰和师傅又已经离开,自己再无后顾之忧,陈升看着陆益民也开始不顺眼,陆益民这才明白陈升的意思,长叹一声:“婆娘可以搭伙娶,生意不可搭伙做!”

  陈升的意思很明确:陆益民要么再拿一笔巨额资金出来和陈升一起搞房地产开发,要么拿一笔钱走人。而这笔钱只够当初陆益民回老家去借贷来的钱。

  陆益民思之再三,也无可奈何,这陈升总算没有让自己像师傅那样血本无归。陆益民到底没有和陈升撕破脸皮,也没有拿钱回家还帐,而是用这笔钱开始另起炉灶,开始铝合金门窗施工。

  慢慢地,随着时间推移,人脉不断累积,业务越来越多元化,陆益民也开始接触幕墙行业,并且和日益强大的陈升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

  本来陈陆二人可以一直相安无事下去,但最后有一件事,导致陆益民发誓要扳倒陈升。

  那是陆益民的师傅来找他,说自己和阿兰离开原来的门窗厂之后,仍然在经营铝合金门窗施工。后来生意稍微有些起色,阿兰承包了一个农贸市场的卷帘门和铝合金门窗安装,但要垫支。

  阿兰离开陆益民后和一个电焊工人结了婚,婚后生了个儿子,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煞是逗人喜爱。阿兰和老公常常带着儿子到工地上焊门窗,儿子的眼睛被电焊发出的强烈弧光伤害,视力模糊,去了好多家医院都毫无起色。电焊工老公看一个好端端的孩子变成看不清东西的“瞎子”,就开始酗酒。酒后不但打阿兰,也骂孩子。后来,阿兰老公酒后上架子安装电动卷帘门,操作失误,被卷进卷帘门轴身亡。死了老公的阿兰虽然不再挨打受骂,但拖着视力模糊的儿子,日子过得更加艰难。

  师傅知道陈升的家大业大,就去找陈升,希望陈升能看在往日师徒情份上,先赊给他们门窗产品,等他们收款之后再付货款,自己赚一点差额,让阿兰能喘一口气。

  有可能是想报复阿兰当初对自己的“背叛”,也有可能是陈升怕师傅假借赊货,要追回从前的投资。这笔钱对陈升虽然是九牛一毛,但事情若是传扬开来,对正如日中天的陈大老板来说无异于揭丑。陈升表示愿意可以私下给阿兰一笔钱,让她以解燃眉之急,但货是不愿赊的。

  脾气本来就倔犟的师傅,担心陈升对阿兰别有用心,甚至故意羞辱他,没有接受陈升的馈赠,憋在心里的话无处可说,来找陆益民诉苦。

  陆益民念及当年的情份,想帮阿兰,但以自己当时的经济实力,也无法给师傅和阿兰提供帮助,便安慰师傅,说自己再想想办法。

  陆益民的办法就是去求陈升帮忙。

  但陈升担心师傅再来求他,甚至有可能也料到陆益民会来求他,早派人去农贸市场接洽了这单生意。

  后来师傅得知陈升的作为,气不打一处来,一口气进去,脑溢血就夺去了命,留下卧病在床的师娘和孤苦无依的阿兰。师娘没了师傅的照顾,没有拖多久就离世,现在阿兰拖着孩子,还在某个城乡结合部经营着一家小店,艰难地拉扯着视力低下的孩子。

  闻知陈升的所作所为,陆益民再也忍不住,找到陈升理论。两个人唇枪舌剑,互不相让,说到激动处,陆益民抓起面前的茶杯砸过去。

  陈升捂住玻璃碎片划破的左面颊,任由鲜血长流,好久才说:“我要在这个城市活下去,我也有妻儿老小要养活,我容易吗?!”

  陆益民表面上还是和陈升你来我往,但内心里已经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发誓要让“薄情寡义”的陈升也尝尝孤独无依的滋味。

  “陆总到底是有情有义的人,但我不愿掺合到你们的恩怨之中。”再生看着眼睛里闪着亮光的陆益民,想着没见过面的阿兰,一如不久前的自己,心里一阵震颤。

  这世间有多少人为名为利处心积虑,有谁知道陆益民义正严词的背后,到底有没有稚犬斗虎的天理昭彰?但这趟浑水还是不趟的好,再生忽然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答应陆益民。

  再生对陆益民讲的故事表现得津津有味,心里想的却是陈升和陆益民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打工仔,他们都能在玻璃幕墙行业混得风生水起,赚大钱做大自己的事业,看来幕墙行业确实大有可为。陆益民说自己的名字就是一块金字招牌,那自己为什么不理直气壮拿自己的名字来开厂赚大钱呢?

  96

  坚挺的鼻子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0.0

  2019.08.01 07:34

  字数 3350

  《老屋魂》内容简介?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九六】章? ? 处心积虑

  路上,陆益民才跟再生讲了他和陈升之间的关系,以及为什么要来找再生开厂的原因,这让再生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那个念头。

  原来陆益民和陈升都是来自江苏徐州地区,两人来上海打工,碰巧一起在一家做雨棚和铝合金门窗的小店当学徒。两个人都吃苦耐劳勤奋好学,同时得到师傅也就是老板的喜爱。

  师傅有一个正在读职校的女儿,叫阿兰,智商一般,也不是貌美如花,但年轻有活力,闲暇时候总爱和两个师哥在一起干活,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陈升和陆益民开始时都不在意,只当多了个听话的帮工,三个基本同龄的年轻人搅在一起倒也其乐融融。

  后来,城市治理出摊占道经营,像做雨棚铝合金门窗这类生意,都需要相当大的空地,政/府就专门拿出一块地,让所有这类加工企业进驻。

  师傅本来不想进入,担心归类集中经营后竞争更加激烈,生意不好还有可能亏本。但陈升和陆益民初生牛犊不怕虎,加之对这个行业已经比较了解,便自告奋勇积极进入。阿兰其时已经毕业,一门心思想和两个师哥一起去创业。政/府给的名额只有一个,而且几个人都缺少资金,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三师徒再加上阿兰,四个人共同开设新的门窗厂。陈升和陆益民都回老家去筹借资金,师傅则以多年累积入股。

  陈升和陆益民的家都在农村,筹借到的资金都不多,但都大于师傅。本来师傅还是师傅,开始时还是主持着门窗厂的事,大家也愿意像往日一样,齐心协力共同把门窗厂的生意做好。

  随着城中村拆迁,商品房日渐增多,铝合金门窗厂的生意日渐兴隆。随着业务的扩大,还有现代化的经营日益离不开网络,年老的师傅就主动让贤,不想再担任老板的职责。

  阿兰本就是因为想和两个师哥在一起说说笑笑图个热闹,哪想过要靠门窗厂发财致富?更不想在两个师哥面前指手划脚,但厂不可能一日无主,主事的人还是要有的。陆益民觉得和陈升既是老乡又是同门师兄弟,加之师傅还是一如往常地和大家一起干活,谁担任老板都一样,便让陈升出面打理门窗厂的事务,也就是担任老板的职责。

  陈升早就有取师傅而代之的想法,见陆益民如此一说,假意客气推脱一下,见大家坚持,也就顺水推舟,当了铝合金门窗厂的法人。

  说实在的,陈升还是很有能力的。接手门窗厂不久,门窗厂的生意就像芝麻开花,营业额直线上升,厂子里又招人又扩大规模。正好门窗厂因为是第一批入驻,前后左右都留有不小的空地,有关部门接到陈升的申请,为了吸引更多相同类型商家,就慷慨大方地把相临土地全部划给门窗厂。

  陈升忙于门窗厂经营,阿兰和陆益民相处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多,情感渐渐倾向于这个帅气而且踏实的师哥,对陈升慢慢疏远。

  哪知,逐渐掌握了实权的陈升,觉得自己为门窗厂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原来对自己亲密无间的师妹,却要对陆益民投怀送抱,虽然自己对并无特色的师妹毫无爱慕,但当初都一视同仁的师妹,咋能自己不言放弃,你陆益民就和阿兰“勾勾搭搭”?

  都说嫉妒可以转换成强烈的仇恨,陈升想“夺回”阿兰最好的武器,就是金钱。既当会计又做出纳的陈升,财务报表生产销售一人总管,开始多报开支,少报收入,好端端的盈利厂子,一年下来居然不赚不亏,陆益民、阿兰和师傅都只能领点基本工资,连一般工人的收入都保持不了。

  “股东的利益是建立在所有的开支完毕之后的盈余上。”陈升指着财务报表说:“我们赚不赚钱,都得给工人发工资、都得给供货商货款,对吧?”

  大家都对陈升的账目不清心知肚明,但是碍于情面,真不好丁是丁 ,卯是卯地对账。

  陈升越来越胆大包天,在第二年的时候,居然把师傅的积蓄和陆益民的借款全部“亏”进去了。师傅似乎有些明白亏损的原因是因为女儿阿兰,但也不能强制女儿离开踏踏实实的陆益民。只好白帮两年,还把自己的老本也搭进去,自己愤而退出。

  陆益民本来也想一走了之,但一来是老家的借款无法交待,二来是听说政/府允许企业在这块划给他们的土地上修建房屋。当初划给门窗厂的用地本来就不小,假设能修建成房舍,仅仅只是用来出租,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到时自己不但能还完旧账,搞不好还可能有盈余,所以陆益民就决定留下来,等待和老乡加师兄弟陈升一起搞开发。

  阿兰到底是女人,眼见自己父亲辛苦积攒被师哥陈升算计去了,自己心有所属的男人却还执迷不悟,心甘情愿为虎作伥,哪还有一点男儿血性?踌躇半响,也就随着父亲一起离开。

  修房之前,陈升利用偶然认识的关系,把这块本来是临时用地更改为商业用地,再进一步更改为住宅用地。这其中肯定开支了一笔钱,但绝对没有后来陈升对陆益民说的那样巨大。

  一切搞定,阿兰和师傅又已经离开,自己再无后顾之忧,陈升看着陆益民也开始不顺眼,陆益民这才明白陈升的意思,长叹一声:“婆娘可以搭伙娶,生意不可搭伙做!”

  陈升的意思很明确:陆益民要么再拿一笔巨额资金出来和陈升一起搞房地产开发,要么拿一笔钱走人。而这笔钱只够当初陆益民回老家去借贷来的钱。

  陆益民思之再三,也无可奈何,这陈升总算没有让自己像师傅那样血本无归。陆益民到底没有和陈升撕破脸皮,也没有拿钱回家还帐,而是用这笔钱开始另起炉灶,开始铝合金门窗施工。

  慢慢地,随着时间推移,人脉不断累积,业务越来越多元化,陆益民也开始接触幕墙行业,并且和日益强大的陈升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

  本来陈陆二人可以一直相安无事下去,但最后有一件事,导致陆益民发誓要扳倒陈升。

  那是陆益民的师傅来找他,说自己和阿兰离开原来的门窗厂之后,仍然在经营铝合金门窗施工。后来生意稍微有些起色,阿兰承包了一个农贸市场的卷帘门和铝合金门窗安装,但要垫支。

  阿兰离开陆益民后和一个电焊工人结了婚,婚后生了个儿子,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煞是逗人喜爱。阿兰和老公常常带着儿子到工地上焊门窗,儿子的眼睛被电焊发出的强烈弧光伤害,视力模糊,去了好多家医院都毫无起色。电焊工老公看一个好端端的孩子变成看不清东西的“瞎子”,就开始酗酒。酒后不但打阿兰,也骂孩子。后来,阿兰老公酒后上架子安装电动卷帘门,操作失误,被卷进卷帘门轴身亡。死了老公的阿兰虽然不再挨打受骂,但拖着视力模糊的儿子,日子过得更加艰难。

  师傅知道陈升的家大业大,就去找陈升,希望陈升能看在往日师徒情份上,先赊给他们门窗产品,等他们收款之后再付货款,自己赚一点差额,让阿兰能喘一口气。

  有可能是想报复阿兰当初对自己的“背叛”,也有可能是陈升怕师傅假借赊货,要追回从前的投资。这笔钱对陈升虽然是九牛一毛,但事情若是传扬开来,对正如日中天的陈大老板来说无异于揭丑。陈升表示愿意可以私下给阿兰一笔钱,让她以解燃眉之急,但货是不愿赊的。

  脾气本来就倔犟的师傅,担心陈升对阿兰别有用心,甚至故意羞辱他,没有接受陈升的馈赠,憋在心里的话无处可说,来找陆益民诉苦。

  陆益民念及当年的情份,想帮阿兰,但以自己当时的经济实力,也无法给师傅和阿兰提供帮助,便安慰师傅,说自己再想想办法。

  陆益民的办法就是去求陈升帮忙。

  但陈升担心师傅再来求他,甚至有可能也料到陆益民会来求他,早派人去农贸市场接洽了这单生意。

  后来师傅得知陈升的作为,气不打一处来,一口气进去,脑溢血就夺去了命,留下卧病在床的师娘和孤苦无依的阿兰。师娘没了师傅的照顾,没有拖多久就离世,现在阿兰拖着孩子,还在某个城乡结合部经营着一家小店,艰难地拉扯着视力低下的孩子。

  闻知陈升的所作所为,陆益民再也忍不住,找到陈升理论。两个人唇枪舌剑,互不相让,说到激动处,陆益民抓起面前的茶杯砸过去。

  陈升捂住玻璃碎片划破的左面颊,任由鲜血长流,好久才说:“我要在这个城市活下去,我也有妻儿老小要养活,我容易吗?!”

  陆益民表面上还是和陈升你来我往,但内心里已经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发誓要让“薄情寡义”的陈升也尝尝孤独无依的滋味。

  “陆总到底是有情有义的人,但我不愿掺合到你们的恩怨之中。”再生看着眼睛里闪着亮光的陆益民,想着没见过面的阿兰,一如不久前的自己,心里一阵震颤。

  这世间有多少人为名为利处心积虑,有谁知道陆益民义正严词的背后,到底有没有稚犬斗虎的天理昭彰?但这趟浑水还是不趟的好,再生忽然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答应陆益民。

  再生对陆益民讲的故事表现得津津有味,心里想的却是陈升和陆益民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打工仔,他们都能在玻璃幕墙行业混得风生水起,赚大钱做大自己的事业,看来幕墙行业确实大有可为。陆益民说自己的名字就是一块金字招牌,那自己为什么不理直气壮拿自己的名字来开厂赚大钱呢?

  《老屋魂》内容简介?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九六】章? ? 处心积虑

  路上,陆益民才跟再生讲了他和陈升之间的关系,以及为什么要来找再生开厂的原因,这让再生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那个念头。

  原来陆益民和陈升都是来自江苏徐州地区,两人来上海打工,碰巧一起在一家做雨棚和铝合金门窗的小店当学徒。两个人都吃苦耐劳勤奋好学,同时得到师傅也就是老板的喜爱。

  师傅有一个正在读职校的女儿,叫阿兰,智商一般,也不是貌美如花,但年轻有活力,闲暇时候总爱和两个师哥在一起干活,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陈升和陆益民开始时都不在意,只当多了个听话的帮工,三个基本同龄的年轻人搅在一起倒也其乐融融。

  后来,城市治理出摊占道经营,像做雨棚铝合金门窗这类生意,都需要相当大的空地,政/府就专门拿出一块地,让所有这类加工企业进驻。

  师傅本来不想进入,担心归类集中经营后竞争更加激烈,生意不好还有可能亏本。但陈升和陆益民初生牛犊不怕虎,加之对这个行业已经比较了解,便自告奋勇积极进入。阿兰其时已经毕业,一门心思想和两个师哥一起去创业。政/府给的名额只有一个,而且几个人都缺少资金,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三师徒再加上阿兰,四个人共同开设新的门窗厂。陈升和陆益民都回老家去筹借资金,师傅则以多年累积入股。

  陈升和陆益民的家都在农村,筹借到的资金都不多,但都大于师傅。本来师傅还是师傅,开始时还是主持着门窗厂的事,大家也愿意像往日一样,齐心协力共同把门窗厂的生意做好。

  随着城中村拆迁,商品房日渐增多,铝合金门窗厂的生意日渐兴隆。随着业务的扩大,还有现代化的经营日益离不开网络,年老的师傅就主动让贤,不想再担任老板的职责。

  阿兰本就是因为想和两个师哥在一起说说笑笑图个热闹,哪想过要靠门窗厂发财致富?更不想在两个师哥面前指手划脚,但厂不可能一日无主,主事的人还是要有的。陆益民觉得和陈升既是老乡又是同门师兄弟,加之师傅还是一如往常地和大家一起干活,谁担任老板都一样,便让陈升出面打理门窗厂的事务,也就是担任老板的职责。

  陈升早就有取师傅而代之的想法,见陆益民如此一说,假意客气推脱一下,见大家坚持,也就顺水推舟,当了铝合金门窗厂的法人。

  说实在的,陈升还是很有能力的。接手门窗厂不久,门窗厂的生意就像芝麻开花,营业额直线上升,厂子里又招人又扩大规模。正好门窗厂因为是第一批入驻,前后左右都留有不小的空地,有关部门接到陈升的申请,为了吸引更多相同类型商家,就慷慨大方地把相临土地全部划给门窗厂。

  陈升忙于门窗厂经营,阿兰和陆益民相处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多,情感渐渐倾向于这个帅气而且踏实的师哥,对陈升慢慢疏远。

  哪知,逐渐掌握了实权的陈升,觉得自己为门窗厂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原来对自己亲密无间的师妹,却要对陆益民投怀送抱,虽然自己对并无特色的师妹毫无爱慕,但当初都一视同仁的师妹,咋能自己不言放弃,你陆益民就和阿兰“勾勾搭搭”?

  都说嫉妒可以转换成强烈的仇恨,陈升想“夺回”阿兰最好的武器,就是金钱。既当会计又做出纳的陈升,财务报表生产销售一人总管,开始多报开支,少报收入,好端端的盈利厂子,一年下来居然不赚不亏,陆益民、阿兰和师傅都只能领点基本工资,连一般工人的收入都保持不了。

  “股东的利益是建立在所有的开支完毕之后的盈余上。”陈升指着财务报表说:“我们赚不赚钱,都得给工人发工资、都得给供货商货款,对吧?”

  大家都对陈升的账目不清心知肚明,但是碍于情面,真不好丁是丁 ,卯是卯地对账。

  陈升越来越胆大包天,在第二年的时候,居然把师傅的积蓄和陆益民的借款全部“亏”进去了。师傅似乎有些明白亏损的原因是因为女儿阿兰,但也不能强制女儿离开踏踏实实的陆益民。只好白帮两年,还把自己的老本也搭进去,自己愤而退出。

  陆益民本来也想一走了之,但一来是老家的借款无法交待,二来是听说政/府允许企业在这块划给他们的土地上修建房屋。当初划给门窗厂的用地本来就不小,假设能修建成房舍,仅仅只是用来出租,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到时自己不但能还完旧账,搞不好还可能有盈余,所以陆益民就决定留下来,等待和老乡加师兄弟陈升一起搞开发。

  阿兰到底是女人,眼见自己父亲辛苦积攒被师哥陈升算计去了,自己心有所属的男人却还执迷不悟,心甘情愿为虎作伥,哪还有一点男儿血性?踌躇半响,也就随着父亲一起离开。

  修房之前,陈升利用偶然认识的关系,把这块本来是临时用地更改为商业用地,再进一步更改为住宅用地。这其中肯定开支了一笔钱,但绝对没有后来陈升对陆益民说的那样巨大。

  一切搞定,阿兰和师傅又已经离开,自己再无后顾之忧,陈升看着陆益民也开始不顺眼,陆益民这才明白陈升的意思,长叹一声:“婆娘可以搭伙娶,生意不可搭伙做!”

  陈升的意思很明确:陆益民要么再拿一笔巨额资金出来和陈升一起搞房地产开发,要么拿一笔钱走人。而这笔钱只够当初陆益民回老家去借贷来的钱。

  陆益民思之再三,也无可奈何,这陈升总算没有让自己像师傅那样血本无归。陆益民到底没有和陈升撕破脸皮,也没有拿钱回家还帐,而是用这笔钱开始另起炉灶,开始铝合金门窗施工。

  慢慢地,随着时间推移,人脉不断累积,业务越来越多元化,陆益民也开始接触幕墙行业,并且和日益强大的陈升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

  本来陈陆二人可以一直相安无事下去,但最后有一件事,导致陆益民发誓要扳倒陈升。

  那是陆益民的师傅来找他,说自己和阿兰离开原来的门窗厂之后,仍然在经营铝合金门窗施工。后来生意稍微有些起色,阿兰承包了一个农贸市场的卷帘门和铝合金门窗安装,但要垫支。

  阿兰离开陆益民后和一个电焊工人结了婚,婚后生了个儿子,儿子长得虎头虎脑,煞是逗人喜爱。阿兰和老公常常带着儿子到工地上焊门窗,儿子的眼睛被电焊发出的强烈弧光伤害,视力模糊,去了好多家医院都毫无起色。电焊工老公看一个好端端的孩子变成看不清东西的“瞎子”,就开始酗酒。酒后不但打阿兰,也骂孩子。后来,阿兰老公酒后上架子安装电动卷帘门,操作失误,被卷进卷帘门轴身亡。死了老公的阿兰虽然不再挨打受骂,但拖着视力模糊的儿子,日子过得更加艰难。

  师傅知道陈升的家大业大,就去找陈升,希望陈升能看在往日师徒情份上,先赊给他们门窗产品,等他们收款之后再付货款,自己赚一点差额,让阿兰能喘一口气。

  有可能是想报复阿兰当初对自己的“背叛”,也有可能是陈升怕师傅假借赊货,要追回从前的投资。这笔钱对陈升虽然是九牛一毛,但事情若是传扬开来,对正如日中天的陈大老板来说无异于揭丑。陈升表示愿意可以私下给阿兰一笔钱,让她以解燃眉之急,但货是不愿赊的。

  脾气本来就倔犟的师傅,担心陈升对阿兰别有用心,甚至故意羞辱他,没有接受陈升的馈赠,憋在心里的话无处可说,来找陆益民诉苦。

  陆益民念及当年的情份,想帮阿兰,但以自己当时的经济实力,也无法给师傅和阿兰提供帮助,便安慰师傅,说自己再想想办法。

  陆益民的办法就是去求陈升帮忙。

  但陈升担心师傅再来求他,甚至有可能也料到陆益民会来求他,早派人去农贸市场接洽了这单生意。

  后来师傅得知陈升的作为,气不打一处来,一口气进去,脑溢血就夺去了命,留下卧病在床的师娘和孤苦无依的阿兰。师娘没了师傅的照顾,没有拖多久就离世,现在阿兰拖着孩子,还在某个城乡结合部经营着一家小店,艰难地拉扯着视力低下的孩子。

  闻知陈升的所作所为,陆益民再也忍不住,找到陈升理论。两个人唇枪舌剑,互不相让,说到激动处,陆益民抓起面前的茶杯砸过去。

  陈升捂住玻璃碎片划破的左面颊,任由鲜血长流,好久才说:“我要在这个城市活下去,我也有妻儿老小要养活,我容易吗?!”

  陆益民表面上还是和陈升你来我往,但内心里已经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发誓要让“薄情寡义”的陈升也尝尝孤独无依的滋味。

  “陆总到底是有情有义的人,但我不愿掺合到你们的恩怨之中。”再生看着眼睛里闪着亮光的陆益民,想着没见过面的阿兰,一如不久前的自己,心里一阵震颤。

  这世间有多少人为名为利处心积虑,有谁知道陆益民义正严词的背后,到底有没有稚犬斗虎的天理昭彰?但这趟浑水还是不趟的好,再生忽然暗自庆幸自己没有答应陆益民。

  再生对陆益民讲的故事表现得津津有味,心里想的却是陈升和陆益民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打工仔,他们都能在玻璃幕墙行业混得风生水起,赚大钱做大自己的事业,看来幕墙行业确实大有可为。陆益民说自己的名字就是一块金字招牌,那自己为什么不理直气壮拿自己的名字来开厂赚大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