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整理,我那颗不翼而飞的牙

?

  

  家有丁香

  家里人常说,有福的人啥都不做,没福的人忙到脚板疼。

  我可能就是那个没福的人。

  从小受不了物品乱摆放,一到星期天没人叫干活儿,我喜欢自己给自己找活儿干。典型的受虐型人格。

  用洗脸盆端半盆水,拿着方桌下面框架里搭的破抹布,搬个小板凳站上去,开始一点点的擦,是家里常有的一番景象。

  不要问我为什么搬个小板凳,因为从小学一直到初一,我永远是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一个。直到初二,我才有机会昂首挺胸的说:“终于不当小排头儿了。”

  人们说,十年寒窗苦读,终有出头之日。我被压缩了10年的身高,也终于开始见长了。

  很奇怪,家里人并不是很爱收拾,而我天生古怪。也不是父母说,你去扫地,你把桌子擦擦等,见不得乱的根源在小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如鬼附身。

  爱收拾,爱整理,我并没有受到大家想象中的夸奖,反而是看到了很多母亲的怒气。

  其实,我也不是想受到夸奖,仅仅是见不得乱而已,当桌面干干净净,假花经抹布擦拭后犹如初新,桌子椅子摆的整整齐齐,床面被角拉的平平整整,我整个人的心情舒适无比。

  打扫以后房间干净,整洁,有序,这都是我做的,小小的自尊心里有大大的自豪感。

  然而,父母、哥哥看到我做的一切,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心平气和,只字无语,该干什么干什么。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就会听到母亲穿破墙的呵斥:“成天收拾收拾,你把东西都放哪儿了?”

  母亲一找不到东西,就急了,桌面上除了留下我喜欢的摆件和手工制品,与我无关的东西,我都会收到抽屉里,箱子里,筐子里。

  所以,母亲一找不到东西,就会训我。爱整理,我没有听到来自家长的夸奖,你真棒,做的好等,而是训话,对,只有训话。

  父亲不会训我,在父亲眼里我一直是撞了南墙他都认为做的对的人。

  吾父独宠爱女一人。

  下面说说那颗“不翼而飞”的牙。

  当时正在掉牙的年纪,上面的一颗虎牙松动了好几天,我在等它慢慢脱落,天天用舌头舔,但还没等它掉,我哥就帮我“解决”了。

  那是一个让人大汗淋漓的夏天,我还在顶着日头拿着抹布擦桌子,七八岁的年纪已经不再需要搬小板凳。

毛巾被是母亲的陪嫁物品,质量很好,她很喜欢。我和哥哥总是抢着盖来盖去。

  我一直很不屑于他看动画片,因为我讨厌动画片,觉得很幼稚。

  他躺在床上,吹着风扇,枕着双臂,翘着二郎腿看动画,我在前面大汗淋漓的擦桌子,擦完桌子擦电视,在电视面前晃来晃去,我哥就急了:“你不会快点?!”

  听到他的大嗓门,我立马反击:“要多快?!”我扭头瞪了他一眼,继续擦电视。

  哥气的坐了起来:“滚一边去!少挡住电视!”

  “我就不滚,你咋滴!”

  他看我犟,一个巴掌呼到了我的右脸上,火辣辣的疼,接着嘴角有东西流了出来,我一摸,是血,那颗松动的牙也和血一块儿流了出来,我又疼又怕地大哭起来,抓起桌子上新买的剪刀朝他甩了过去,他竖起的左腿不偏不倚地接住了这一招儿,脚踝上方瞬间露出一个大口子,血很快流了出来,哥疼的咬着牙用手捂着伤口,我还在哭,边哭边吐嘴里的血。

  他朝我吼:“要吐上外边吐去!”

  母亲在里边睡觉,听到外面鸡飞狗跳的我俩躺在床上问:“你俩干啥呢?!”

  “我哥把我牙打掉了!”我没出去,赶紧先发制人说道。

  母亲的觉睡不成了,慌忙从卧室跑了出来,看到堂屋正在争执的我俩,瞧瞧我的嘴,看看哥腿上的伤。

  统统训了一顿,我们各自不作声。

  这是我和哥最厉害的一次争执,也是唯一的一次争执。

  因为他比我大五六岁,我懂事的时候他也会疼人了。会买很多吃的给我,给我钱花,考出好成绩,送我台灯作礼物。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整理,不为夸赞,因为从来也没有收到过,也不祈求。只是从小就喜欢收拾东西而已,一个简单的个人生活习惯。

  爱整理,爱整理后目光所及的一切,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自己,规规整整,干干净净,让物品各归其位,我就满眼舒心。

  96

  润苼

  0.6

  2019.08.03 11:52

  字数 1598

  

  家有丁香

  家里人常说,有福的人啥都不做,没福的人忙到脚板疼。

  我可能就是那个没福的人。

  从小受不了物品乱摆放,一到星期天没人叫干活儿,我喜欢自己给自己找活儿干。典型的受虐型人格。

  用洗脸盆端半盆水,拿着方桌下面框架里搭的破抹布,搬个小板凳站上去,开始一点点的擦,是家里常有的一番景象。

  不要问我为什么搬个小板凳,因为从小学一直到初一,我永远是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一个。直到初二,我才有机会昂首挺胸的说:“终于不当小排头儿了。”

  人们说,十年寒窗苦读,终有出头之日。我被压缩了10年的身高,也终于开始见长了。

  很奇怪,家里人并不是很爱收拾,而我天生古怪。也不是父母说,你去扫地,你把桌子擦擦等,见不得乱的根源在小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如鬼附身。

  爱收拾,爱整理,我并没有受到大家想象中的夸奖,反而是看到了很多母亲的怒气。

  其实,我也不是想受到夸奖,仅仅是见不得乱而已,当桌面干干净净,假花经抹布擦拭后犹如初新,桌子椅子摆的整整齐齐,床面被角拉的平平整整,我整个人的心情舒适无比。

  打扫以后房间干净,整洁,有序,这都是我做的,小小的自尊心里有大大的自豪感。

  然而,父母、哥哥看到我做的一切,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心平气和,只字无语,该干什么干什么。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就会听到母亲穿破墙的呵斥:“成天收拾收拾,你把东西都放哪儿了?”

  母亲一找不到东西,就急了,桌面上除了留下我喜欢的摆件和手工制品,与我无关的东西,我都会收到抽屉里,箱子里,筐子里。

  所以,母亲一找不到东西,就会训我。爱整理,我没有听到来自家长的夸奖,你真棒,做的好等,而是训话,对,只有训话。

  父亲不会训我,在父亲眼里我一直是撞了南墙他都认为做的对的人。

  吾父独宠爱女一人。

  下面说说那颗“不翼而飞”的牙。

  当时正在掉牙的年纪,上面的一颗虎牙松动了好几天,我在等它慢慢脱落,天天用舌头舔,但还没等它掉,我哥就帮我“解决”了。

  那是一个让人大汗淋漓的夏天,我还在顶着日头拿着抹布擦桌子,七八岁的年纪已经不再需要搬小板凳。

毛巾被是母亲的陪嫁物品,质量很好,她很喜欢。我和哥哥总是抢着盖来盖去。

  我一直很不屑于他看动画片,因为我讨厌动画片,觉得很幼稚。

  他躺在床上,吹着风扇,枕着双臂,翘着二郎腿看动画,我在前面大汗淋漓的擦桌子,擦完桌子擦电视,在电视面前晃来晃去,我哥就急了:“你不会快点?!”

  听到他的大嗓门,我立马反击:“要多快?!”我扭头瞪了他一眼,继续擦电视。

  哥气的坐了起来:“滚一边去!少挡住电视!”

  “我就不滚,你咋滴!”

  他看我犟,一个巴掌呼到了我的右脸上,火辣辣的疼,接着嘴角有东西流了出来,我一摸,是血,那颗松动的牙也和血一块儿流了出来,我又疼又怕地大哭起来,抓起桌子上新买的剪刀朝他甩了过去,他竖起的左腿不偏不倚地接住了这一招儿,脚踝上方瞬间露出一个大口子,血很快流了出来,哥疼的咬着牙用手捂着伤口,我还在哭,边哭边吐嘴里的血。

  他朝我吼:“要吐上外边吐去!”

  母亲在里边睡觉,听到外面鸡飞狗跳的我俩躺在床上问:“你俩干啥呢?!”

  “我哥把我牙打掉了!”我没出去,赶紧先发制人说道。

  母亲的觉睡不成了,慌忙从卧室跑了出来,看到堂屋正在争执的我俩,瞧瞧我的嘴,看看哥腿上的伤。

  统统训了一顿,我们各自不作声。

  这是我和哥最厉害的一次争执,也是唯一的一次争执。

  因为他比我大五六岁,我懂事的时候他也会疼人了。会买很多吃的给我,给我钱花,考出好成绩,送我台灯作礼物。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整理,不为夸赞,因为从来也没有收到过,也不祈求。只是从小就喜欢收拾东西而已,一个简单的个人生活习惯。

  爱整理,爱整理后目光所及的一切,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自己,规规整整,干干净净,让物品各归其位,我就满眼舒心。

  

  家有丁香

  家里人常说,有福的人啥都不做,没福的人忙到脚板疼。

  我可能就是那个没福的人。

  从小受不了物品乱摆放,一到星期天没人叫干活儿,我喜欢自己给自己找活儿干。典型的受虐型人格。

  用洗脸盆端半盆水,拿着方桌下面框架里搭的破抹布,搬个小板凳站上去,开始一点点的擦,是家里常有的一番景象。

  不要问我为什么搬个小板凳,因为从小学一直到初一,我永远是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一个。直到初二,我才有机会昂首挺胸的说:“终于不当小排头儿了。”

  人们说,十年寒窗苦读,终有出头之日。我被压缩了10年的身高,也终于开始见长了。

  很奇怪,家里人并不是很爱收拾,而我天生古怪。也不是父母说,你去扫地,你把桌子擦擦等,见不得乱的根源在小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如鬼附身。

  爱收拾,爱整理,我并没有受到大家想象中的夸奖,反而是看到了很多母亲的怒气。

  其实,我也不是想受到夸奖,仅仅是见不得乱而已,当桌面干干净净,假花经抹布擦拭后犹如初新,桌子椅子摆的整整齐齐,床面被角拉的平平整整,我整个人的心情舒适无比。

  打扫以后房间干净,整洁,有序,这都是我做的,小小的自尊心里有大大的自豪感。

  然而,父母、哥哥看到我做的一切,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心平气和,只字无语,该干什么干什么。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就会听到母亲穿破墙的呵斥:“成天收拾收拾,你把东西都放哪儿了?”

  母亲一找不到东西,就急了,桌面上除了留下我喜欢的摆件和手工制品,与我无关的东西,我都会收到抽屉里,箱子里,筐子里。

  所以,母亲一找不到东西,就会训我。爱整理,我没有听到来自家长的夸奖,你真棒,做的好等,而是训话,对,只有训话。

  父亲不会训我,在父亲眼里我一直是撞了南墙他都认为做的对的人。

  吾父独宠爱女一人。

  下面说说那颗“不翼而飞”的牙。

  当时正在掉牙的年纪,上面的一颗虎牙松动了好几天,我在等它慢慢脱落,天天用舌头舔,但还没等它掉,我哥就帮我“解决”了。

  那是一个让人大汗淋漓的夏天,我还在顶着日头拿着抹布擦桌子,七八岁的年纪已经不再需要搬小板凳。

毛巾被是母亲的陪嫁物品,质量很好,她很喜欢。我和哥哥总是抢着盖来盖去。

  我一直很不屑于他看动画片,因为我讨厌动画片,觉得很幼稚。

  他躺在床上,吹着风扇,枕着双臂,翘着二郎腿看动画,我在前面大汗淋漓的擦桌子,擦完桌子擦电视,在电视面前晃来晃去,我哥就急了:“你不会快点?!”

  听到他的大嗓门,我立马反击:“要多快?!”我扭头瞪了他一眼,继续擦电视。

  哥气的坐了起来:“滚一边去!少挡住电视!”

  “我就不滚,你咋滴!”

  他看我犟,一个巴掌呼到了我的右脸上,火辣辣的疼,接着嘴角有东西流了出来,我一摸,是血,那颗松动的牙也和血一块儿流了出来,我又疼又怕地大哭起来,抓起桌子上新买的剪刀朝他甩了过去,他竖起的左腿不偏不倚地接住了这一招儿,脚踝上方瞬间露出一个大口子,血很快流了出来,哥疼的咬着牙用手捂着伤口,我还在哭,边哭边吐嘴里的血。

  他朝我吼:“要吐上外边吐去!”

  母亲在里边睡觉,听到外面鸡飞狗跳的我俩躺在床上问:“你俩干啥呢?!”

  “我哥把我牙打掉了!”我没出去,赶紧先发制人说道。

  母亲的觉睡不成了,慌忙从卧室跑了出来,看到堂屋正在争执的我俩,瞧瞧我的嘴,看看哥腿上的伤。

  统统训了一顿,我们各自不作声。

  这是我和哥最厉害的一次争执,也是唯一的一次争执。

  因为他比我大五六岁,我懂事的时候他也会疼人了。会买很多吃的给我,给我钱花,考出好成绩,送我台灯作礼物。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整理,不为夸赞,因为从来也没有收到过,也不祈求。只是从小就喜欢收拾东西而已,一个简单的个人生活习惯。

  爱整理,爱整理后目光所及的一切,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自己,规规整整,干干净净,让物品各归其位,我就满眼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