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刻》|困境中的自我救赎

  达达先生2019.8.6我要分享

  对一个人最严厉的惩罚是给他一面镜子,让他看到自己的悲剧。

  影片《最后一刻》是由青年新锐导演王向力执导,吴启华、王一、彭波等主演的悬疑片,该片以拐卖儿童、买房、房屋拆迁等社会性话题为背景,讲述了主人公龙小种去参加由最爱你房地产公司举办的“疯狂的房子”比赛,意外赢得了一套别墅,不料却遭到三个绑匪绑架,由此引出发生在三年前的一起少女绑架案的故事。整部影片没有庞大的特效,没有复杂的叙事,也没有采用大明星,却用诚意做出了一部关乎人性与自我救赎的佳作。

  

  近年来,一些导演将镜头聚焦于我们生活的社会现实,出现一些直面社会热点问题的影片,诸如《大雪冬至》将镜头聚焦于空巢老人的精神世界,探讨老龄化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一家两口》和《灵魂的救赎》关注的是失独家庭,探讨失独家庭在生活和精神上所面临困境。王向力导演的《最后一刻》对生活在都市社会中工薪阶层的人进行了关注,将镜头聚焦于两个破碎的家庭,一个是失独家庭,一个是单亲家庭,而这两个家庭的命运却因一起“房屋强拆”事件而联系在一起,人物的命运由此而彻底改变。

  影片向我们展示了在大的时代背景下,老生常谈的“住房问题”依然是每一个生活在城市的人所首要面对,而由此所引出了诸如强行拆迁、房子偷工减料、一房多卖、欺骗消费者购买房子等一系列社会现实问题,值得每一个人反思。导演以独特的视角来关注当下社会中工薪阶层的生存困境,以戏剧化的方式将这些问题串联起来,整部影片表面是在讲这些社会现实问题,实则是透过这些现实问题对人性进行了深度的探索,各个人物的命运彼此纠缠在一起,为了个人的利益,彼此仇恨,却又怀着仇恨算计着对方。

  

  所以整部影片都充满一种欺骗感,各个人物角色都在为达到自己的利益目的而欺骗着对方,有为家人复仇的、有私吞拆迁款的、有敲诈勒索的、他们内心深处都有不同的欲望作为载体。作为最爱你房地产的老总雷震宇极尽贪婪,与王金水一起伪造质量检测报告,私吞拆迁款,最后反遭人暗算,在疑心的驱使下他将王金水活埋,吴大志和女儿甜甜相依为命,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龙小种和蔡妍,他们一起参加最爱你房地产公司《疯狂的房子》的比赛,并夺得了冠军,四个人物之间的关系由陌生变为亲和。

  表面上具有男子气概的吴大志,内心实则充满自责感,当年由于肇事逃逸所产生的恐惧使他放弃救门外的女孩,而被复仇欲望冲昏头脑的龙小种是整个故事的策划者,女儿被绑架失踪,妻子因此成了精神病,生活的剧痛使他充满仇恨,在他准备要将甜甜贩卖给人贩子的时候,内心顿时醒悟和吴大志一起捣毁了人贩子的窝点。

  

  吴大志终于勇于接受曾经犯下的错误,努力走出生活的困境,不得不说龙小种和吴大志痛苦的根源来源于人生困境的两难选择。是将甜甜以低价贩卖给人贩子?是道德还是亲情?是谎言还是真相?人物内心的痛苦并非来源于恶,而是来源于自私,吴大志肇事逃逸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怕自己的女儿甜甜没人照顾,龙小种对家庭的爱对女儿爱使他发誓要惩罚曾经将他家庭整破碎的人,两位主人公的行动都以“爱”作为驱动力,这使得矛盾冲突更为强烈,对人性的思考更为深入,最终实现自我救赎。

  在《最后一刻》中,导演通过拿捏故事的节奏来营造一种悬疑感,影片开头一个摇镜头的画面中出现的一个拆字,之后出现一群人将一家三口强行拖出门外,小女孩逃脱在深夜却遭人绑架而失踪,男主角在深夜肇事后因恐惧而逃逸,黑夜中冷峻的色彩将悬念氛围慢慢铺陈开来,与普通的悬疑类电影不同,影片并没有着重渲染朴素迷离的案件线索,以及利用电影中人物命运的曲折遭遇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而是在影片开头就交代了案件的结局和犯罪嫌疑人,而且面目狰狞犯罪嫌疑人并不是影片的重点,只是整个故事的引子。

  

  影片开头运用平行蒙太奇将这两起事件放在一起,使得这两个事件紧紧相互联系在一起,导演给观众抛出一个疑问,“谁是真正绑架女孩的凶手?”这样的创作手法目的就是吸引着观众注意力,让观众从后面的剧情中寻找答案。对于一个正常的家庭来说,孩子常常是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父母的精神寄托,甚至是父母的全部价值与意义所在。

  

  电影《最后一刻》试图去关注失去孩子的父母所承受的生活上和精神上的痛苦,对龙小种来说,女儿巧巧的失踪导致妻子精神失常,也为他之后的一系列复仇埋下了伏笔,如给房地产老总设计圈套、诬陷王金水、骗取吴大志的女儿甜甜的信任。而对于吴大志来说,女儿甜甜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为了女儿使他走向了错误的路,从此罪恶感一直缠绕在他的内心,也因为女儿,使他在最后一刻重新直面生活,这些反映了人性最为真实的一面,也表现了导演对人性的复杂性的挖掘。

  整体上看,作为一部低成本关于人性和自我救赎的影片《最后一刻》存在着很多缺陷,如人物塑造的不够成熟,演员表演的能力还需提高,对于人性的的揭露还停留在表层。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

  收藏举报投诉

  对一个人最严厉的惩罚是给他一面镜子,让他看到自己的悲剧。

  影片《最后一刻》是由青年新锐导演王向力执导,吴启华、王一、彭波等主演的悬疑片,该片以拐卖儿童、买房、房屋拆迁等社会性话题为背景,讲述了主人公龙小种去参加由最爱你房地产公司举办的“疯狂的房子”比赛,意外赢得了一套别墅,不料却遭到三个绑匪绑架,由此引出发生在三年前的一起少女绑架案的故事。整部影片没有庞大的特效,没有复杂的叙事,也没有采用大明星,却用诚意做出了一部关乎人性与自我救赎的佳作。

  

  近年来,一些导演将镜头聚焦于我们生活的社会现实,出现一些直面社会热点问题的影片,诸如《大雪冬至》将镜头聚焦于空巢老人的精神世界,探讨老龄化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一家两口》和《灵魂的救赎》关注的是失独家庭,探讨失独家庭在生活和精神上所面临困境。王向力导演的《最后一刻》对生活在都市社会中工薪阶层的人进行了关注,将镜头聚焦于两个破碎的家庭,一个是失独家庭,一个是单亲家庭,而这两个家庭的命运却因一起“房屋强拆”事件而联系在一起,人物的命运由此而彻底改变。

  影片向我们展示了在大的时代背景下,老生常谈的“住房问题”依然是每一个生活在城市的人所首要面对,而由此所引出了诸如强行拆迁、房子偷工减料、一房多卖、欺骗消费者购买房子等一系列社会现实问题,值得每一个人反思。导演以独特的视角来关注当下社会中工薪阶层的生存困境,以戏剧化的方式将这些问题串联起来,整部影片表面是在讲这些社会现实问题,实则是透过这些现实问题对人性进行了深度的探索,各个人物的命运彼此纠缠在一起,为了个人的利益,彼此仇恨,却又怀着仇恨算计着对方。

  

  所以整部影片都充满一种欺骗感,各个人物角色都在为达到自己的利益目的而欺骗着对方,有为家人复仇的、有私吞拆迁款的、有敲诈勒索的、他们内心深处都有不同的欲望作为载体。作为最爱你房地产的老总雷震宇极尽贪婪,与王金水一起伪造质量检测报告,私吞拆迁款,最后反遭人暗算,在疑心的驱使下他将王金水活埋,吴大志和女儿甜甜相依为命,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龙小种和蔡妍,他们一起参加最爱你房地产公司《疯狂的房子》的比赛,并夺得了冠军,四个人物之间的关系由陌生变为亲和。

  表面上具有男子气概的吴大志,内心实则充满自责感,当年由于肇事逃逸所产生的恐惧使他放弃救门外的女孩,而被复仇欲望冲昏头脑的龙小种是整个故事的策划者,女儿被绑架失踪,妻子因此成了精神病,生活的剧痛使他充满仇恨,在他准备要将甜甜贩卖给人贩子的时候,内心顿时醒悟和吴大志一起捣毁了人贩子的窝点。

  

  吴大志终于勇于接受曾经犯下的错误,努力走出生活的困境,不得不说龙小种和吴大志痛苦的根源来源于人生困境的两难选择。是将甜甜以低价贩卖给人贩子?是道德还是亲情?是谎言还是真相?人物内心的痛苦并非来源于恶,而是来源于自私,吴大志肇事逃逸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怕自己的女儿甜甜没人照顾,龙小种对家庭的爱对女儿爱使他发誓要惩罚曾经将他家庭整破碎的人,两位主人公的行动都以“爱”作为驱动力,这使得矛盾冲突更为强烈,对人性的思考更为深入,最终实现自我救赎。

  在《最后一刻》中,导演通过拿捏故事的节奏来营造一种悬疑感,影片开头一个摇镜头的画面中出现的一个拆字,之后出现一群人将一家三口强行拖出门外,小女孩逃脱在深夜却遭人绑架而失踪,男主角在深夜肇事后因恐惧而逃逸,黑夜中冷峻的色彩将悬念氛围慢慢铺陈开来,与普通的悬疑类电影不同,影片并没有着重渲染朴素迷离的案件线索,以及利用电影中人物命运的曲折遭遇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而是在影片开头就交代了案件的结局和犯罪嫌疑人,而且面目狰狞犯罪嫌疑人并不是影片的重点,只是整个故事的引子。

  

  影片开头运用平行蒙太奇将这两起事件放在一起,使得这两个事件紧紧相互联系在一起,导演给观众抛出一个疑问,“谁是真正绑架女孩的凶手?”这样的创作手法目的就是吸引着观众注意力,让观众从后面的剧情中寻找答案。对于一个正常的家庭来说,孩子常常是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父母的精神寄托,甚至是父母的全部价值与意义所在。

  

  电影《最后一刻》试图去关注失去孩子的父母所承受的生活上和精神上的痛苦,对龙小种来说,女儿巧巧的失踪导致妻子精神失常,也为他之后的一系列复仇埋下了伏笔,如给房地产老总设计圈套、诬陷王金水、骗取吴大志的女儿甜甜的信任。而对于吴大志来说,女儿甜甜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为了女儿使他走向了错误的路,从此罪恶感一直缠绕在他的内心,也因为女儿,使他在最后一刻重新直面生活,这些反映了人性最为真实的一面,也表现了导演对人性的复杂性的挖掘。

  整体上看,作为一部低成本关于人性和自我救赎的影片《最后一刻》存在着很多缺陷,如人物塑造的不够成熟,演员表演的能力还需提高,对于人性的的揭露还停留在表层。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