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来自中国的大个子新秀

  原标题:那个来自中国的大个子新秀

  

  序

  姚明,是中国于世界的一扇窗。没有人会质疑姚明的实力以及他对于中国篮球里程碑式的意义。2016年7月20日,姚明在The Players Tribune上发表了《My Rookie Year》一文,文中讲述了姚明来到休斯顿第一年的一些回忆,以及和Steve Francis的真挚情谊。

  我在新秀赛季开始之前,我便来到了休斯敦,那时我22岁,我有些羞涩与内敛,总是个安安静静的人。但史蒂夫·弗朗西斯(Steve Francis)恰恰相反。在我第一次参观球场的时候,史蒂夫是第一个和我打招呼的人。他从更衣室走出来,给了我一个我从未尝试过的有力的击掌。我知道他很重视这次击掌,因为从手掌间你能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都在发力,我的手疼坏了。

  那是14年前的事了。在我的新秀赛季,一切都进行得很快,但我清楚地记得最初的几周,是的,你总是记得开始的那些事——那天,我的教练给我看了我的新储物柜,当我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火箭队球衣上的时候,我非常激动,这对我来说是件大事,因为从没有一件NBA球衣上写过我的名字。当我来到NBA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有着很大的转变,但我记得最清楚的却是一些小事情:例如每个人都叫我「姚」——他们以为那是我的名字,而非姓氏。在中国,我们的姓在前,名字在后。对我的中国朋友来说,我是他们的「明」,但在这里,现在,我仅仅是「姚」。但因为身边的每个人都这样叫我,我也就不再不纠正他们了。是的,那时我太害羞了。但史蒂夫非常热情,并且充满激情。一开始他便决心要把我介绍给队里的每一个人。

  

  永远的「弗老大」

  这位是卡蒂诺·莫布里(Cuttino Mobley)、这是格伦·莱斯(Glen Rice)、这是古提诺·墨布里(Cuttino Mobley)...当他说出每个名字的时候,我试着把这些名字在脑子里拼出来,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了——我的脑子飞快地转着,每个人也都给了我一个击掌,但没有人的击掌像史蒂夫的那样有力。当时我的英语水平非常有限,但...我能听懂的比我能说的要多一些,因为和所有中国学生一样,我从六岁就开始学习英语了。「很抱歉,我有点害羞,」我对史蒂夫说。「别担心,」他说。

  然后他友好地拥抱了我一下,并告诉我,我们一直在等你,我们需要你。

  

  在中国的传统中,当你第一次见到某人的时候,你会主动退后一点,保持一些距离。然后同他说「你好」,并且和他握手。是的,这非常正式。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和那个人的友谊会逐渐加深,你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愈发舒服,就像一壶水被慢慢加热一样。但史蒂夫不是那样的——他的那壶水马上就烧开了,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史蒂夫始终都保持在200度的状态...哈哈,我很快就和他打成一片。

  当时我并不知道,在我来到休斯顿之前,火箭队从当地一所大学聘请了一位中国教授,来为火箭队的队员们普及中国风俗。我想说的是,这里的每个人都表现得很友好,他们努力向我展示他们知道的一些中国文化。他们甚至知道一些细枝末节的礼仪——比如当我们交换名片时,中国人是用两只手拿着名片的。即便是在现在,我一想到这些话就想笑。其实在当时,我想要的只是每个人都可以像对待其他NBA球员一样对待我。但现在想想,也正是这些小事让我感受到他们对我的温暖与情谊。

  

  「YAO」的故事刚刚开始

  在我来到休斯敦的第一个周末,火箭队举办了一场慈善高尔夫比赛,史蒂夫主动提出开车送我去球场。那时我还没有打过高尔夫,甚至都没摸过球杆。「我们开悍马吧,」史蒂夫和我说。「锤子(Hammer)?(与悍马Hummer近音)」我问。老实说,我没明白他的意思。「不,老弟,悍马!我的悍马。我们要开它去高尔夫球场。」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随即他指着一辆看起来像军用吉普车的车子,并告诉我这就是悍马,不是锤子。我从未见过这种车——它的底盘很高,但车内空间却不大,我几乎没法坐进去。那时我想,这辆车在美国很普及吗?

  我对我的英语仍然不是很有信心,但我很高兴史蒂夫能邀请我。球馆离高尔夫球场只有20分钟的路程,我上了那辆悍马,狭小的空间使我觉得有些不舒服。幸运的是,史蒂夫善于与人交谈,同时我也很乐意倾听。我们开始谈论NBA,他告诉我在我的新秀赛季中,有什么是值得我期待的,以及我要去做些什么——「你必须保持在场上的积极性,需要频繁移动你的脚步...但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要展现出侵略性。」侵略性...我知道这个词。史蒂夫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也许有十几次。侵略性、侵略性、侵略性...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课。

  

  他们的故事你还记得多少?

  「还有一件事。」史蒂夫继续说,「如果你离篮筐足够近,并且有扣篮的机会的话,你一定要去完成这次扣篮。」他弯曲右臂,并不断重复「扣篮」这个词。他讲得太快了,我不得不请他把收音机的声音关小些,这样我才能听到每一个字。他告诉我他新秀赛季时的一些状况,那时他基本没有什么上场机会,他告诉我那时他缺乏信心。他说:「我过去在球场上经常被人在油漆区(Paint:三秒区)里挤得跌跌撞撞。」「油漆(Paint)?」我呢喃道。「对的,那是你比赛的核心所在,是你的成功之匙。」我想问他什么是油漆,但我只是点点头回应了他,以此来掩盖我的似懂非懂。「当在肘区(Elbow:罚球线与三秒区的两个交点范围区域)接到球的时候,」史蒂夫继续说,「你必须面向篮筐,并把球举高,这样像我这样的后卫就不能把球从你身上掏走。」「肘子(Elbow)?」这次我没能掩盖住我的困惑。这个词我实在无法理解,同时他看出了我的疑惑,并向我解释了肘区的意思。

  史蒂夫看着我笑了,他看着我说道:「很抱歉让你的长腿不是那么舒服,我的兄弟。」我摇摇头。其实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再想我那在车中无法伸开的双腿。说真的,我很高兴能谈论关于篮球的种种。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对加盟火箭队充满了期待和遐想,现在,我很高兴能和一些朋友有着共同语言。

  之后史蒂夫问的问题让我大吃一惊。「你有女朋友吗?」他问道。我没想到他会问我这样的私人问题,我告诉他我从高中起就和同一个女孩约会。「我也是在高中的时候认识我女朋友的!」他告诉我。我用我有限的英语问他关于他女朋友的事,他把她的一切都告诉了我。在那20分钟里,我坐在史蒂夫的悍马里学到了很多。我十分尊重他并且重视我们的友谊,因为他对我也是如此。当他被交易到奥兰多的时候,我非常想念他——他是我的好队友,好朋友。之所以我能在来到休斯顿的第一年就能找到像家一样的感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史蒂夫·弗朗西斯。

  

  Rudy Tomjanovich

  史蒂夫此前说的积极与侵略性是对的。20年前的中国篮球协会和NBA的区别不仅仅在于技术,而是对篮球的另一种理解。我不得不改变我对这个游戏的理解。在CBA,我的身高让人害怕,当他们看到我有多高时,他们会自动为我让出一条路。在NBA,每一次比赛都是一场战斗,我学到了大个子球员必须打得更快——那时候,在CBA的比赛中,比赛通常会以大个子的节奏为主。而在NBA,从一开始就是在冲刺。如果你不能和后卫跑得一样快,那么你就不能上场参加比赛。

  

  那年,那些事

  到了转年的二月,我在球场上打的越来越舒服,没错,我开始逐步了解我的队友。为了庆祝中国新年,火箭队为我安排了一个惊喜派对——那是一个比赛日,他们知道在中国每个人都会有一到两周的假期,就像他们的圣诞节一样。我不知道他们在计划什么,但就在比赛前,我们的公关经理让我到他的办公室来回答一些问题。好吧,我应该猜到的,他只是想拖住我。当我离开他的办公室,准备走进更衣室时,里面传来了到中国过新年时才放的音乐,与此同时,所有人也都在一同哼唱着。

  鲁迪教练走向我,递给我一个红色的信封。我从里面拿出了一美元,这时,每个人都笑了。史蒂夫过来和我击掌庆祝,我的手又被拍的生疼,但我忍不住地笑了。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但这仍然是一段让人感到非常,非常温暖的记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Size尺码

  原标题:那个来自中国的大个子新秀

  

  序

  姚明,是中国于世界的一扇窗。没有人会质疑姚明的实力以及他对于中国篮球里程碑式的意义。2016年7月20日,姚明在The Players Tribune上发表了《My Rookie Year》一文,文中讲述了姚明来到休斯顿第一年的一些回忆,以及和Steve Francis的真挚情谊。

  我在新秀赛季开始之前,我便来到了休斯敦,那时我22岁,我有些羞涩与内敛,总是个安安静静的人。但史蒂夫·弗朗西斯(Steve Francis)恰恰相反。在我第一次参观球场的时候,史蒂夫是第一个和我打招呼的人。他从更衣室走出来,给了我一个我从未尝试过的有力的击掌。我知道他很重视这次击掌,因为从手掌间你能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都在发力,我的手疼坏了。

  那是14年前的事了。在我的新秀赛季,一切都进行得很快,但我清楚地记得最初的几周,是的,你总是记得开始的那些事——那天,我的教练给我看了我的新储物柜,当我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火箭队球衣上的时候,我非常激动,这对我来说是件大事,因为从没有一件NBA球衣上写过我的名字。当我来到NBA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有着很大的转变,但我记得最清楚的却是一些小事情:例如每个人都叫我「姚」——他们以为那是我的名字,而非姓氏。在中国,我们的姓在前,名字在后。对我的中国朋友来说,我是他们的「明」,但在这里,现在,我仅仅是「姚」。但因为身边的每个人都这样叫我,我也就不再不纠正他们了。是的,那时我太害羞了。但史蒂夫非常热情,并且充满激情。一开始他便决心要把我介绍给队里的每一个人。

  

  永远的「弗老大」

  这位是卡蒂诺·莫布里(Cuttino Mobley)、这是格伦·莱斯(Glen Rice)、这是古提诺·墨布里(Cuttino Mobley)...当他说出每个名字的时候,我试着把这些名字在脑子里拼出来,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了——我的脑子飞快地转着,每个人也都给了我一个击掌,但没有人的击掌像史蒂夫的那样有力。当时我的英语水平非常有限,但...我能听懂的比我能说的要多一些,因为和所有中国学生一样,我从六岁就开始学习英语了。「很抱歉,我有点害羞,」我对史蒂夫说。「别担心,」他说。

  然后他友好地拥抱了我一下,并告诉我,我们一直在等你,我们需要你。

  

  在中国的传统中,当你第一次见到某人的时候,你会主动退后一点,保持一些距离。然后同他说「你好」,并且和他握手。是的,这非常正式。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和那个人的友谊会逐渐加深,你们之间的关系会变得愈发舒服,就像一壶水被慢慢加热一样。但史蒂夫不是那样的——他的那壶水马上就烧开了,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史蒂夫始终都保持在200度的状态...哈哈,我很快就和他打成一片。

  当时我并不知道,在我来到休斯顿之前,火箭队从当地一所大学聘请了一位中国教授,来为火箭队的队员们普及中国风俗。我想说的是,这里的每个人都表现得很友好,他们努力向我展示他们知道的一些中国文化。他们甚至知道一些细枝末节的礼仪——比如当我们交换名片时,中国人是用两只手拿着名片的。即便是在现在,我一想到这些话就想笑。其实在当时,我想要的只是每个人都可以像对待其他NBA球员一样对待我。但现在想想,也正是这些小事让我感受到他们对我的温暖与情谊。

  

  「YAO」的故事刚刚开始

  在我来到休斯敦的第一个周末,火箭队举办了一场慈善高尔夫比赛,史蒂夫主动提出开车送我去球场。那时我还没有打过高尔夫,甚至都没摸过球杆。「我们开悍马吧,」史蒂夫和我说。「锤子(Hammer)?(与悍马Hummer近音)」我问。老实说,我没明白他的意思。「不,老弟,悍马!我的悍马。我们要开它去高尔夫球场。」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随即他指着一辆看起来像军用吉普车的车子,并告诉我这就是悍马,不是锤子。我从未见过这种车——它的底盘很高,但车内空间却不大,我几乎没法坐进去。那时我想,这辆车在美国很普及吗?

  我对我的英语仍然不是很有信心,但我很高兴史蒂夫能邀请我。球馆离高尔夫球场只有20分钟的路程,我上了那辆悍马,狭小的空间使我觉得有些不舒服。幸运的是,史蒂夫善于与人交谈,同时我也很乐意倾听。我们开始谈论NBA,他告诉我在我的新秀赛季中,有什么是值得我期待的,以及我要去做些什么——「你必须保持在场上的积极性,需要频繁移动你的脚步...但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要展现出侵略性。」侵略性...我知道这个词。史蒂夫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也许有十几次。侵略性、侵略性、侵略性...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课。

  

  他们的故事你还记得多少?

  「还有一件事。」史蒂夫继续说,「如果你离篮筐足够近,并且有扣篮的机会的话,你一定要去完成这次扣篮。」他弯曲右臂,并不断重复「扣篮」这个词。他讲得太快了,我不得不请他把收音机的声音关小些,这样我才能听到每一个字。他告诉我他新秀赛季时的一些状况,那时他基本没有什么上场机会,他告诉我那时他缺乏信心。他说:「我过去在球场上经常被人在油漆区(Paint:三秒区)里挤得跌跌撞撞。」「油漆(Paint)?」我呢喃道。「对的,那是你比赛的核心所在,是你的成功之匙。」我想问他什么是油漆,但我只是点点头回应了他,以此来掩盖我的似懂非懂。「当在肘区(Elbow:罚球线与三秒区的两个交点范围区域)接到球的时候,」史蒂夫继续说,「你必须面向篮筐,并把球举高,这样像我这样的后卫就不能把球从你身上掏走。」「肘子(Elbow)?」这次我没能掩盖住我的困惑。这个词我实在无法理解,同时他看出了我的疑惑,并向我解释了肘区的意思。

  史蒂夫看着我笑了,他看着我说道:「很抱歉让你的长腿不是那么舒服,我的兄弟。」我摇摇头。其实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再想我那在车中无法伸开的双腿。说真的,我很高兴能谈论关于篮球的种种。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对加盟火箭队充满了期待和遐想,现在,我很高兴能和一些朋友有着共同语言。

  之后史蒂夫问的问题让我大吃一惊。「你有女朋友吗?」他问道。我没想到他会问我这样的私人问题,我告诉他我从高中起就和同一个女孩约会。「我也是在高中的时候认识我女朋友的!」他告诉我。我用我有限的英语问他关于他女朋友的事,他把她的一切都告诉了我。在那20分钟里,我坐在史蒂夫的悍马里学到了很多。我十分尊重他并且重视我们的友谊,因为他对我也是如此。当他被交易到奥兰多的时候,我非常想念他——他是我的好队友,好朋友。之所以我能在来到休斯顿的第一年就能找到像家一样的感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史蒂夫·弗朗西斯。

  

  Rudy Tomjanovich

  史蒂夫此前说的积极与侵略性是对的。20年前的中国篮球协会和NBA的区别不仅仅在于技术,而是对篮球的另一种理解。我不得不改变我对这个游戏的理解。在CBA,我的身高让人害怕,当他们看到我有多高时,他们会自动为我让出一条路。在NBA,每一次比赛都是一场战斗,我学到了大个子球员必须打得更快——那时候,在CBA的比赛中,比赛通常会以大个子的节奏为主。而在NBA,从一开始就是在冲刺。如果你不能和后卫跑得一样快,那么你就不能上场参加比赛。

  

  那年,那些事

  到了转年的二月,我在球场上打的越来越舒服,没错,我开始逐步了解我的队友。为了庆祝中国新年,火箭队为我安排了一个惊喜派对——那是一个比赛日,他们知道在中国每个人都会有一到两周的假期,就像他们的圣诞节一样。我不知道他们在计划什么,但就在比赛前,我们的公关经理让我到他的办公室来回答一些问题。好吧,我应该猜到的,他只是想拖住我。当我离开他的办公室,准备走进更衣室时,里面传来了到中国过新年时才放的音乐,与此同时,所有人也都在一同哼唱着。

  鲁迪教练走向我,递给我一个红色的信封。我从里面拿出了一美元,这时,每个人都笑了。史蒂夫过来和我击掌庆祝,我的手又被拍的生疼,但我忍不住地笑了。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但这仍然是一段让人感到非常,非常温暖的记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史蒂夫

  火箭队

  鲁迪

  姚明

  休斯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