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1959》中的三个积极分子,也是国军大兵团作战指挥人才

  原创萧武弹史昨天我要分享

  就以解放战争来说,所谓能够指挥大兵团作战,乃至擅长指挥大兵团作战,最起码的一个标准应该是,能够同时指挥两个兵团以上的部队作战,才算是具备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否则,这个标准就很难确定了,如果仅仅是以兵团为标准来说,当时国军和解放军双方都有许多兵团,也有许多兵团司令,但实际上,这些兵团司令未必具备独立地在一个战区执行作战指挥任务的能力。

  以这个标准来衡量,解放军这边自然不用说,是比较确定的,彭林刘徐粟这是已经有了历史定评的,都不会有什么争议,其中粟裕更是在盖棺论定的评价中有着“尤其擅长大兵团作战指挥”这样绝无仅有的评语,其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更是一流,在国共双方都堪称无出其右者。而且,粟裕指挥作战还有个很大的特点是,他打仗多是在运动战、遭遇战,而且经常是打起来之后会不断卷入更多的敌人,取得的战果经常超出战前的预期。

  

  就国军方面来说,虽然因为在解放战争中败北,所以国军将领也都成了败军之将,但正如《特赦1959》中黄维说的,虽然战争失败了,但并意味着我们这些人都是蠢材。国军中实际上也有些人是比较擅长大兵团作战指挥的,其中老一辈的比如李宗仁、白崇禧,这是众所周知的,而且战功卓著。诚如唐德刚所言,李宗仁从徐州会战开始,指挥过的部队上百万,但能在日军合围之下安然撤退,而没有变成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那样的溃败,就已经算是国军将领中的佼佼者。

  年轻一辈的国军高级将领中,其实也有些人是比较擅长大兵团作战指挥的,尤其是《特赦1959》浓墨重彩的表现了的杜聿明和王耀武这两个人,王耀武抗战期间就已经功勋卓著,到解放战争时期已经成为山东战场最高军政长官,但因为资历所限,始终无法独立指挥,经常要受到陈诚和顾祝同等人的掣肘,所以未能人尽其才,影响了其水平发挥。但从其抗战期间的表现和粟裕的评价来看,王耀武是具备这个能力的。

  

  杜聿明就更不用说了,从抗战结束后抢占东北开始,杜聿明就开始展露其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初到东北,硬是率领着数量并不多的几个军,从山海关一路推进到长春,迫使东北的解放军放开大路、占领两厢,分别退向南满和北满,整个长春到山海关的铁路线完全被国军占领。之后,到决定两党命运的决战时刻,杜聿明又在东北危急时奉命到东北指挥救援廖耀湘,虽然廖耀湘兵团全军覆没,但他能够在解放军大兵压境的压力之下,将营口残存的东北国军撤退出来,已经非常难能可贵。

  淮海战役中杜聿明对形势的分析和对战场局势提出的建议,其实也不差,只是国军统帅部意志不坚定,机会主义的想法太多,导致杜聿明率领三十万大军从徐州退出后,却被包围在了陈官庄,最后全军覆没。但这其中除了人谋,也有很多意外的情况,更加之国军内部的重重矛盾,并不完全是因为杜聿明的指挥失当。甚至可以说,如果换个人指挥,能否将邱清泉、李弥和孙元良三个兵团从徐州拉出来,都很成问题,按照国军的习惯,这种撤退,很有可能直接变成一场毫无秩序的溃败。

  

  此外,国军将领中,宋希濂在当时可能也被许多人认为具备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在考虑徐蚌会战作战指挥人选的时候,最后被迫选定刘峙出任徐州剿总司令,国军统帅部知道刘峙不具备作战指挥能力,因此考虑给他安排一个实际负责作战指挥的副总司令。当时的两个主要人选,一个是杜聿明,另一个就是宋希濂。并且,宋希濂的任命一度被发表了,但仅过了一天就又撤销了,还是让他返回了宜昌,改由杜聿明担任。

  宋希濂抗战期间表现也非常突出,尤其是在大别山地区的富金山、沙窝之战中毙日军4500余人,伤敌1.7万余人,在当时的国军中战绩非常显著。之后,又在怒江之战中,率军全歼了渡江而来的日军。到抗战结束时,他已经担任集团军司令,和杜聿明、王耀武一样,是国军中正在上升期的高级将领。但解放战争期间一直担任新疆警备司令,一直到1948年8月,才调任华中剿总副总司令兼十四兵团司令,等到在西南再和解放军交手时,国军大势已去,人心已散,他也在大渡河畔兵败被俘。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就以解放战争来说,所谓能够指挥大兵团作战,乃至擅长指挥大兵团作战,最起码的一个标准应该是,能够同时指挥两个兵团以上的部队作战,才算是具备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否则,这个标准就很难确定了,如果仅仅是以兵团为标准来说,当时国军和解放军双方都有许多兵团,也有许多兵团司令,但实际上,这些兵团司令未必具备独立地在一个战区执行作战指挥任务的能力。

  以这个标准来衡量,解放军这边自然不用说,是比较确定的,彭林刘徐粟这是已经有了历史定评的,都不会有什么争议,其中粟裕更是在盖棺论定的评价中有着“尤其擅长大兵团作战指挥”这样绝无仅有的评语,其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更是一流,在国共双方都堪称无出其右者。而且,粟裕指挥作战还有个很大的特点是,他打仗多是在运动战、遭遇战,而且经常是打起来之后会不断卷入更多的敌人,取得的战果经常超出战前的预期。

  

  就国军方面来说,虽然因为在解放战争中败北,所以国军将领也都成了败军之将,但正如《特赦1959》中黄维说的,虽然战争失败了,但并意味着我们这些人都是蠢材。国军中实际上也有些人是比较擅长大兵团作战指挥的,其中老一辈的比如李宗仁、白崇禧,这是众所周知的,而且战功卓著。诚如唐德刚所言,李宗仁从徐州会战开始,指挥过的部队上百万,但能在日军合围之下安然撤退,而没有变成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那样的溃败,就已经算是国军将领中的佼佼者。

  年轻一辈的国军高级将领中,其实也有些人是比较擅长大兵团作战指挥的,尤其是《特赦1959》浓墨重彩的表现了的杜聿明和王耀武这两个人,王耀武抗战期间就已经功勋卓著,到解放战争时期已经成为山东战场最高军政长官,但因为资历所限,始终无法独立指挥,经常要受到陈诚和顾祝同等人的掣肘,所以未能人尽其才,影响了其水平发挥。但从其抗战期间的表现和粟裕的评价来看,王耀武是具备这个能力的。

  

  杜聿明就更不用说了,从抗战结束后抢占东北开始,杜聿明就开始展露其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初到东北,硬是率领着数量并不多的几个军,从山海关一路推进到长春,迫使东北的解放军放开大路、占领两厢,分别退向南满和北满,整个长春到山海关的铁路线完全被国军占领。之后,到决定两党命运的决战时刻,杜聿明又在东北危急时奉命到东北指挥救援廖耀湘,虽然廖耀湘兵团全军覆没,但他能够在解放军大兵压境的压力之下,将营口残存的东北国军撤退出来,已经非常难能可贵。

  淮海战役中杜聿明对形势的分析和对战场局势提出的建议,其实也不差,只是国军统帅部意志不坚定,机会主义的想法太多,导致杜聿明率领三十万大军从徐州退出后,却被包围在了陈官庄,最后全军覆没。但这其中除了人谋,也有很多意外的情况,更加之国军内部的重重矛盾,并不完全是因为杜聿明的指挥失当。甚至可以说,如果换个人指挥,能否将邱清泉、李弥和孙元良三个兵团从徐州拉出来,都很成问题,按照国军的习惯,这种撤退,很有可能直接变成一场毫无秩序的溃败。

  

  此外,国军将领中,宋希濂在当时可能也被许多人认为具备大兵团作战指挥能力。在考虑徐蚌会战作战指挥人选的时候,最后被迫选定刘峙出任徐州剿总司令,国军统帅部知道刘峙不具备作战指挥能力,因此考虑给他安排一个实际负责作战指挥的副总司令。当时的两个主要人选,一个是杜聿明,另一个就是宋希濂。并且,宋希濂的任命一度被发表了,但仅过了一天就又撤销了,还是让他返回了宜昌,改由杜聿明担任。

  宋希濂抗战期间表现也非常突出,尤其是在大别山地区的富金山、沙窝之战中毙日军4500余人,伤敌1.7万余人,在当时的国军中战绩非常显著。之后,又在怒江之战中,率军全歼了渡江而来的日军。到抗战结束时,他已经担任集团军司令,和杜聿明、王耀武一样,是国军中正在上升期的高级将领。但解放战争期间一直担任新疆警备司令,一直到1948年8月,才调任华中剿总副总司令兼十四兵团司令,等到在西南再和解放军交手时,国军大势已去,人心已散,他也在大渡河畔兵败被俘。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