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场特殊的招聘会说起……

?

  南方法治报2天前我要分享

  

  5月13日,

  一场特殊的招聘会

  在中山市戒毒所举办。

  招聘单位是

  爱同在康诺工艺品工作坊,

  创办人叫李润妹,

  大家都亲切地称她“妹姐”。

  李润妹来自中山市横栏镇,

  经营着一家“大嫂工作坊”,

  后改名为

  “爱同在康诺工艺品工作坊”。

  而就是这样一家小工作坊,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

  为吸毒康复人员

  打造了一个温馨的“家”。

  在中山市禁毒部门及横栏镇有关部门支持下,工作坊从2006年成立至今,已经帮扶戒毒康复人员超百名,其中去年10月至今共帮扶56人,有25人掌握技能后,转至更高技术更高薪水的企业工作。

  

  组织员工参与禁毒宣传活动。受访者供图

  用心回报社会

  李润妹在2000年办起“美同在服装公司”,通过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然而,亲眼目睹的一些青少年问题,让她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有一次,她在医院遇到被人欺骗怀孕急产的女孩小淑,其既无钱交费又无人照顾。与其素不相识的李润妹立即取出2000元为小淑交了入院费,还派人照顾小淑直到出院,之后还劝说孩子的爷爷奶奶安置好母子俩。

  还有一件事对李润妹触动很大。横栏当地有一名患严重佝偻病的小梁,身高只有1.2米,被家人轻视街坊歧视,失去了尊严和自信。李润妹知道后,主动找她谈心给她鼓励,让她到自己的企业做力所能及的工作,还培养她当上了公司中层管理员。想到社会上还有不少这样的特殊青少年需要帮助,李润妹萌生了建立一个帮扶中心的想法。

件简陋,越来越不符合要求。李润妹说服全家,以每年12万元的价格承租了一幢3层2100平方米的厂房,花费200万余元改造装修,每年还投入10万余元维护运转。厂房内设心理咨询室、功能训练室、音乐放松室、成长分享室、康复乐园、工疗车间等,雇请了13名管理人员和2名心理咨询师。把身体有残疾、心理有缺陷、行为有偏差,甚至家长不愿管的特殊青少年吸收进来,提供生活照顾、心理辅导和就业能力培养,让他们得到一个充满关爱和温暖的“家”。有了这个功能齐全的平台,就能用科学有效的帮教方法,通过循序渐进的康复训练,使各种类型特殊青少年逐步健全心智提高能力,树立尊严增强信心,为融入社会作准备。

  

  在禁毒活动中表演节目。受访者供图

  劳动中找到自我

  洁净明亮的厂房内,面容清秀的小静和小冰小心翼翼地将袖珍电路板压入应急灯卡槽,然后放进身旁的蓝色塑料筐内,待下一个流程装配……如果不是工作人员介绍,记者都没发现这2名秀气的女孩是智力缺陷患者。

  庇护工场位于爱同在康诺工艺品工作坊二楼,宽敞、明亮、洁净,是残障人员的工作场所。记者赶到时,10余名妇女儿童一边听音乐,一边忙得热火朝天。他们的工作看起来并不复杂,只需将焊接好的袖珍电路板压入应急灯卡槽,然后放进身旁的蓝色塑料筐内。不过,整个过程需要耐心和小心。

  “一切行动听从指挥!”这是镶嵌在庇护工场墙壁上的一句话,也是工作坊对工人的基本要求。工作坊执行总监梁丽珊告诉记者,这里的工人大都患有心智障碍,如果不规范他们的行为,一会儿就全乱套了,当然工作效率也很低,基本上是边工作边休息。“实际上,我们的目的是通过工作,让他们找到自我和收获自信。做得好的人,月薪也能拿到两三千元。”

  “叔叔好!叔叔好!”在现场,三四名年龄偏小的工人主动向来访者打招呼,语速虽然有些慢,但手中的活没有停下来,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梁丽珊告诉记者,这些孩子最大的成就感,就是得到别人的肯定。有时,他们会兴奋地在人家面前手舞足蹈,只是为了得到鼓励。所以,工作坊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社工中心,定期联合其他公益组织、行业协会等开展活动,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制作的产品很棒,收获爱心、技能和薪水的同时,也赢得社会的尊重。

  

  涉毒康复人员认真工作。受访者供图

  一场特殊的招聘会

  5月13日一早,爱同在康诺工艺品工作坊招聘团队一行5人赶到中山市戒毒所举办招聘会。为使招聘顺利,戒毒所事先为他们准备好了场地,同时在即将出所的戒毒康复人员中做了预热宣传。

  

  5月13日的招聘会现场。受访者供图

  5人招聘团队中,带队的是妹姐的女儿梁丽珊,随队有一名技术主管阿文和一名生产主管阿荣。实际上,对于这2名主管来说,戒毒所并不陌生,此前,两人均因吸毒早就是所里的“常客”。

  30余名戒毒康复人员落座后,梁丽珊做了招聘说明,接着播放了工作坊宣传片,2名企业主管正式出场,他们以自己的亲身 经历,讲述进入工作坊后的变化,告诉队员们工作坊是一个怎样的单位,为什么会接收戒毒康复人员,以及入职工作坊后将受到何等管理、可能拥有的薪水等。

  跟外边的人才招聘会一样,戒毒所的招聘会也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一直持续到下午3时。许多犹豫不决的强戒人员听到妹姐和工作坊的故事后,提交了应聘资料。

  “从瘾君子到强戒人员,再到企业主管,而后代表企业进入戒毒所招聘,说实话,首次入所代表企业招聘时,确实有些紧张。不过,我发现了自己的价值。”面对记者,阿文这样说。

  此前因为吸毒,阿文的亲生父母和养父母都放弃了他,而妹姐面对这个年轻人,愿意拿出5万元,用两年的时间来引导他回到正途。

  想让一名无家可归的吸毒者找回自己可没那么简单,有几次,阿文喝得酩酊大醉,回到工作坊砸烂窗户、打骂工友,妹姐气得直发抖。可是酒醒后,阿文后悔莫及,又赔礼又道歉。

  几次耍酒疯后,妹姐忍无可忍,决定给阿文一次教训。妹姐召集所有员工在礼堂开会,阿文被请上了台,妹姐抡起一根棍子就朝阿文的小腿肚打去,一连打了20多下。然后妹姐叫阿文离开工作坊,永远不要回来。话刚说出来,阿文哽咽着:“打吧,打吧,打死我都不离开,我不想没家了……”

  一个让妹姐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临,阿文决定彻底戒毒,这是他考虑很久之后的抉择。

  自强戒开始,阿文受到头疼、流鼻涕、胸闷等诸多症状折磨,精神几近崩溃。“与魔鬼搏斗的每分每秒,李妈妈几乎都在我身边,可以说是我哭她也哭,我笑她也笑,受尽折磨。她让我感受到了母爱是多么的伟大。”阿文抿了抿嘴,“没有她的支持,我是坚持不到现在的。”

  现在的阿文,在工作坊里找到了自己的奋斗目标,也找到了人生努力的方向。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如需授权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

  未经授权转载原创稿件将举报维权

  欢迎朋友圈分享

  收藏举报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