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更有客人



  2019-08-01 00:00:00 北极星一北

  

  第十天的夜里,萧月感觉舒睿有心事,就问舒睿:“你怎么啦?明天晚上攻打祈城是有什么担忧吗?”

  舒睿说:“你好好养伤吧!你才刚能下床,不要操那么多心啦!我已经处理好了。”

  萧月说:“狼都打到我们老窝了,况且你明天晚上也会去战场,你觉得我能安心养伤吗?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部署的战略,右边锋缺点合适的人,祈城东边是峭壁,你需要伸手敏捷、武功好、杀伐果断的几个人,来截杀他们逃跑的将领。”

  

  舒睿吃惊的问:“你是我肚子里的虫吧?你又没有参加商讨会,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萧月白了舒睿一眼,说:“切,我才没兴趣当虫呢!我是根据现有的人员配备和将士们给你汇报情况猜到的。右边锋交给我吧!保证不辱使命。”

  舒睿立马说:“尽管你猜的没错,但你的任务是尽快把身体养好,战场的事现在不需要你操心。”

  萧月:“好啦!好啦!先睡觉,如果我预计的没错的话,三更有客人到访。你我有客人要接待。嘻嘻!先不要问是谁。”

  

  舒睿说:“在我的军营里,我害怕来人不成,我倒想会会什么人三更敢来。来,睡觉。”

  三更时分,将士来报,营外八名女子携二十两马车的货物,说有要事求见元帅和元帅夫人。舒睿、萧月立即起床,舒睿直接拦腰抱起萧月,出帐上马,直奔大营外。看到八位美女和身后一辆辆装满东西的马车,低头看萧月。萧月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到一声:“哥哥,有了嫂子就不认识妹妹了,哼!我要离家出走!”

  舒睿和萧月异口同声,说:“妹妹?”

  身穿红衣的女子走到舒睿和萧月面前,嘟着嘴问舒睿:“哥哥,你不认识梦儿了吗?”

  萧月看向舒睿,惊讶道:“依梦是你妹妹?”

  

  依梦大大咧咧的上前挽着萧月的胳膊,说:“月儿,跟我回去吧!师傅和师母很挂念你……”

  萧月一个趔趄,若不是舒睿及时抱住,就栽到地上了。

  舒睿大声说:“梦儿,你这性子啥时候能改改,月儿受伤了,刚能下地,为了接你们,应撑着出来了。先回营帐,梦儿招呼你的师姐妹,吴将军帮忙把东西拉进来。”说完,舒睿抱着萧月转身回了大营。

  依梦在师姐妹当中排行老八,萧月是老九,所以,舒睿一走,七位师姐唰的一下,全都看向依梦,依梦赶紧解释:“亲爱的师姐,我真不知道月儿是和我哥结婚,他们都是父母指婚,之前也没见过面,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巧。月儿临走前,我还告诉她,如果那个男人敢欺负她,我就去杀了他……我能不能收回我曾经对月儿说的话?”

  

  七位师姐忍不住捧腹大笑,大师姐紫薇说:“能不能收回你说的话,你得问咱们的小师妹,问我们有什么用?”

  八人随吴将军来到月儿的帐里,看到月儿苍白的脸色,大家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大师姐紫薇向舒睿抱拳,道:“风月谷大弟子紫薇摔众师妹见过睿元帅,另外,想请问睿元帅,我们的九师妹可是我们师姐妹当中身手和医毒最好的,一般人很难伤到她,她为何受如此重的伤?”

  舒睿惭愧鞠了一躬,说:“对不起,各位师姐,月儿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是我太大意了,我的马临时借给吴将军去查看祈城情况了,我随便选了一匹马去了敌营,回来时,马体力不支,被追兵射中马后蹄,月儿在拉我的过程中受了伤。”

  紫薇听完,看了一眼月儿说:“既然是月儿自愿为你受伤,你不用给我们道歉,以后好好爱护月儿,我们不管你是不是元帅,若月儿在你这受了什么委屈,我们的八师妹说了,她会杀了你,如果到时候八师妹不忍心下手,那就有我们七个师姐代劳了。”

  舒睿郑重道:“请各位师姐放心,永远不会有这么一天的。”

  

  第十天的夜里,萧月感觉舒睿有心事,就问舒睿:“你怎么啦?明天晚上攻打祈城是有什么担忧吗?”

  舒睿说:“你好好养伤吧!你才刚能下床,不要操那么多心啦!我已经处理好了。”

  萧月说:“狼都打到我们老窝了,况且你明天晚上也会去战场,你觉得我能安心养伤吗?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部署的战略,右边锋缺点合适的人,祈城东边是峭壁,你需要伸手敏捷、武功好、杀伐果断的几个人,来截杀他们逃跑的将领。”

  

  舒睿吃惊的问:“你是我肚子里的虫吧?你又没有参加商讨会,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萧月白了舒睿一眼,说:“切,我才没兴趣当虫呢!我是根据现有的人员配备和将士们给你汇报情况猜到的。右边锋交给我吧!保证不辱使命。”

  舒睿立马说:“尽管你猜的没错,但你的任务是尽快把身体养好,战场的事现在不需要你操心。”

  萧月:“好啦!好啦!先睡觉,如果我预计的没错的话,三更有客人到访。你我有客人要接待。嘻嘻!先不要问是谁。”

  

  舒睿说:“在我的军营里,我害怕来人不成,我倒想会会什么人三更敢来。来,睡觉。”

  三更时分,将士来报,营外八名女子携二十两马车的货物,说有要事求见元帅和元帅夫人。舒睿、萧月立即起床,舒睿直接拦腰抱起萧月,出帐上马,直奔大营外。看到八位美女和身后一辆辆装满东西的马车,低头看萧月。萧月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到一声:“哥哥,有了嫂子就不认识妹妹了,哼!我要离家出走!”

  舒睿和萧月异口同声,说:“妹妹?”

  身穿红衣的女子走到舒睿和萧月面前,嘟着嘴问舒睿:“哥哥,你不认识梦儿了吗?”

  萧月看向舒睿,惊讶道:“依梦是你妹妹?”

  

  依梦大大咧咧的上前挽着萧月的胳膊,说:“月儿,跟我回去吧!师傅和师母很挂念你……”

  萧月一个趔趄,若不是舒睿及时抱住,就栽到地上了。

  舒睿大声说:“梦儿,你这性子啥时候能改改,月儿受伤了,刚能下地,为了接你们,应撑着出来了。先回营帐,梦儿招呼你的师姐妹,吴将军帮忙把东西拉进来。”说完,舒睿抱着萧月转身回了大营。

  依梦在师姐妹当中排行老八,萧月是老九,所以,舒睿一走,七位师姐唰的一下,全都看向依梦,依梦赶紧解释:“亲爱的师姐,我真不知道月儿是和我哥结婚,他们都是父母指婚,之前也没见过面,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巧。月儿临走前,我还告诉她,如果那个男人敢欺负她,我就去杀了他……我能不能收回我曾经对月儿说的话?”

  

  七位师姐忍不住捧腹大笑,大师姐紫薇说:“能不能收回你说的话,你得问咱们的小师妹,问我们有什么用?”

  八人随吴将军来到月儿的帐里,看到月儿苍白的脸色,大家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大师姐紫薇向舒睿抱拳,道:“风月谷大弟子紫薇摔众师妹见过睿元帅,另外,想请问睿元帅,我们的九师妹可是我们师姐妹当中身手和医毒最好的,一般人很难伤到她,她为何受如此重的伤?”

  舒睿惭愧鞠了一躬,说:“对不起,各位师姐,月儿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是我太大意了,我的马临时借给吴将军去查看祈城情况了,我随便选了一匹马去了敌营,回来时,马体力不支,被追兵射中马后蹄,月儿在拉我的过程中受了伤。”

  紫薇听完,看了一眼月儿说:“既然是月儿自愿为你受伤,你不用给我们道歉,以后好好爱护月儿,我们不管你是不是元帅,若月儿在你这受了什么委屈,我们的八师妹说了,她会杀了你,如果到时候八师妹不忍心下手,那就有我们七个师姐代劳了。”

  舒睿郑重道:“请各位师姐放心,永远不会有这么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