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在赵庄中学上初三



  2019-08-02 00:58:12 为宝宝教育

  文:齐英民

  图:来自网络

  丰县赵庄中学是我的母校,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她的辉煌时期,我有幸在那里上了几年学。一九八一年暑后入校,就读初三年级。一年后考入本校高中,经过几年寒窗苦读,后考取了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了一名初中教师。

  赵庄中学是一所老牌完中。学校始建于1956年,据《丰县教育简史》记载,1956年底,全县仅有6所普通中学,赵庄中学是其中之一。

  

  到1959年底,全县普通中学增加到18处,但是有高中的完全中学只有3处。我没有查到赵庄中学是从那一年开始办高中的,只查到1970年暑期全县完中有7所。赵庄中学就是七所完中之一。到了1979年暑后全县23所中学调整为14所完中(包括赵庄),其余9所办成初中。

  1980年暑后教育政策大调整,学制延长,中学4年改为6年,县委明确保留九所完中,赵庄中学是其中之一。“文革”结束后,1977年高考制度开始恢复,许许多多的农家子弟通过勤奋苦读,考取了各类大中专和本科院校,从此跳出了农门,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进入八十年代以后,赵庄中学的升学率逐年攀高,考取本科院校的人数也越来越多。

  据校史记载:1981年8月学生李勇考入清华大学,1986年8月学生张进考入中国人民大学。1988年8月学生安长青(女)考入清华大学,1989年8月王爱贞老师所代高三(1)班63人考入本专科院校60人,成为赵庄中学的鼎盛时期。2000年之后,为更好地创办星级高中,镇党委政府决定实施赵庄中学搬迁工程,一期投资500万异地新建,期盼实现洼地崛起,再创辉煌。

  2003年9月迁往新址。老校区交给赵庄初中了。但搬迁后的赵庄中学由于历史欠账太多,债务繁重,学校170亩的占地包产负担严重拖垮了学校,生源日趋下降,教学质量每况愈下,再加上后来教育政策调整,上级要求一律停止二星级高中的创办与验收。无奈之下,2009年8月赵庄中学撤掉高中部并入顺河中学和王沟中学,只保留初中部。

  2014年8月又把初中部全部并入赵庄初级中学。赵庄中学至此寿终正寝。办学58年,共培养了近两万名初高中毕业生,既有高层精英,也有中层骨干和专业技术人员,更多的则是大批普通的劳动者和建设者。如今校友们不论在何种场合提及母校,大家都是唏嘘不已、热泪盈眶,他们对母校的眷恋至今难以释怀。

  那是1981年9月,我从赵庄小学带帽初中毕业,经过考试、选拔,被录取到赵庄中学上初三,这是赵庄中学恢复初中招生后招收的第二届初三学生。进校后,我被编入初三(二)班就读。班主任是宋广宽老师。他代我们语文课。我后来最要好的一位王姓同学从王学屋小学考入,成绩是全乡第三名。编班时以第一名的成绩分到我们班,班主任宋老师把他当成大熊猫宠着。

  这一年数学课第一次被分成两门课开设:代数和几何。在所有的任课老师中,最有特色的就是这两位数学老师了,代数课老师擅讲,课堂上声音洪亮,抑扬顿挫,讲起课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公式、定理和例题讲得头头是道,但是课下他却很少去辅导学生,针对一些难点问题他也总是很放心地交给学生去分析与思考,并要求独立完成。

  每当同学们带着一些困惑去办公室找他时,他总是会说出那句永不变更的话来:“自己钻研出来的记忆深,不要养成依赖老师的习惯”。而几何课正好相反,课堂上老师三言两语就把例题讲完了,剩下的时间总是让学生自己看书看书再看书,然后模仿着、尝试着去做习题。他则巡回进行个别辅导。哪位同学碰到一只拦路虎,老师即使当时解答不出来,也一定会带回办公室进行钻研,找出解题办法后再回到教室去找那位同学,把解题思路讲清了事。

  

  几位任课老师中我最喜欢的还是物理老师和历史老师。李本富老师的物理课讲得思路清晰,有条不紊,声音很慢但字字入耳,很适合我的“胃口”。我的物理成绩每次考试总是在90分以上。张世宝老师的历史课上的真好,他的语言极富感染力,中国近现代史从他口中讲出来,那真是情绪激昂、铿锵有力,学生听起来激情澎湃、热血沸腾。

  至今还记得他上的第一节课的开场白,首先抛出两个问题:一、什么叫历史?二、历史是怎样产生的?果然把同学们给问住了,大家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虽然同学们在初一和初二年级已经学了两年历史,但这两个问题还真是难倒了所有的同学。

  几节课下来,我和同学们彻底地被张老师的历史课征服了。此后一年,同学们上历史课的兴致一直都很高。日课表上的历史课总是被同学们用各种符号标记得最为醒目。每次历史课来临,同学们都早早地坐在位子上,还有的把头伸出窗外,盼望着历史老师的出现。张老师教了我两年历史,高一时的世界历史课也是他带的,我升入高二年级时,他被调入丰县教研室工作,担任历史教研员,负责指导全县初高中的历史教学,一直到退休。

  初三这一年,班主任宋老师安排我担任团支部宣传委员,支部书记由于启群同学担任。我们合作得很好。学校交给的各项任务都完成得非常及时,经常受到学校团委的表扬。

  记得这一年11月份的一天,学校要举行作文大赛。宋老师大概从平时的作文中发现我的写作功底还不错,遂安排我去参加了这次比赛。预赛过关后,我经过认真构思,写了一篇参赛作文《一束鲜花》去参加决赛,最终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得分是345分。四位评委老师,无记名打分,其中三位都是打了90分,只有一位老师打的是75分。但总分是第一名。正巧公布获奖名次的时候,宋老师请假不在学校,他回来后听说我得了个第一名的好成绩,太有面了,高兴的合不拢嘴。

  当时赵庄中学初三年级一共是四个班级。学生240多人。一年后考入高中就读的也就是三十人左右,录取率极低。可见那个年代的竞争是多么地残酷。

  那一年我们班有四位同学考入丰中,其中有两位是复读生。考入本校高中的包括我在内共有六位,都是应届生。是全校考的最好的一个班级。其它班级听说有考入沛师的,我们班没有。那个年代复读生的目标往往都是直奔沛师的。后来听说县招办在录取的时候,为确保丰中生源质量,把报考志愿上凡是填写“服从”的尖子生一律录取到丰中就读。并且往届生不准报考沛师。

  一位侯姓同学那年是往届生报考,目标是沛师,结果被录取到丰中了。我们班的另一位齐姓同学是往届生,苦读一年,报考时听说不准许报考沛师,就直接收拾书包回家了,因为他的家庭条件不允许他再上三年高中。

  赵庄中学的伙食质量是很受学生诟病的。因为那时农村生活条件很差,住宿生同学都是从家带馍,每周一次,带的馍五花八门,白的、黑的、花的都有,一律放在网兜里。到规定时间放到伙房里去,学校统一“馏馍”。每当放学铃响,同学们就飞奔跑往食堂去找自己的馏馍,经常发生自己的馍找不到了,让别的同学拿去吃了的事情。

  

  学校伙食只提供一份咸汤,里面稀稀疏疏地飘着一些菜叶。每班一只大木桶用来盛汤,经常发生汤菜叶里面裹着虫子的事情。各班级与伙房工人的冲突事件屡屡发生。我上高中后,随着农村经济条件的好转,学校就不再允许学生自己带馍,而改为统一蒸馍了。

  不过高一那年也只是一半玉米面一半小麦面,到高二那年才改为纯小麦面了。咸汤也加了些面粉改成较为稠一些的咸粥了,粥里面的青菜也渐渐多了,偶尔也能见到点散碎的鸡蛋絮,并且每只大木桶里也能滴上几滴香油了。

  那一年,农村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刚刚分开地的农民,种地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了,分开地当年玉米面就够吃了,第二年就能吃上“一块面”了。

  农村人的生活水平在慢慢提高,老百姓对党的农村政策的拥护溢于言表,“交了公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责任制的明确使老百姓迸发出了极大的热情,交公粮的积极性也是空前高涨,我记得那几年粮管所门前每次交公粮的队伍都要排到二里路开外。

  那一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刚刚通过,“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刚刚审判完毕,各行各业的拨乱反正刚刚完成,一大批“文革”中的冤假错案得以平反昭雪,国民经济初步调整,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开始迈上新征程。

  那一年,中国女排首次获得世界冠军,举国欢庆,女排精神激励了中国人有勇气迈出国门,走向世界,同时也成为一代人的精神支柱。全国掀起了“学女排为国争光”的热潮。

  那一年,“当代保尔”张海迪身残志坚,自学成才的故事被编进了教科书,很快地成为全国青少年学习的楷模。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那一年我在赵庄中学上初三的往事至今也整整三十八年了,点点滴滴的记忆始终萦绕在脑际,有的历历在目,挥之不去。现把它写下来,分享给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

  文:齐英民

  图:来自网络

  丰县赵庄中学是我的母校,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她的辉煌时期,我有幸在那里上了几年学。一九八一年暑后入校,就读初三年级。一年后考入本校高中,经过几年寒窗苦读,后考取了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了一名初中教师。

  赵庄中学是一所老牌完中。学校始建于1956年,据《丰县教育简史》记载,1956年底,全县仅有6所普通中学,赵庄中学是其中之一。

  

  到1959年底,全县普通中学增加到18处,但是有高中的完全中学只有3处。我没有查到赵庄中学是从那一年开始办高中的,只查到1970年暑期全县完中有7所。赵庄中学就是七所完中之一。到了1979年暑后全县23所中学调整为14所完中(包括赵庄),其余9所办成初中。

  1980年暑后教育政策大调整,学制延长,中学4年改为6年,县委明确保留九所完中,赵庄中学是其中之一。“文革”结束后,1977年高考制度开始恢复,许许多多的农家子弟通过勤奋苦读,考取了各类大中专和本科院校,从此跳出了农门,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命运。进入八十年代以后,赵庄中学的升学率逐年攀高,考取本科院校的人数也越来越多。

  据校史记载:1981年8月学生李勇考入清华大学,1986年8月学生张进考入中国人民大学。1988年8月学生安长青(女)考入清华大学,1989年8月王爱贞老师所代高三(1)班63人考入本专科院校60人,成为赵庄中学的鼎盛时期。2000年之后,为更好地创办星级高中,镇党委政府决定实施赵庄中学搬迁工程,一期投资500万异地新建,期盼实现洼地崛起,再创辉煌。

  2003年9月迁往新址。老校区交给赵庄初中了。但搬迁后的赵庄中学由于历史欠账太多,债务繁重,学校170亩的占地包产负担严重拖垮了学校,生源日趋下降,教学质量每况愈下,再加上后来教育政策调整,上级要求一律停止二星级高中的创办与验收。无奈之下,2009年8月赵庄中学撤掉高中部并入顺河中学和王沟中学,只保留初中部。

  2014年8月又把初中部全部并入赵庄初级中学。赵庄中学至此寿终正寝。办学58年,共培养了近两万名初高中毕业生,既有高层精英,也有中层骨干和专业技术人员,更多的则是大批普通的劳动者和建设者。如今校友们不论在何种场合提及母校,大家都是唏嘘不已、热泪盈眶,他们对母校的眷恋至今难以释怀。

  那是1981年9月,我从赵庄小学带帽初中毕业,经过考试、选拔,被录取到赵庄中学上初三,这是赵庄中学恢复初中招生后招收的第二届初三学生。进校后,我被编入初三(二)班就读。班主任是宋广宽老师。他代我们语文课。我后来最要好的一位王姓同学从王学屋小学考入,成绩是全乡第三名。编班时以第一名的成绩分到我们班,班主任宋老师把他当成大熊猫宠着。

  这一年数学课第一次被分成两门课开设:代数和几何。在所有的任课老师中,最有特色的就是这两位数学老师了,代数课老师擅讲,课堂上声音洪亮,抑扬顿挫,讲起课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公式、定理和例题讲得头头是道,但是课下他却很少去辅导学生,针对一些难点问题他也总是很放心地交给学生去分析与思考,并要求独立完成。

  每当同学们带着一些困惑去办公室找他时,他总是会说出那句永不变更的话来:“自己钻研出来的记忆深,不要养成依赖老师的习惯”。而几何课正好相反,课堂上老师三言两语就把例题讲完了,剩下的时间总是让学生自己看书看书再看书,然后模仿着、尝试着去做习题。他则巡回进行个别辅导。哪位同学碰到一只拦路虎,老师即使当时解答不出来,也一定会带回办公室进行钻研,找出解题办法后再回到教室去找那位同学,把解题思路讲清了事。

  

  几位任课老师中我最喜欢的还是物理老师和历史老师。李本富老师的物理课讲得思路清晰,有条不紊,声音很慢但字字入耳,很适合我的“胃口”。我的物理成绩每次考试总是在90分以上。张世宝老师的历史课上的真好,他的语言极富感染力,中国近现代史从他口中讲出来,那真是情绪激昂、铿锵有力,学生听起来激情澎湃、热血沸腾。

  至今还记得他上的第一节课的开场白,首先抛出两个问题:一、什么叫历史?二、历史是怎样产生的?果然把同学们给问住了,大家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虽然同学们在初一和初二年级已经学了两年历史,但这两个问题还真是难倒了所有的同学。

  几节课下来,我和同学们彻底地被张老师的历史课征服了。此后一年,同学们上历史课的兴致一直都很高。日课表上的历史课总是被同学们用各种符号标记得最为醒目。每次历史课来临,同学们都早早地坐在位子上,还有的把头伸出窗外,盼望着历史老师的出现。张老师教了我两年历史,高一时的世界历史课也是他带的,我升入高二年级时,他被调入丰县教研室工作,担任历史教研员,负责指导全县初高中的历史教学,一直到退休。

  初三这一年,班主任宋老师安排我担任团支部宣传委员,支部书记由于启群同学担任。我们合作得很好。学校交给的各项任务都完成得非常及时,经常受到学校团委的表扬。

  记得这一年11月份的一天,学校要举行作文大赛。宋老师大概从平时的作文中发现我的写作功底还不错,遂安排我去参加了这次比赛。预赛过关后,我经过认真构思,写了一篇参赛作文《一束鲜花》去参加决赛,最终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得分是345分。四位评委老师,无记名打分,其中三位都是打了90分,只有一位老师打的是75分。但总分是第一名。正巧公布获奖名次的时候,宋老师请假不在学校,他回来后听说我得了个第一名的好成绩,太有面了,高兴的合不拢嘴。

  当时赵庄中学初三年级一共是四个班级。学生240多人。一年后考入高中就读的也就是三十人左右,录取率极低。可见那个年代的竞争是多么地残酷。

  那一年我们班有四位同学考入丰中,其中有两位是复读生。考入本校高中的包括我在内共有六位,都是应届生。是全校考的最好的一个班级。其它班级听说有考入沛师的,我们班没有。那个年代复读生的目标往往都是直奔沛师的。后来听说县招办在录取的时候,为确保丰中生源质量,把报考志愿上凡是填写“服从”的尖子生一律录取到丰中就读。并且往届生不准报考沛师。

  一位侯姓同学那年是往届生报考,目标是沛师,结果被录取到丰中了。我们班的另一位齐姓同学是往届生,苦读一年,报考时听说不准许报考沛师,就直接收拾书包回家了,因为他的家庭条件不允许他再上三年高中。

  赵庄中学的伙食质量是很受学生诟病的。因为那时农村生活条件很差,住宿生同学都是从家带馍,每周一次,带的馍五花八门,白的、黑的、花的都有,一律放在网兜里。到规定时间放到伙房里去,学校统一“馏馍”。每当放学铃响,同学们就飞奔跑往食堂去找自己的馏馍,经常发生自己的馍找不到了,让别的同学拿去吃了的事情。

  

  学校伙食只提供一份咸汤,里面稀稀疏疏地飘着一些菜叶。每班一只大木桶用来盛汤,经常发生汤菜叶里面裹着虫子的事情。各班级与伙房工人的冲突事件屡屡发生。我上高中后,随着农村经济条件的好转,学校就不再允许学生自己带馍,而改为统一蒸馍了。

  不过高一那年也只是一半玉米面一半小麦面,到高二那年才改为纯小麦面了。咸汤也加了些面粉改成较为稠一些的咸粥了,粥里面的青菜也渐渐多了,偶尔也能见到点散碎的鸡蛋絮,并且每只大木桶里也能滴上几滴香油了。

  那一年,农村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刚刚分开地的农民,种地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了,分开地当年玉米面就够吃了,第二年就能吃上“一块面”了。

  农村人的生活水平在慢慢提高,老百姓对党的农村政策的拥护溢于言表,“交了公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责任制的明确使老百姓迸发出了极大的热情,交公粮的积极性也是空前高涨,我记得那几年粮管所门前每次交公粮的队伍都要排到二里路开外。

  那一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刚刚通过,“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刚刚审判完毕,各行各业的拨乱反正刚刚完成,一大批“文革”中的冤假错案得以平反昭雪,国民经济初步调整,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开始迈上新征程。

  那一年,中国女排首次获得世界冠军,举国欢庆,女排精神激励了中国人有勇气迈出国门,走向世界,同时也成为一代人的精神支柱。全国掀起了“学女排为国争光”的热潮。

  那一年,“当代保尔”张海迪身残志坚,自学成才的故事被编进了教科书,很快地成为全国青少年学习的楷模。

  

  “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那一年我在赵庄中学上初三的往事至今也整整三十八年了,点点滴滴的记忆始终萦绕在脑际,有的历历在目,挥之不去。现把它写下来,分享给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