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三五九团抗击美军这一仗,为何被日本人写进战史中?

  2019 琴剑说史

  1950年11月下旬,为了保障一一八师歼灭新兴洞的美军,志愿军第四十军一二〇师副师长黄国忠、三五九团团长李林一等师、团首长经过反复研究,制定了完备的作战计划。

  具体部署为:由一连扼守326高地;四、五连各组成一个排配属一营坚守326高地的西山腿,堵住新兴洞之敌的退路;二连扼守鱼龙浦东山,截击球场方向的援兵;三连为一营的预备队,配置在326高地南侧;三营作为团的预备队,控制388和422.6高地,保障一营的侧后安全。

  部署调整完毕,各营连立即突击构筑工事,准备抗击敌人。

  

  26日晨,美二师便开始反扑。从球场出动美军近一个团配属40辆坦克向鱼龙浦推进;新兴洞也出动一个营向326高地运动;同时出动20多架飞机,轮番空袭;集中70多门火炮,连续轰击。

  志愿军三五九团依托工事,沉着应战,总是把敌人放到最近距离,突然开火。从早晨打到中午,从中午又坚持到下午,大量杀伤了敌人,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美军的立体进攻。

  打得最苦的是坚守鱼龙浦东山的二连。那里工事被炮火轰平,止副连长和指导员相继伤亡,三个排都已伤亡过半。

  副教导员孙成芳指定二排长韩圣高代理副连长。他们利用战斗间隙,整顿组织,抢修工事,继续与敌人苦战。

  

  13时许,美军一个多连又向二连发起两次进攻均被打退。

  15时,敌人又出动飞机投弹扫射,集中炮火猛烈轰击,掩护美军两个连发起进攻。韩圣高指挥全连浴血奋战,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砸。美军冲上来,就上起刺刀白刃格斗,把敌人打下去。

  16时许,美军两个连又攻上山来二韩圣高已负重伤。孙成芳副教诊员带领战士连续两次击退敌人。敌人紧接着又发起第下次进攻,突人部分阵地。山上的志愿军已经不到一个班,众寡悬殊,战士们有些慌乱,下意识地转身撤离。

  

  “不要走!都回来!”孙成芳挺身高喊道,“我们要实践诺言,誓与阵地共存亡,一人一枪血战到底!”战士们都被叫住了,聚拢在副教导员身边冒死奋战。

  孙成芳多处负伤,英勇牺牲了。大家心如火焚,高喊着:“为孙副教导员报仇!”“誓与阵地共存亡!”他们奋勇冲杀,终于赶跑敌人,恢复了阵地。

  这时二连阵地上只剩4个人了。时近黄昏,苍山如海,硝烟弥漫的英雄阵地透着残酷与悲壮。

  战士陈学君到营里去取弹药,总共只拿来4枚手榴弹。敌人再次发起冲击,二连又有两个战士伤亡了。

  

  紧急时刻,韩教导员带着营部的司号员、卫生员、炊事员增援上来,用六〇炮弹当手榴弹扔,又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二连官兵坚守阵地14个小时,击退敌人一个营的八次进攻,杀伤美军200余人。

  326高地上的一连和四、五连的两个排,也连续击退美军的多次进攻。

  英雄的阵地巍然屹立,像一把尖刀,直刺敌人心窝;像一枚钢钉,牢牢钉在清川江畔。

  

  三五九团荣获志愿军司令部和四十军军部的通令嘉奖,嘉奖词是这样写的:

  “该部此次坚决执行命令,圆满完成断敌退路的任务,并创大胆分割敌人、一举打烂敌人火力阵地之范例,这种顽强果敢的战斗作风,诚为志愿军光荣传统之高度表现。”

  由于这一仗攻守双方都把各自的战力发挥到了极致,因此被日本人写进了战史中。在日本陆战史研究普及会编著的抗美援朝战史中,就对美二师第九团B连在坦克支援下与志愿军反复争夺326高地的过程作了具体描述。

  美二师第九团B连素有“铁石连”之誉,然而“铁石连”也被志愿军撞得粉身碎骨、一筹莫展。开始进攻时“B连的实有人员为129人”,最后“B连以自己的火力压制山顶敌人撤退下来……当时,B连的人员已减少到34人。……经过战斗丧失了95人。”

  1950年11月下旬,为了保障一一八师歼灭新兴洞的美军,志愿军第四十军一二〇师副师长黄国忠、三五九团团长李林一等师、团首长经过反复研究,制定了完备的作战计划。

  具体部署为:由一连扼守326高地;四、五连各组成一个排配属一营坚守326高地的西山腿,堵住新兴洞之敌的退路;二连扼守鱼龙浦东山,截击球场方向的援兵;三连为一营的预备队,配置在326高地南侧;三营作为团的预备队,控制388和422.6高地,保障一营的侧后安全。

  部署调整完毕,各营连立即突击构筑工事,准备抗击敌人。

  

  26日晨,美二师便开始反扑。从球场出动美军近一个团配属40辆坦克向鱼龙浦推进;新兴洞也出动一个营向326高地运动;同时出动20多架飞机,轮番空袭;集中70多门火炮,连续轰击。

  志愿军三五九团依托工事,沉着应战,总是把敌人放到最近距离,突然开火。从早晨打到中午,从中午又坚持到下午,大量杀伤了敌人,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美军的立体进攻。

  打得最苦的是坚守鱼龙浦东山的二连。那里工事被炮火轰平,止副连长和指导员相继伤亡,三个排都已伤亡过半。

  副教导员孙成芳指定二排长韩圣高代理副连长。他们利用战斗间隙,整顿组织,抢修工事,继续与敌人苦战。

  

  13时许,美军一个多连又向二连发起两次进攻均被打退。

  15时,敌人又出动飞机投弹扫射,集中炮火猛烈轰击,掩护美军两个连发起进攻。韩圣高指挥全连浴血奋战,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砸。美军冲上来,就上起刺刀白刃格斗,把敌人打下去。

  16时许,美军两个连又攻上山来二韩圣高已负重伤。孙成芳副教诊员带领战士连续两次击退敌人。敌人紧接着又发起第下次进攻,突人部分阵地。山上的志愿军已经不到一个班,众寡悬殊,战士们有些慌乱,下意识地转身撤离。

  

  “不要走!都回来!”孙成芳挺身高喊道,“我们要实践诺言,誓与阵地共存亡,一人一枪血战到底!”战士们都被叫住了,聚拢在副教导员身边冒死奋战。

  孙成芳多处负伤,英勇牺牲了。大家心如火焚,高喊着:“为孙副教导员报仇!”“誓与阵地共存亡!”他们奋勇冲杀,终于赶跑敌人,恢复了阵地。

  这时二连阵地上只剩4个人了。时近黄昏,苍山如海,硝烟弥漫的英雄阵地透着残酷与悲壮。

  战士陈学君到营里去取弹药,总共只拿来4枚手榴弹。敌人再次发起冲击,二连又有两个战士伤亡了。

  

  紧急时刻,韩教导员带着营部的司号员、卫生员、炊事员增援上来,用六〇炮弹当手榴弹扔,又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二连官兵坚守阵地14个小时,击退敌人一个营的八次进攻,杀伤美军200余人。

  326高地上的一连和四、五连的两个排,也连续击退美军的多次进攻。

  英雄的阵地巍然屹立,像一把尖刀,直刺敌人心窝;像一枚钢钉,牢牢钉在清川江畔。

  

  三五九团荣获志愿军司令部和四十军军部的通令嘉奖,嘉奖词是这样写的:

  “该部此次坚决执行命令,圆满完成断敌退路的任务,并创大胆分割敌人、一举打烂敌人火力阵地之范例,这种顽强果敢的战斗作风,诚为志愿军光荣传统之高度表现。”

  由于这一仗攻守双方都把各自的战力发挥到了极致,因此被日本人写进了战史中。在日本陆战史研究普及会编著的抗美援朝战史中,就对美二师第九团B连在坦克支援下与志愿军反复争夺326高地的过程作了具体描述。

  美二师第九团B连素有“铁石连”之誉,然而“铁石连”也被志愿军撞得粉身碎骨、一筹莫展。开始进攻时“B连的实有人员为129人”,最后“B连以自己的火力压制山顶敌人撤退下来……当时,B连的人员已减少到34人。……经过战斗丧失了9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