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新:家庭是教育和谐发展的基础

关于家庭教育研究的一些问题

朱永新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民进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教育协会家庭教育委员会主席)

阅读是一个人整个精神成长的基础,家庭是整个教育和谐发展的基础。

自2000年以来,我一直在改革新的教育实验。要关注的两个最重要的问题是阅读和家庭。十多年前,学校阅读仍然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话题。我们建立了新阅读研究所,为中国儿童,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教师和家长推出了一系列基础阅读书。现在,团队成员正在中国的中小学开设书目阅读书目,即在各种科目中应该阅读哪些书籍,以及教师应该阅读哪些书籍。与此同时,阅读研究所将于今年为大学生推出一本研究阅读小册子。本书希望根据国家颁布的62个国家一级学科,组织专家为大学生编写书目研究阅读书。我们希望通过完成一系列阅读书目系统来解决阅读问题。

家庭是整个教育和谐发展的基础

我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家庭教育。 2011年,我们正式成立了新家长研究所。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来煽动家庭教育。阅读是一个人整个精神成长的基础,家庭是整个教育和谐发展的基础。

家庭是人们成长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一个人的生活中有四个重要的生命领域。

第一个生命领域是母亲的子宫。孩子原本是在母亲的子宫里,虽然宝宝没有与外界直接接触,但它通过母亲感受到外面的世界。

第二个生命领域是家庭。孩子们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们在家里度过了很长时间。

第三个生命领域是学校的教室。新教育建议创建一个完美的课堂,因为课堂实际上是校园里学生最重要的生活场所。

第四个生命领域是工作场所。一个人选择什么样的职业,哪个单位,这个地方对人类的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

这四个生命领域都是围绕着这个家庭建立的。无论你在哪个领域,你都必须每天回到你的家庭。这个家庭也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港口。一个人的家庭生活是否幸福将直接影响一个人的幸福。因此,家庭研究和家庭教育研究当然尤为重要。

开展家庭教育研究可以从四个方面入手

我相信家庭教育的研究工作可以在以下四个方面进行:一是数据研究。所有研究都基于数据,数据用于说话。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建立可靠的中国家庭教育数据的机构或平台。因此,我希望将来会有一份数据研究清单。通过接下来的多年持续关注和不断调查,将从广度和深度进行数据收集。几年后,可以观察到这些数据的重要变化。作为一个研究机构,必须有一个长期的重点。建议尽快建立中国家庭教育数据平台。大量基础数据收集完成后,可以提供给更多的学者和专家使用这些数据进行研究,并将家庭教育研究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二,案例研究。案例研究非常重要,因为其中包含一般案例,通常都有规则。在许多重要案例中,很少有人进行过深入的系统研究和分析。有一位来自新教育实验学校的老师在一所学校观察了离婚家庭三年,并很高兴发现孩子的变化。这个孩子从最初的淘气中惹恼了,最终成了当地的冠军。可以看出,研究本身就是一个可以改变的人。研究本身的价值不仅在于参与式观察,而且参与过程也是参与过程和变革过程。

事实上,平均父母记录了孩子的成长过程,他们的研究也是研究,但它是基于家庭教育研究的个人经验。专业学者应该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更深入,更专业的研究,使之成为“超越个人经验的家庭教育研究”。

三是理论研究。需要加强对家庭教育的理论研究。我一直主张尽可能使用“父母”一词,但与“父母”一起使用。英语对应词应该对应中文的“父母”,而不是“父母”。 “父母主义”是国外的贬义概念。我认为家庭教育领域仍有许多问题存在问题,需要在理论上进行重组和分析。例如,家长委员会应该是家庭 - 学校合作委员会,类似于外国PTA。除了概念梳理之外,家庭教育研究还需要为许多正确和错误的问题提供科学答案。例如,儿童早期识字问题,儿童是否适合获取电子产品等问题。这样的问题是人们最期望专家回答,这也是学者们最需要考虑的问题。

四是比较研究。比较研究也称为跨文化研究。世界各国的文化思想不同,背景和发展程度不同,但其他山区的石头可以攻玉。我们可以在研究中找到自己的优势,并学习如何避免他们在家庭教育发展中的弯路。

家庭教育研究的价值正在浮现

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的建立具有重要意义。首先,作为一个研究机构,中心成立后应该有一个研究计划,例如引入“家庭教育研究”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在此计划的基础上,我们将整合国家资源,有序开展家庭教育研究。

其次,应建立中国家庭教育研究数据库。应该跟踪一些物体很长时间,并应定期监测它们。只有基于数据的研究才能更深入,更强大。

第三,应组织跨学科领域的专家进行研究。家庭教育的研究完全依赖于教育学院。依靠教育工作者和心理学家是不够的。应该有一个涉及医学,社会学和有经验的父母的跨学科和跨学科合作。这也将在研究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并产生更客观,公正和全面的结论。

当教育研究越来越关注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时,当谈到教育本身最关键的问题时,其价值将变得更加突出。

(本文由作者在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成立大会和“超越个人经历的家庭教育研究”高层论坛组织。作者授权在中国教育新闻网上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