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redwolf-blo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我和李白是同学》最新章节。

微醺酒意下的呢喃,带着满满的恶意:“老混帐,这还只是开始,这一路上不整治到你听到我莫煌的名字都怕的话,我的莫字就倒过来写。”

不得不重复一次,莫煌这个人在某方面来说,绝对和宽宏大量扯不上一毛钱的关系。

正文285.释永信牌烤肉

血战过后的天气极为晴朗,整个起点城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十多万荒兽潮来袭,却丢下七八万具尸体一哄而散,这些尸体就是让起点城所有人都为之心情畅快的原因。

在人类眼中,荒兽也是一种非常宝贵的重要物资,不单单是味道,更在于长期食用有提升体魄,延年益寿之效,其他诸如加快修炼速度,补益元气一类的功效也很是吸引人,目前在地球上,一斤荒兽肉已经炒到数百上千元,强横一些的荒兽的肉类价格更是高昂,而且经常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一经流出就被包圆了,在地球上有钱而期望长生之辈实在是太多了。

七八万荒兽,其中不乏体型雄阔如小山之辈,一只荒兽能收获数吨肉,一战下来,光是荒兽的肉就是数十万吨的收获,而且荒兽不仅仅是肉才是宝,骨骼,血液,一些蕴含能量精华的器官,全部都是能派的上用场的好东西。

其中最贵重的,莫过于可以赋予人类荒兽异能的魂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战还是其他的缘故,荒兽死后凝练魂珠的几率颇高,战后一经统计,赫然有上千颗,这还不包括被参战者门偷偷捡走的那些。

数目极其庞大的收获堆积在起点城的仓库中,消息传回地球,顿时举世喧嚣,无数人红着眼瞪着这批物资,暗流涌动之下,荒兽零部件的通用国际成

交价格不跌反升。

新世界的开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带给人类的变化是方方面面的,好比说俗语有云,乱世的粮食与黄金,盛世的石油与古董,这些都是二十一世纪公认保值的最好等价物,但在洪荒世界开发之后,这个观念便悄然发生了转变。

无论乱世亦或盛世,人类这种生物对于力量和生命的渴求都是永恒不变的,所以能带来寿元和力量的东西才是眼下公认最能保值的等价物,比方说荒兽血肉一类能的东西,当然,荒兽血肉目前大多还是消耗品,但在时空管理局铺垫下为了将这些原材料转换成能够真正可以当做收藏,拥有购买力的等价物,人类也想。

虽然这批物资在地球上引起偌大喧嚣,但一时间却没有太多办法,为了让华夏龙军驰援起点城,东方天庭和西方神族双方合力,用莫大神通强制撕扯时空裂缝,形成了一道足以让三万大军通行的时空通道,但代价是未来一两个月内时空裂缝是开启不了了。

而且,当初地下指挥室中释永信可谓是将这次荒兽之灾的来源诉说的一清二楚,酿成这般恶果的正是人类疯狂往地球搬运荒木界物资的举动,让地球诸国都开始犹豫起来,纷纷开始研究起对策来,但在此之前,暂缓运送的禁令却已经是达成的了。

纵然一界之隔的地球颇有风起云涌之感,但起点城所有的冒险者们都还是颇为欢天喜地的,每个人收获都已经很难用丰富来形容了,在树干的居住区中,不时闪耀过一丝异样的华光或者能量气息,或传来气势威猛的暴吼,一时间升级和突破瓶颈成为了起点城最主流的现况,为了庆祝自己的丰收与生还,每个冒险者都在放浪形骸的挥霍着,歌舞酒肉尽兴到忘我,但此时此刻,却有一人活在黑暗和悲伤之中。

血战可谓最大功臣的释永信大师,被包裹成木乃伊的形状,双眸茫然透过树屋的窗户凝视着外面喧嚣的灯火,地球科技并不通行于荒木界,所以此时亮起的自然不会是点灯,或是提炼异种荒兽油脂的油灯,或是某种发光性植物,到了后来闹得尽兴,数百个魔法修者干错联手升起了人造照明太阳,让荒木界的夜晚完全不逊色于地球喧闹的夜景。

运用超出极限的力量,自然不会没有代价,释永信目前就正在偿还这份代价,心肝脾肺肾都是十级重伤,浑身骨头粉碎性骨折,从经脉到血管身体内部没有一个零部件是完好的,听到这份诊断报告的时候,甚至释永信自己都诧异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但这些皮囊之伤都只是小事了,在起点城高层有志一同,不计血本的天材地宝灌下去,释永信想死都难,但问题是,他眼下最大的伤势是心灵。

“哇哈哈哈,还在回味那一幕吗?也难怪,万魔之主波旬毕竟当年也算是闻名天上天下的美男子啊,纵然目前也只是一缕残魂,也有当年几分风采和魅力啊,差点就被掰弯了吧,嘿嘿。”

树屋的角落,老乞丐带着戏谑酒意的话语,就好像一把刺刀刺在释永信的心头,让释永信这种等级的神棍都按捺不住心头怒火,大喝一声:“掰你妹的掰弯,老衲堂堂大好男儿,岂会屈于那大魔头所谓的魅力和风采……。”

“你说你没被掰弯,就证明给老子我看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是处男是吧,这把年纪连女色都没近过,说不定你内心深处的渴望与众不同呢,嘿嘿。”

“混帐,老子我自由出家,是天字第一号虔诚佛子,诸般佛门戒律岂会不遵守之理。”

“嗯,我知道,你是立志于要成为如来的……男人嘛。”

提起这个口号,释永信顿时回忆起那裸奔之路上发生的事情,看着眼神显得有些暧昧的老4e

5e丐,顿时毛骨悚然起来,本能之下就像双手合十一礼,以多年修来的禅心封印那不该有的记忆,但双臂一动,除了锥心刺骨的痛苦之外,还有空荡荡的感觉。

看着空荡荡的右臂,看着只剩下半只臂膀的左手,释永信露出一丝苦笑,又再一次想起,自己的左右手已经被那只旷古凶兽给吃掉了,眼下离人棍就只差一步之遥了,看来以后要行佛礼看来只能用双脚来合十了。

西游之旅只是度过了第一劫,自己就已经成为了人棍,释永信内心顿时充满了满满的卧槽之感,纵然知道荒木界有无数天材地宝,其中肯定有能让自己断肢重生的宝物,但唯一的问题却是,目前人类尚未发现类似功效的天材地宝。

纵然起点城的高层,或者是率领大军降临的袁沙源都一再表示,会不惜一切代价治愈自己,但释永信依旧对未来怀着某种程度的悲观。

“老家伙,别吵着了,让我静一静吧,心神锤炼也是需要劳逸结合的啊,你整天唧唧哇哇的你不累老衲都累了啊。”

“哼,终于察觉到了吗,你这悟性当真堪忧啊,看来你以后还需要更多的磨练才行。”

老乞丐终于停下了满含戏谑与讥讽的毒舌之语,只是静静的喝着酒,偶尔哼唱着那首已经唱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沧桑小调。

也许是因为激战,也许是那一日接受天道拷问的缘故,当释永信静下心来的时候,总会有一股玄妙的感觉在脑海中徜徉,是悠然的宁静,低眉垂首间,空气的流动和万物的喧嚣都在他的感应间,十米之内,万事万物清晰的如掌中观纹,是超脱,也是很入味的沉浸,同样是极致的喧嚣,当他思绪转动时,念头便犹如无数火花碰撞迸射一般,无数往日曾经忽视或者遗忘的记忆一一回首,带来新的感悟和……以往无法察觉的事物。

老乞丐那喋喋不休的戏谑毒舌之语就是其一,那每每总能勾起心头无名火的话语,那直指心头不愿去想不愿去思的锋芒,何尝不是一种直指人心的机锋神通,捶打着自己原本有些浮华的心性,老乞丐的用意,在此刻的脑海中竟是清晰。

难以形容的心灵境界,让释永信洞察和明悟了许多,对世界,对万物,对自我都有了新的体悟,最明显的是,在这般心境下释永信分明的察觉到在他身体内部的深处,有两股玄异力量的存在,一者如浩日悬空,挥洒着无量光与热,是正,也是极致的阳,而另一者,同样散发着光,却是红的,演绎着生命和轮回的奥秘,同样是正,不过却阴柔的如水一般。

两者共存在他体内不可视间的冥冥之处,却互不接触,宛如两道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一般。

释永信有一种直觉,如果他能将体内这两股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搞清楚,他甚至自己都能治愈自己的伤势。

“释大师,请问你睡着了吗。”

骤然响起的声音,却犹如一股丢到湖中的石头,将原本平静的心境打的粉碎。

在心境破碎前最后一秒,释永信分明记得,方圆十米内什么都没有,何来声音和人?

抬头去看,淡淡含笑的莫煌伫立着,一袭黑袍,仿佛是由烟雾袅绕而成,背着光,唯一让释永信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那双淡然的猩红双眸,红的妖异,宛如无数鲜血凝聚到一起般的邪异。

“原来是莫施主,老衲还没睡,不知施主找老衲有何事。”

看到是莫煌,释永信心头立刻释怀了,他的实力深不可测,能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自己身边也是很正常的,对于这个在战斗中骤然暴露非人真身,同为西游应劫者的同伴,释永信的心思很是复杂,如果没有他的话,这开端的第一劫只怕过不去了,但同样是他,却是让

81ea己成为人棍的主因之一。

释永信永远也忘记不掉,那“一臂之力”到底让他充满了多少负面的回忆。

“今夜是诸人尽情狂欢之时,不知大师有无兴趣一游,同时,对于大师的伤势也许我会有一些办法。”

“我要想说不去,你能同意吗?”看着已经将轮椅拿出来,走过来伸手要扶自己的莫煌,释永信心头嘀咕一声,但也没有多少抗拒之心,原因很简单,身为一个智商正常的人类谁会有兴趣当一个连行动都不能的人棍啊。

坐在轮椅上,被莫煌缓缓推着,刚出了门,却见整座森林都通亮了起来,无数璀璨光芒在巨大的荒木的根部开始蔓延,直直蔓延过树

第一时间更新《我和李白是同学》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唐家贵小姐

画目

埃及王子的宠妃

橘王子

虫岭怪谈漫画

慕九漓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养一只兔

穿越之冷心仙儿

手速狂飙

幽默造句高考升学网

祁连杉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