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借钱给他救命,他发了财后,却要跟对方保持距离

?

   无库存记得

  

  刘大海跑运输没少挣钱,钱多了就不怎么爱惜钱了,他又爱交朋友,经常和大家一起吃喝玩乐,赚的都给花掉了。后来有一天突然撞伤了人,虽然买了保险,自己还得拿一部分出来。等整件事处理下来,已经是负债累累了。

  27岁,未婚,失业,一身的债,过去那些朋友全都不见了,这正合了那句话,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偏偏这时,爷爷突然病了。刘大海从小父母离异,是跟着爷爷长大的,为了替他还债,老人也已经被掏空了家底。

  走投无路之际,他突然想到了孙才。

  孙才是他小时候的朋友,因为两人性格不同,长大后就很少在一起玩了,虽是旧友,但现在也是点头之交。以前刘大海根本没想过有一天会去跟他借钱,但现在也只能去试试了。

  孙才开了一家早餐店,见了他很高兴,寒暄了几句,孙才问:“大海,我听说了你的事,怎么样,都处理好了吧?”

  

  “差不多了,我……”刘大海刚要说出借钱的事,孙才的老婆从厨房里走出来,她也是认识他的,跟他打了声招呼,又对孙才说:“今天绿公园小区二期开盘,一会儿你陪我去呀。”

  刘大海听了心里一沉,他们要买房,当然不可能有钱借给自己,想到这,他勉强笑了笑,说:“我突然想到有点事,先走了,再见。”就不顾孙才的挽留走了。

  他走了一会儿,突然想到手机落下了,于是折回去。门口时听到他们夫妻在说话,孙妻说:“一看他就是来借钱的,你还跟他废什么话。”孙才嘴里嘀咕了一声什么,没听清楚。

  刘大海心里长叹一声,他并不怪孙才,他们小时候虽然是朋友,但长大了只是点头之交,不借也理所当然。

  最后,他还是从亲戚那里借了些钱,将爷爷送进了医院,但后继费用全无着落。这时他才真切地感到了什么叫孤立无援,什么叫绝望。正当他坐在走廊上发呆时,孙才突然来了,将一沓钱塞在了他手里,说:“这里有一万块钱,先用着吧,要是不够再找我。”

  “你、你不是买房子吗?”他不敢置信地问。

  “老婆是一直吵着买房,可反正差钱,也不在乎多差个万把块。”

  

  “那她能同意?”

  孙才下意识地摸了摸脸,脸上有两道红印子,明显是刚被挠的,笑说:“女人嘛,给她讲道理就行了。我店里还有事,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刘大海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爷爷的病好了后,刘大海去了一家修车行。27岁开始做学徒,晚是晚了点,但不学就更晚了。十年后,他有了自己的修车行。

  孙才的钱早已经还了,刘大海很感激孙才,也希望跟他的关系更近一些,但做不到,他们的性格相差太远,勉强在一起玩两人都很难堪。

  最后,刘大海决定还是像过去那样,但他知道,孙才永远是他可以信任的朋友,而他,也将永远是孙才可以信任的朋友。

  你们呢,身边有没有这样平时似乎毫不相干,关键时候却出手扶你一把的朋友?(故事完)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

  

  刘大海跑运输没少挣钱,钱多了就不怎么爱惜钱了,他又爱交朋友,经常和大家一起吃喝玩乐,赚的都给花掉了。后来有一天突然撞伤了人,虽然买了保险,自己还得拿一部分出来。等整件事处理下来,已经是负债累累了。

  27岁,未婚,失业,一身的债,过去那些朋友全都不见了,这正合了那句话,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偏偏这时,爷爷突然病了。刘大海从小父母离异,是跟着爷爷长大的,为了替他还债,老人也已经被掏空了家底。

  走投无路之际,他突然想到了孙才。

  孙才是他小时候的朋友,因为两人性格不同,长大后就很少在一起玩了,虽是旧友,但现在也是点头之交。以前刘大海根本没想过有一天会去跟他借钱,但现在也只能去试试了。

  孙才开了一家早餐店,见了他很高兴,寒暄了几句,孙才问:“大海,我听说了你的事,怎么样,都处理好了吧?”

  

  “差不多了,我……”刘大海刚要说出借钱的事,孙才的老婆从厨房里走出来,她也是认识他的,跟他打了声招呼,又对孙才说:“今天绿公园小区二期开盘,一会儿你陪我去呀。”

  刘大海听了心里一沉,他们要买房,当然不可能有钱借给自己,想到这,他勉强笑了笑,说:“我突然想到有点事,先走了,再见。”就不顾孙才的挽留走了。

  他走了一会儿,突然想到手机落下了,于是折回去。门口时听到他们夫妻在说话,孙妻说:“一看他就是来借钱的,你还跟他废什么话。”孙才嘴里嘀咕了一声什么,没听清楚。

  刘大海心里长叹一声,他并不怪孙才,他们小时候虽然是朋友,但长大了只是点头之交,不借也理所当然。

  最后,他还是从亲戚那里借了些钱,将爷爷送进了医院,但后继费用全无着落。这时他才真切地感到了什么叫孤立无援,什么叫绝望。正当他坐在走廊上发呆时,孙才突然来了,将一沓钱塞在了他手里,说:“这里有一万块钱,先用着吧,要是不够再找我。”

  “你、你不是买房子吗?”他不敢置信地问。

  “老婆是一直吵着买房,可反正差钱,也不在乎多差个万把块。”

  

  “那她能同意?”

  孙才下意识地摸了摸脸,脸上有两道红印子,明显是刚被挠的,笑说:“女人嘛,给她讲道理就行了。我店里还有事,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刘大海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爷爷的病好了后,刘大海去了一家修车行。27岁开始做学徒,晚是晚了点,但不学就更晚了。十年后,他有了自己的修车行。

  孙才的钱早已经还了,刘大海很感激孙才,也希望跟他的关系更近一些,但做不到,他们的性格相差太远,勉强在一起玩两人都很难堪。

  最后,刘大海决定还是像过去那样,但他知道,孙才永远是他可以信任的朋友,而他,也将永远是孙才可以信任的朋友。

  你们呢,身边有没有这样平时似乎毫不相干,关键时候却出手扶你一把的朋友?(故事完)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