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个怪老头:他没你穿的时髦,但他肚里的货不一定比你少

文:董凌燕

小时候,我觉得我的家人都是好人;长大了,懂得了对自己好的人未必就是好人;现在,我觉得把人分成好坏实在是最简单最懒惰的分类方法。好与坏,在成人的世界里,没有鲜明的界限,不同的场合,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间段,同一个人可以表现出不同的性格特征,或真实或虚假,或善良或自私,或宽容或苛刻,或诚实或欺骗。

我家有个怪老头:他没你穿的时髦,但他肚里的货不一定比你少


借用那句老套的话,“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真好。”在苏州的街头,如果你看到一个走路一瘸一拐(脚上长鸡眼)的老头,邋里邋遢,再好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是不周正的,一嘴黄牙,走路永远低着头像是在找东西,偶尔按着一个鼻孔擤鼻涕(一直告诉他用纸擤鼻涕他坚决不听),一口徐州普通话,那就是他。

别瞧不起他,他没你懂得科技知识多,他没你穿的时髦,但他肚里的货不一定比你少。成为他的骄傲是我前进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