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与死神擦肩徒步50公里海南援藏导游克服艰险传播高原美

他们是海南导游,帮助西藏。他们传播着白雪覆盖的高原的美丽和西藏使者的青春。10多年来,我省16名优秀导游不辞辛苦地去西藏旅游,忍受各种极端天气对生活的挑战,为西藏人和游客服务,在白雪覆盖的高原上发挥文化使者的作用,一遍又一遍地向世界展示祖国山川之美。

2003年,为了解决旅游业快速发展导致的西藏导游严重短缺的问题,国家旅游局开始从全国各地派遣导游到西藏。 那一年,通过选拔,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名导游开始进入西藏。

自2003年以来,我省每年4月至10月中旬共派出16名优秀外语导游到西藏进行导游工作,共计22人次。 其中,有11名英语导游和5名俄语导游

从最低海拔的南海海岸到最高海拔的青藏高原,从最潮湿的海洋到最干燥的高原,海南导游无论从身体上、精神上还是从习惯上来说,都是一段漫长的旅程。 他们克服了高原反应和艰苦生活条件带来的不适。他们在认真完成导游任务的同时,依靠各自的专业知识,积极为西藏旅游企业做好导游演讲的撰写(翻译)、导游培训等基础工作。与此同时,他们投身于公益事业,为西藏人民做好工作,成功完成了导游、辅导和促进交流与合作的任务。 一些人还探索利用两地淡季和旺季的差异,开发新的路线和新产品,促进两地旅游业之间的合作。

在我省的16名藏族导游中,有些人多次自愿并积极尝试进入西藏。 英国导游朱军、李中京和李叶枫分别进入西藏两次和汪大东四次。 一些人在当地结婚是因为他们对西藏的援助,而另一些人则因为他们出色的表现而多次受到表扬。 许多人把他们最美丽的青春献给了西藏旅游业。

海南援藏导游克服了高原缺氧和极其困难的生活条件,出色地完成了援藏任务。333,541人从国家援藏导游中获得先进个人,7人8人次从西藏自治区获得先进个人

他们是一群值得称赞的人和一群感动我们的人。

汪大东和西藏风景 《南国都市报》记者陈卫东拍摄了西藏导游汪大东的照片,他在旅游途中两次死亡。

2015年11月3日上午,刚从西藏回来的汪大东坐在海淀岛一家咖啡馆的一个面向窗户的电话亭里。 这位42岁的男子头扁平,鬓角留着白发。如果他说得太多,他会气喘吁吁的。 用他的话说,这是他在西藏十年的礼物。 汪大东进入西藏后的第二年头发变白,肺部因长期缺氧而出现症状。 但是他又有了一个收获,那就是,他的生命升华了,他的心变得更加坚强了。 这与他在旅途中两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有关。

不畏风险

牦牛坠落风险,落石坠落,汽车坠落风险,生命损失

2005年,汪大东30多岁。他说那时他还是一个世俗的人,他每天起床都想赚钱。 进入西藏后,他发现自己似乎看不见东西,一切都变了。

2005年和2007年,汪大东两次进入西藏,作为西藏的向导。 2007年之前,通往西藏的旅游景点基本上是砾石路,有些甚至没有道路,因为这些景点只是寺庙。 他两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都在路上。

2005年6月,汪大东陪同一对德国夫妇从日喀则回到拉萨。已经很晚了,还在下雨 由于年龄和视力问题,当汽车来到雅鲁藏布江附近的一段砾石路上时,司机看到了一个黑影。司机认为那是一个水坑,就开着越野车的高底盘冲了过去。 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汽车就冲到了路边,轮胎已经半悬空车轮下有数百米的悬崖和翻腾的河水。 原来司机看到的黑色影子是一头牦牛。撞上牦牛后,道路变窄,汽车在阻力下反弹到路边。 由于受伤牦牛的攻击性,车上的四个人都不敢下车。如果他们不小心,他们只能呆在半悬浮空汽车里,随时掉进河里。 幸运的是,尽管牦牛受了重伤,它仍然挣扎在路边。司机看了看机会,冲了过去。 “如果那天司机开得更快,或者牦牛站起来迎面撞上,我们四个人肯定会死在河底 "

另一次,发生在2007年,当时他率领一个代表团去Namco,游客也是一对夫妇。 当汽车行驶到山边的一段砾石路上时,一个半吨重的悬崖石头从几十米高的山上滚下来,撞上了越野车的后备箱,导致整辆车变形报废。 幸运的是,车里的四个人都没有受伤。 “不怕困难”汪大东在七八天之后,因为汽车后备箱里的座位不够拥挤,所以能够四次担任西藏导游。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他的西藏旅游公司的领导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认为他遭受了痛苦,工作很努力。

2005年8月,汪大东带着三名游客从拉萨来到尼泊尔。 当汽车驶近张穆港时,两座山前发生泥石流,两次泥石流相隔10多公里,完全堵塞了道路。如果高速公路管理维护人员要冲出公路,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他们和他们的政党决定徒步穿越两个滑坡。

许多去西藏旅游的人都是摄影爱好者。 那时,车上的三个人都是资深摄影师,他们都太老了。他们带了许多摄影设备和行李。 汪大东二话没说,背着一个旅行包,左手和右手分别拖着一个手提箱,带着游客徒步穿越滑坡地区一个小时。 “在高原地区,空用手走路非常困难 ”汪大东说,快到终点时,他累得满头大汗说不出话来。 他的举动深深打动了游客,并特别打电话给公司领导表扬他。

最困难的旅行不是这次,而是在2007年,当时他记不起具体的月份。 当时,他身边有四名游客,包括司机和他,共有六人。 这次旅行持续了七八天,公司只派出了一辆越野车来节省成本。 当时,四位客人的行李已经装满了越野车的行李箱。客人们就座后,他挤进行李箱

说起这段经历,汪大东第一次觉得真的太苦了。 由于西藏人口稀少,有时游客需要旅行一天才能看到一个景点。 那时候,西藏的大部分公路都是砾石路,一些游客坐在越野车的座位上会呕吐不止。可以想象,如果把它们装在装满箱子的箱子里,它们会有多颠簸。 两天前,汪大东觉得他能忍受。当他走到后面时,汪大东开始受不了了。 每次我挤进后备箱,我都会感到困倦。 由于路上的坑洼,箱子在被摇动后经常会反弹到他身上。 “有时候可能太吵了,坐在前面的客人会回来看我,看我是否受伤 ”汪大东说,旅行结束后,一些客人说,“我们都很幸运,在这次旅行中你没有被手提箱杀死。 “

累了,不怕了

感觉心找到了家,在西藏快乐每一天

汪大东总是记得他第一次进入西藏的时候。 在西藏,由于昼夜温差很大,当地人甚至在夏天也不每天洗澡。 然而,他出生在海南省澄迈。只要他一天不洗澡,他就会浑身不舒服。 单位安排的宿舍没有专门的浴室,只能在附近的浴室里洗澡。 让他更头疼的是这里的人喜欢在大木桶里洗澡。 后来,他想出了一个每天进澡堂并付5元钱的方法。他在身上倒了一小桶水作为淋浴。 这次清洗持续了半年,直到我第二次进入西藏,我才租了一栋房子,安装了淋浴来解决这个问题。 还有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那就是静电。 在西藏,天气干燥时会产生静电。 只要你不小心刷衣服,你就会马上通电。 他甚至一天通电10次。

在西藏,吃东西对海南本地人汪大东来说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他仍然不习惯吃巴赞或牛肉干。 西藏没有海南菜,只有川菜和湘菜,那是藏面。 为了不饿,汪大东逐渐习惯了川菜。

“我喜欢在路上颠簸行走的感觉和当地人对自己信仰的热爱!在西藏,即使每天喝西北风也很开心。 “汪大东说,在西藏的十年里,他学到了太多,在那里他的灵魂找到了家,他的灵魂得到了升华。

他不后悔

10岁献身西藏的青年将继续进入西藏从事慈善事业

“如果我为西藏做了什么?也就是说,我把10年来最好的男性青年献给了西藏旅游业 “自2005年以来,汪大东几乎每年都去西藏 除了喜欢之外,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协助一个慈善组织在当地做慈善工作,给当地一些贫困的学校送日用品,设立奖学金,帮助贫困学生上学。 同时,它收集当地帮助穷人的需求信息,并提供给慈善机构。

“西藏将来还会回去,但有可能停留不太久,主要是为了协助这个慈善机构做慈善工作 “汪大东说,十年后,当地的气候确实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一些损害,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去西藏。 (南方都市报记者张期待王晓昌)

西藏援助导游朱军:

开设唐卡商店也促进海南

朱军(右)和游客购买唐卡(图片由我提供)

西藏拉萨大昭寺附近通街林路上的雪域风格标志,我相信它会为每个海南西藏导游所熟悉。 “纳鲁通卡”是唐卡的一家店铺,自2005年开业至今已有十年,是海南第一批赴西藏旅游的导游之一,现已作为安的“家”落户雪域。

西藏援助后在拉萨开设唐卡店

最爱向顾客推荐海南

在这个不宽敞的商店里,有各种各样的唐卡,就像一个展厅。 唐卡是藏族文化中一种独特的绘画艺术形式。它的主题涉及西藏历史、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等许多领域。它可以被称为藏族百科全书。

“如果你不买的话,值得一游。你可能会看到一个老师或一个学生在做它。 在百度上搜索“纳鲁通卡”,不难找到游客极力推荐的词语。

“自从我接触到西藏的唐卡,我就想把精美的唐卡艺术介绍给内地的汉族人。 如此美丽的唐卡只有外国人知道和收藏,不幸的是,好东西已经被外国人买走了!因此,我坚持打造唐卡。现在越来越多的汉族朋友了解唐卡收藏,欣赏唐卡。全国各地都有唐卡球迷,这让我很开心。 一些买唐卡的顾客成了我非常好的朋友,有些甚至听从我的建议去海口买房子。 “说起唐卡,朱军40出头,赞不绝口,他的热情似乎立刻被点燃了。

因为朱军已经在西藏住了十多年,许多去海南的导游喜欢向朱军的商店学习。 小店也成为朱军向顾客推荐海南的小窗口,成为海南和西藏文化交流的小地方。

白天当导游,晚上当“护士”曾经很难忍受高原反应。

朱军来自安徽省,现已定居海口。 她与唐卡的亲密关系与她作为西藏导游的经历有关。 自2003年以来,她已经连续两年代表海南导游协助西藏。

“在进入西藏的前几天,海拔高度反应非常强烈,伴有头痛和失眠。我甚至看不到楼下的楼梯。 “尽管朱军对高原病的发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她没有想到它会如此强烈,”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活下去了,她怎么能工作呢?”当时,朱军甚至认为,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他将不得不退让。 幸运的是,几天后,高原反应的症状逐渐消失,她也开始进入工作状态。

朱军仍然记得他第一次在西藏领导一个团体时遇到的情况。 这是一群来自北京的个体旅行者,其中有一位年长的乘客,吴女士,她患有最严重的高原病,从机场一直吸入氧气返回拉萨。 乘客更胖,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不应该进入西藏,但她冒着一切危险陪着女儿。 达到较高的每日定额后,吴女士被直接送往医院治疗。

朱军白天带游客参观景点,晚上照顾游客,然后带他们回酒店。 这种经历,朱军当时认为只是个例外。后来,她带领代表团的经历证明,几乎每次一名成员都忍不住被送往医院。结果,朱军白天当导游,晚上当“护士”。

工作的结束是另一个开始。

希望我能继续在西藏取得成就。"

在西藏当导游比在海南难多了,但是这种努力也给了朱军额外的精神食粮。 在她的日记中,她曾经写道:许多游客在游览西藏后感慨,说西藏净化了人们的心灵,使人们过上了“美好的”、高尚的、充满爱的生活。 对我来说,西藏永远是一个善良而明智的家庭成员,提醒我珍惜生命,提醒我一个人可以简单而美好地生活。 那些艰难、尴尬、睡眠粗糙甚至令人生畏的旅程现在已经成为支撑我生活的宝贵幸福和精神财富.

朱军的感觉也给了她全新的生活轨迹。 2003年8月的一天,朱军率领一个代表团去拉萨色拉寺时,被眼前的唐卡迷住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画家们如此优秀的作品。太美了。” 朱军说,当时进入西藏的交通不方便,来自大陆的游客数量相对较少,因为在西藏旅游的成本甚至比出国旅游还要高。 当时,唐卡的许多买家都是外国人,甚至商店的标识也是用英语介绍的。那时,她有把唐卡介绍给大陆游客的想法。

2003年,朱军因其出色的工作表现被国家旅游局评为“西藏自治区先进个人,中国第一位西藏导游”。 今年西藏导游工作的结束不是告别西藏,而是朱军的开始 2004年,她再次成为西藏援助向导。2005年,她在拉萨开了一家唐卡商店,并继续以不同的方式从事“西藏援助指南”的工作。"说一句好话,我希望我能在西藏援助中不断取得成绩." ”

(南方都市报记者王晓昌张期待)

西藏导游李叶枫:

难忘的带外国游客

徒步旅行到“竹山”李叶枫(右)与游客合影(照片由我提供)

西藏美丽的自然环境让许多人坠入爱河并向往,但是对于导游,尤其是来自其他省份的西藏导游来说,他们的工作比平原地区要困难得多,因为高原缺氧。 “很难理解从未去过西藏的那种艰苦工作。即使你走在平坦的地面上,人们也会上气不接下气。 李叶枫连续两年代表海南导游去西藏,他对此深有感触 有一次,当他带一个外国团体去“翻山越岭”旅行时,他甚至剥下了整张脸。 尽管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年,李叶枫仍然清晰地记得这段经历。

“山地变化”步行需要50多公里。

李叶枫来自海南澄迈 作为一名英语导游,自2010年以来,他已经连续两年代表海南导游协助西藏。 面对高海拔缺氧和极其困难的生活条件,他成功完成了救援工作,并于2011年被授予“西藏自治区优秀个人导游”称号。

在他两年的西藏工作经历中,李叶枫仍然记得2011年9月带四名俄罗斯游客去阿里康伦博冯祺山的那次旅行

据了解,冯祺坏疽峰海拔6656米,是冈底斯山脉的第二高峰,位于西藏自治区西南部普兰县北部。藏语意思是“众神之山” 坏疽性口炎冯祺教是许多宗教中的圣山。 一年四季都在这里换山的国内外信徒继续这样做。 阿里地区平均海拔4500米,西藏导游通常被安排到那里旅游,很少有西藏导游被安排来帮助西藏。 李叶枫说,他两次援助西藏的经历使他能够适应西藏的气候和海拔高度,并获得了这个宝贵的机会。

在去冈仁岐伯旅游之前,李叶枫花了几天时间准备、收集冈仁岐伯的相关资料并咨询有经验的导游,但这次旅游仍然让他“深受其害”

李叶枫说,他和四名俄罗斯游客提前一天到达山脚下的小镇停留。第二天早上,他背着李启成。 “绕着山转大约需要50公里,没有汽车,整个旅程是步行,一般游客需要两三天才能完成,但只需要一天半 “

高原缺氧。这次旅行对李叶枫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挑战,他已经在南方平原生活了很长时间。 “在高原地区,当人们正常行走时,他们很容易上气不接下气,更不用说爬山了。 "边走边介绍景点文化的李叶枫逐渐显露出疲惫感."我觉得很累,当团队成员发现时,他们也帮忙拿背包。让我稍微放松一下。" 俄罗斯团员生活在寒冷地区,他们更容易适应西藏环境。 李叶枫被团员们的帮助感动了,藏民族“翻山”所蕴含的信仰力量已经成为一种积极的能量,至今仍在他心中激荡。

把两天小组的整张脸脱掉一层皮肤。

在坏疽性口炎中,经常可以看到转向山上的藏人。他们一步一步地崇拜,一直崇拜着山顶。 "李叶枫被西藏人崇拜的景象震惊了."信念的力量令人难以置信。对他们来说步行很难,但是他们一路崇拜到山顶。 "

在“转山”之旅的第二天,李叶枫的步伐更加艰难。"那时我觉得很累。" 三个朝圣者发现了李叶枫的情况后,他们二话没说就上去帮忙拿背包。 他再次被西藏人民的行动所感动。 “信念的力量太强大了,只要有信念,就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这也是李叶枫“上山”之旅的最大收获

旅行结束后,再次回到拉萨的李叶枫发现自己的脸色有了“变化”。 “紫外线太强了。虽然涂了防晒霜,但是整个脸都被剥掉了,晒伤后仍然会留下斑点。 “经过两年对西藏的援助,李叶枫一直在海南做导游。由于他在西藏当导游的经历,他又回到海南当导游。他觉得没什么,“在海南当导游比在西藏容易得多。" “事实上,这种“安逸”正是帮助西藏的艰难经历,这已成为他内心的力量。

今天,李叶枫坚信“只要有信念,你就能完成不可能的事情” 这也是他在西藏获得的精神“净化”。他说他会把这种“积极的能量”传递给他所在组的每一位乘客。 (南方都市报记者王晓昌张期待)

相关评论:西藏援助导游为海南旅游业注入积极的能量

自2003年以来,海南先后22次派出16名优秀外语导游到西藏,每年4月至10月中旬进行导游工作。 其中,有11名英语导游和5名俄语导游 从最低海拔的南海海岸到最高海拔的青藏高原,从最潮湿的海边到最干燥的高原,海南导游无论从身体上、精神上还是习惯上都是一段漫长的旅程。 (据Nanhai.com 11月16日报道)

帮助西藏的导游以他们的辛勤工作经受住了严酷自然环境的考验,这是值得称赞的。凭借各自的专业知识,他们积极为西藏旅游企业做基础工作,如撰写(翻译)导游演讲、进行导游培训等。与此同时,他们致力于公益事业,为西藏人民做好工作,完成了带领旅游团、帮助和引导、促进交流与合作的任务。 一些人还探索利用两地淡季和旺季的差异,开发新的路线和新产品,促进两地旅游业之间的合作。

他们是一群值得称赞的人和一群感人的人 他们以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的精神展示了海南导游的良好素质和整体形象,赢得了社会各界的高度赞扬。 更重要的是,导游是当地旅游形象的重要窗口。凭借自己的努力、勤奋和优质的旅游服务,他们展示了海南的良好旅游形象。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作为海南导游团的代表,导游们在协助西藏方面所做的一切努力和取得的成绩为海南旅游业注入了充分的积极能量。 我们在他们身上看到的是勇于面对困难、敢于挑战、勇于承担责任和细心照顾客人的良好品质。这些无疑是优秀导游必备的素质,值得每个海南导游好好学习。

目前,海南正在建设一个国际旅游岛,并创建一个令世界惊讶的特别旅游区。毫无疑问,要实现这一目标,不仅需要良好的旅游环境,还需要优秀的导游团队,如西藏导游。他们需要提供高质量、周到和负责任的服务,一群可爱的人和一群努力维护旅游形象的人。 因此,我们希望更多的导游和旅行社能够从中吸取教训,把去西藏的导游当成一面镜子来审视自己,改善自己的形象。 (作者:肖世平)

与一键通微信分享新浪腾讯QQ空我的帖子栏

编辑:郭祖英